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裔剧作家Young Jean Lee 作品《白人直男》登上白老汇 |
《白人直男》描述一个圣诞夜,鳏居父亲欢迎三个儿子一起过节所发生的故事。
《白人直男》描述一个圣诞夜,鳏居父亲欢迎三个儿子一起过节所发生的故事。(Joan Marcus 摄 主办单位 提供)
纽约

韩裔剧作家Young Jean Lee 作品《白人直男》登上白老汇

族群认同是韩裔剧作家Young Jean Lee一向关心的主题,近期她的作品《白人直男》登上百老汇,也让她成为第一位进入百老汇的亚裔女剧作家。《白》剧戏如其名,是一个白种异性恋男人的故事,但却是从另一个角度来探讨美国白种直男的优势。

文字|谢朝宗、Joan Marcus
第310期 / 2018年10月号

族群认同是韩裔剧作家Young Jean Lee一向关心的主题,近期她的作品《白人直男》登上百老汇,也让她成为第一位进入百老汇的亚裔女剧作家。《白》剧戏如其名,是一个白种异性恋男人的故事,但却是从另一个角度来探讨美国白种直男的优势。

韩裔剧作家Young Jean Lee的舞台剧《白人直男》Straight White Men今年夏天登上百老汇,让这位南韩出生、美国长大,在纽约下城驰名已久的剧作家和导演,成为第一位进入百老汇的亚裔女剧作家。     

什么都可以批评 什么都可以嘲笑

《白人直男》戏如其名,是一个白种异性恋男人的故事。圣诞夜,鳏居的父亲Ed欢迎三个儿子一起过节,大儿子Matt在最近搬回家照顾年迈的父亲,二儿子Jake是成功的银行家,小儿子Drew正在写作第一本小说并在大学教写作。他们看起来是典型的美国白人直男,没受过歧视压迫,但与其他同类人不同的是,他们母亲从小就教养他们体认自己的优势,譬如他们玩的「大富翁」游戏,是母亲改过,目的不在累积财富,而在失去财富;Matt在中学时改写音乐剧《奥克拉荷马》Oklahoma!歌词,加入白人略夺原住民土地、剥削黑奴的历史。兄弟聚在一起,不免重温这些往事。

这一团怀旧温暖和气,因为Matt在晚餐吃到一半突然痛哭而瓦解。原来他搬回家不是因为父亲,而是学生债太重付不起房租,而尽管有著哈佛的学历,他却只在社区的一个非营利组织打零工。如何解释面对Matt的情况,成为此戏的核心。Drew担心Matt浪费天赋才华,Jake却认为他是不想以白人直男的优势去剥夺其他人的机会,Ed只想过个如往常一样的圣诞。

族群认同是Young Jean Lee一向关心的主题,Songs of the Dragon Flying to Heaven是亚裔认同、Untitled Feminist Show是女性认同、The Shipment是黑人认同,但她的态度是没有什么约定俗成的观念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什么都可以批评,什么都可以嘲笑。她改编和导演的《李尔王》有著传统的古装,但没有李尔本人,Edmund最后变成《芝麻街》的大鸟;Songs of Dragon里的角色名字不断变换。《村声》周报曾称她是「让观众不舒服的皇后」。

《白人直男》在一开始也有这样的效果,开场前的音乐是震耳欲聋的饶舌歌,戏开始后首先出场的两个「负责人」,一个是美洲原住民演员Ty Defoe,一个是无性别定位的演员Kate Bornstein,他们的台词里说我们身处的剧院,是白人侵占了原民土地所建,又说这些演员会假装是戏中人,观众不存在。但在这个看似挑衅的开场白后,接下来的戏基本上是传统自然主义风格。这是因为剧本本身,或是因为导演不是Lee本人,就难说了。

影视圈里的亚裔  近期代表性大大增加

美国亚裔在影视娱乐界的代表性,最近大大增加,在ABC电视台有以华裔移民家庭为主角的《菜鸟新移民》Fresh Off the Boat,已经演出四季仍有很高的收视率,网路电影台Netflix引进加拿大韩裔移民为主角的Kim’s Convenience受欢迎,而好莱坞廿五年来第一部全亚裔主演的院线片《疯狂亚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在夏天大卖,证明了这一系列的成功,不是偶然的。

美国是移民国家,人口组合从一开始就不是单一的,但白种男性是传统财富与权力的掌握者,反映在历史文献、肖像、新闻相片,电视电影里也多半是他们的影像。但是其他族群族裔逐渐认识到在大众媒体里消声消影与在社经政治结构里的弱势有直接关系,开始争取代表性。Young Jean Lee 此戏虽然不是以亚裔为主,但第一个亚裔女剧作家的百老汇戏,是从少数族裔角度来看白人直男,也可说是很适当的反讽。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