剧场演员 |
杰夫.索贝尔
杰夫.索贝尔(Jauhien Sasnou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剧场演员

杰夫.索贝尔 在荒诞悖论中,寻找升华的力量

五岁时,杰夫.索贝尔曾立下誓言要成为一名魔术师,虽然长大后变成了剧场工作者,但在他的作品里,依然随处可见魔术的影子,「我从魔术师变成一名演员,而现在是个小丑。」曾在贾克.乐寇戏剧学校接受的训练,奠定了他肢体剧场与小丑表演的基础。即将来台演出作品《断舍离的物件习题》的索贝尔,将透过与大小纸箱中各种物件的互动,探索在荒谬中的升华能量,从诗意非写实的剧场性中找出最贴近人性的复杂情感。

五岁时,杰夫.索贝尔曾立下誓言要成为一名魔术师,虽然长大后变成了剧场工作者,但在他的作品里,依然随处可见魔术的影子,「我从魔术师变成一名演员,而现在是个小丑。」曾在贾克.乐寇戏剧学校接受的训练,奠定了他肢体剧场与小丑表演的基础。即将来台演出作品《断舍离的物件习题》的索贝尔,将透过与大小纸箱中各种物件的互动,探索在荒谬中的升华能量,从诗意非写实的剧场性中找出最贴近人性的复杂情感。

2018TIFA 杰夫.索贝尔《断舍离的物件习题》

2018/2/23  19:30   201/2/24  20:00

2018/2/24~25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INFO  02-33939888

走进杰夫.索贝尔(Geoff Sobelle)的《断舍离的物件习题》The Object Lesson,等待著观众的是一趟与一般看戏经验截然不同的奇幻之旅。索贝尔与他的舞台设计师将观众与表演的界线打破,大大小小的纸箱占满了整个剧场空间,而每个纸箱里面藏著各式各样的物件。

纸箱上不同的标签打趣地暗示藏在里面的物品:「红色的」、「巴黎」、「橡实果的收藏」等等。观众立刻察觉到这是一场类装置艺术的展览,我们可以自由走动、打开纸箱,随意地把里面的物件拿出来闻、看、听。物件在黑暗的纸箱中细细哆嗦,等待著下一个访客开启与沉淀历史的对话。

人与物之间,赤裸又荒谬的浮世绘

索贝尔在一个访谈中提到:「我们有大约两百个不同主题的纸箱,观众会带著手上的物件在空间里移动、秀给他们的朋友看,所以我们常以为东西不见了,但是过几天在别的地方找到它们。观众与物件互动的方式总是让我惊讶不已。」物件们千奇百怪,像是笔者曾在表演结束后,找到一个塞满骨头的纸箱。十几分钟的展览时间在索贝尔踏入剧场后画下句点,观众们坐在散落空间的纸箱上、索贝尔穿梭在人群间,开始他与物件们的对话,有些令人发噱、有些令人心碎。「在每个人的生命里,总有必须与『东西』打交道的时刻。不管是童年堆叠起来的玩具,纪念品,搬家,再次搬家,回到老家去整理杂物。创作这个作品让我更深入了解为什么我会留下/丢弃这些东西,还有它们的价值在我现阶段的人生是什么。」这个作品直捣现代人每天都会问自己或他人的问题: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索贝尔致力于探索在荒谬中的升华能量(sublime ridiculous),从诗意非写实的剧场性中找出最贴近人性的复杂情感。

第一次与索贝尔会面是在纽约林肯中心的一场讲座当中。随和、幽默,还有一种既稳重又轻浮的魅力,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在谈吐中可以轻易察觉他魔术师般难以捉摸却真诚的个性,以及那股感染力极强的热情与童心。他谈著创作《断舍离》的过程,像是他关在自己房间与他的物件「排戏」的趣事:五岁的索贝尔曾立下誓言要成为一名魔术师,虽然长大后变成了剧场工作者,但在他的作品里,依然随处可见魔术的影子,「我从魔术师变成一名演员,而现在是个小丑。」他说。

穿梭在现实装置与演出幻觉间的魔术师

魔幻时刻在《断舍离的物件习题》里不断有机地迸出。戏的开场,索贝尔从纸箱里翻出一些尘封的家具,随即在观众围绕的窄小空间里建立起一个似老纽约般破旧的客厅。他开始说著一些不连贯的台词,就在观众感到困惑的时候,他将藏在口袋里的录音机掏出,播放著刚刚现场录音的内容。他拿起一个电话听筒,与前一刻的自己(录音)讲起电话,于是,原本破碎的台词在加入对话后便充满意义,更有一股既幽默又哀伤的氛围弥漫全场。

在表演中他时常转化物件的本质与功用,例如在与观众互动的一景中,他穿著溜冰鞋跳著踢踏舞,脚下却同时切著生菜沙拉;又如在戏的尾声,索贝尔打造了一场令人目不转睛的魔术秀,他不停地从一个普通箱子里拿出各种大大小小的物件:从儿时的玩具、第一次约会的红酒杯、到第一个孩子的奶瓶,纸箱像是一个无底洞般不停地吐出回忆,不管你想不想记得它们。这段令人眩目,没有台词的魔术默剧表演,精确地刻画著从出生到死亡的喜怒哀乐与离合聚散,还有与这些物件密不可分的羁绊。索贝尔谈到:「当这个表演装置完成后,因为有太多我个人的东西,所以跟我年纪相仿的观众可能会有较特殊的体验,像是对于八○年代的某些玩具有著共同记忆。当然,我们也有纳入从不同的时空来的东西们,所以每位观众都可以感同身受。」

索贝尔除了自已独立的作品外,他也是名为Rainpan 43表演团体的艺术总监。这个团队擅于利用电影手法及机关装置,创造舞台幻觉及诗意场景,期待在最不可能和荒谬的地方找到深层人性的踪影。在他们的作品里,剧场与装置艺术的界线总是模糊。如《机器机器机器机器机器机器机器机器》中,索贝尔打造了一堆极为复杂的机关去执行最简单的任务;他的另外一个作品《全新世场景》Holoscenes,则是一个共计十二个小时的装置表演艺术(曾在纽约时代广场演出),他创造了一系列的场景,使其完全发生在一个装满水的大玻璃箱里面,在溺水的意象里,探讨人类的习性与气候变迁的轨迹。

索贝尔谈他的理念时,是这么说的:「我的创作像是一个巨大的、善意的玩笑,但是可以在一个被吸引的观众面前,释放魔鬼般的能量。」剧场对他来说是一个无解的悖论,那却也是表演艺术最吸引他的所在:「一个表演像是一个谎言,明明排练了无数次却又要装作是发生在此刻的事件。我觉得这个矛盾非常有意思,也非常好笑。」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    毕业于美国史丹佛大学,曾在巴黎贾克.乐寇(Jacques Lecoq)戏剧学校接受训练,奠定肢体剧场与小丑表演的基础。

◎    修习剧场表演时期,即加入费城Pig Iron Theatre Company,至今已在剧团14年。

◎    担任Rainpan 43艺术总监,运用装置艺术,舞台幻觉与默剧小丑表演打造荒谬却富含人性与幽默的剧场。擅于使用非文本剧场语言与幽默探讨深层人性议题。

◎    《断舍离的物件习题》获得爱丁堡艺术节最佳剧场奖,《纽约时报》剧评精选作品。他在世界各国开工作坊教授小丑表演、即兴与共创剧场及肢体训练。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