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自己的切入点 是当代创作者最重要的课题 |
TPAM横滨国际表演艺术会议总监丸冈广美
TPAM横滨国际表演艺术会议总监丸冈广美(陈茂康 摄)
话题追踪 Follow-ups 第十六届台新艺术奖系列之二

找到自己的切入点 是当代创作者最重要的课题

访日本TPAM横滨国际表演艺术会议总监丸冈广美

现为TPAM横滨国际表演艺术会议总监的丸冈广美,这些年来致力于亚洲当代艺术交流,抱持著「别再单打独斗」之信念开创网络平台,不只推动合作演出,更期许自身成为创意激荡发想之萌生处。今年受邀担任第十六届台新艺术奖国际评审,虽在颁奖夜所举办的「国际决审会客室」(注1)与香港导演邓树荣担任主讲,但内容多聚焦于其在TPAM的工作。透过讲座前的短暂对谈,得以一窥此次参与台新奖评选的过程、对入围作品的看法,以及近年投身跨国艺术交流的分享。

文字|白斐岚
摄影|陈茂康
第307期 / 2018年07月号

现为TPAM横滨国际表演艺术会议总监的丸冈广美,这些年来致力于亚洲当代艺术交流,抱持著「别再单打独斗」之信念开创网络平台,不只推动合作演出,更期许自身成为创意激荡发想之萌生处。今年受邀担任第十六届台新艺术奖国际评审,虽在颁奖夜所举办的「国际决审会客室」(注1)与香港导演邓树荣担任主讲,但内容多聚焦于其在TPAM的工作。透过讲座前的短暂对谈,得以一窥此次参与台新奖评选的过程、对入围作品的看法,以及近年投身跨国艺术交流的分享。

Q:想请您先聊聊这次台新艺术奖的决选过程。特别是我们知道近年台新对于是否在奖项上分别视觉艺术与表演艺术曾有不少讨论——毕竟近年来有愈来愈多跨域创作,界线也变得模糊;然而要以同样标准检视觉艺术与表演艺术,也不容易,所以想请你另外就这方面与我们分享。

A我个人认为艺术奖不须特别分类,但我同时也可理解视觉与表演分属两个不同的业界,我想奖项的目的就是想在这两个业界各别选出具有影响力的作品。回过头来看这次评选过程,我们先不看视觉或表演,先把大奖选出来。我个人认为大奖首先要具备够大的格局,还要有挑战更高难度的企图心,同时要有足够的包容力。在这次十六件入围作品中,我们确实也看到了这样的作品,于是在挑选大奖时其实没有太大的挣扎。

此次大奖得主《近未来的交陪》的确是艺术节规模之作,但另外两个奖,无论是姚瑞中《巨神连线》或布拉瑞扬《无,或就以沈醉为名》,其实也都符合上述大奖须具备的条件。我相信这三件作品无论哪一件拿下大奖,都是实至名归的。但提到分项作品时,我个人会认为若是作品本身还不是那么成熟完美,只要作品表现出崭新且具突破性的企图,我都会想要奖励像这样的作品。不过这是我个人见解,与其他评审意见不见得相同。当然这次台新得奖作品都没什么好挑剔的,但对于台新奖这样的格局,我想我们都会希望最后结果会带来惊喜,或说超出我们的预期,但就这面向而言,这或许是这次得奖名单所缺乏的。

Q:既然您提到有些作品是您个人会想要特别鼓励的,是否可分享有哪几件入围作品让您印象深刻?

A我想不管在日本或台湾,甚至全世界,我们常常会觉得现实生活所发生的事,往往比创作还更令人惊奇。以前是日子过得枯燥乏味,让人们想沉浸在虚幻世界中,用奇想满足自己,但现在已经不是了。我个人也觉得在现今时代,要提出一毫无破绽的艺术作品是不可能的,我们也不可能关在房里凭空想像,就打造出一个作品。这次入围的《人类派对》(洪唯尧)与《琥珀之梦》(林羿绮)对我而言就具备这样的企图心(我的意思不是其他作品没有),让我清楚察觉到艺术家认为既有手法已不足以表现出他们想表现的东西,于是积极在形式与创作手法上寻求突破。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