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波未平艺波又起 大型艺术节叫停面临寒冬 |
亚维侬艺术节原本坚持演出,最终仍在政府延长禁足令下取消。图为2020年的亚维侬艺术节宣传主视觉。
亚维侬艺术节原本坚持演出,最终仍在政府延长禁足令下取消。图为2020年的亚维侬艺术节宣传主视觉。(Festival d'Avignon 提供)
巴黎

疫波未平艺波又起 大型艺术节叫停面临寒冬

继爱丁堡艺穗节四月初宣布取消之后,欧陆夏日艺文盛会也面临胎死腹中的命运。「演员春天」(Le printemps des Comédiens)率先撤退,欧美各大文化活动也陆续跟进,只有少数艺术节仍在硬撑,要求政府尽快决议是否能合法举办大型集会。在疫情肆虐下,夏日艺术节不再是揭晓下一季表演艺术趋势的领头羊,反而沦为文化产业的第一波受害者。这场瘟疫迫使每一位艺术节总监重新衡量公共安全与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成为他们就任以来最严峻的考验。

继爱丁堡艺穗节四月初宣布取消之后,欧陆夏日艺文盛会也面临胎死腹中的命运。「演员春天」(Le printemps des Comédiens)率先撤退,欧美各大文化活动也陆续跟进,只有少数艺术节仍在硬撑,要求政府尽快决议是否能合法举办大型集会。在疫情肆虐下,夏日艺术节不再是揭晓下一季表演艺术趋势的领头羊,反而沦为文化产业的第一波受害者。这场瘟疫迫使每一位艺术节总监重新衡量公共安全与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成为他们就任以来最严峻的考验。

自三月十七日禁足令施行以来,法国各大艺术节不确定是否能顺利开幕。眼看著规划了近两、三年的工作将付诸一炬,每位总监皆陷入束手无策的困境。面对排山倒海的压力,欧利维耶.毕(Olivier Py)坚持举办第七十四届亚维侬艺术节,并于四月八日透过网路直播公布节目内容。今年艺术节以「欲望和死亡」为主题,网罗了四十五部作品,其中有卅出是全新创作。尽管节目精采多元,但大家关注焦点却是疫情对艺术节的冲击。根据毕的说法,目前没有任何客观因素取消亚维侬艺术节。尽管政府禁令尚未解除,艺术节的正常运作存在著许多变数,但他们已做好十足准备,包括:教皇宫装台作业的期限、国外艺术家能否顺利抵法演出、他们需不需要隔离检验、如何处理上千名的观众座位、艺术节可否延期等。

一意孤行的决策?

对毕而言,亚维侬艺术节无法像爱丁堡艺穗节一样临时喊卡,因为它的资金有57%源自公家补助,肩负公民服务的责任(注1)。毕强调,若今年取消这场文化盛会,不仅会让艺术节亏损七百万至一千万欧元,造成未来营运困难,也影响上千名剧场工作者的生计,甚至会重创整座城市的经济效益(注2)。尽管疫情到了七月可能余波荡漾,但毕坚信民众仍然会如期赴约,透过艺术洗礼忘却胶著的现实僵局。然而,他坚不退让的决心却在社群媒体上引来批评,觉得他固执己见、不顾民间疾苦。记者Jean-Marc Adolphe甚至在网路独立媒体Mediapart上撰写专文痛批毕对疫情的轻蔑态度(注3)。他指出毕三月初在私人脸书写道:「我经历过爱滋风暴,才不怕严重的感冒病毒。」并暗喻他用冠冕堂皇的艺术借口掩盖潜藏的公卫危机,充分显现他自以为是的狂妄性格。

对法国剧团而言,取消亚维侬艺术节将是致命一击。「亚维侬Off」每年囊括了一千六百出制作,是法国最热络的剧场市集。每个剧团几乎把年度预算投注在艺术节身上,只为寻求下一季巡演的机会。四月初,由五十多个剧团组成的「哨兵协会」(Les Sentinelles)和亚维侬私立剧院联盟Scènes d’Avignon公开请求文化部长说明夏日艺术节是否能如期举行::「我们无法想像戴著口罩、心生恐惧的民众穿梭在教皇城的剧院中。勇气时常源自谨慎,有时甚至得要选择放弃。」(注4)的确,受疫情影响,许多剧团与剧院担心民众不会蜂拥而至,届时会造成严重亏损。若政府禁令延长到夏天,它们现在至少还可亡羊补牢,避免支付场租与房租,也可延长排练工作,省下可观开销。

进退维谷的文化部

大家一致认为,政府应负起担当决定艺文活动的命运。然从三月初起,文化部始终不表明立场,甚至让某些艺术家讽刺表示:「直到他确诊,才让我们发现原来还有文化部长!」四月六日文化部终于设立特别小组,针对不同的夏日艺术节提出纾困方案。但公文上只附上email,敦促各主办单位主动联络。一星期后,总统马克宏宣布禁足令延长至五月十一日,并强调所有大型文化活动七月中之后才能举办。亚维侬艺术节确定得取消,而八月才举行的街头艺术节也芒刺在背,不确定疫情届时发展的状况和政府临时颁布的禁令。这场春天爆发的公卫危机不仅让法国艺文产业陷入停摆,也让剧场人士在未来六个月得面临如履薄冰的寒冬。

注:

  1. 亚维侬艺术节整体预算约为1千3百万欧元,相当于4亿3千万新台币。其余560万欧元全靠票房收入、私人企业赞助、合作案和巡演营收。
  2. 亚维侬艺术节每年吸引70万观光客,成为整座城市主要的经济来源。2003年,演艺事业临时工作人员因修法而发起的集体罢工,导致艺术节被迫取消。当年整城几乎损失了全年三分之一的营收,相当于4,000万欧元(合新台币13亿2千万元)。Servane Viguier, « Le Festival, moteur de l’économie d’Avignon » in Le Journal des Arts, 5 juillet 2017。
  3. Jean-Marc Adolphe, « Olivier Py : le détail qui tue. » in Médiapart, 11 avr. 2020。
  4. « Festival d'Avignon : 74 % des votants contre son maintien » in La Dauphiné, 13 avr. 2020。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