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一壶音乐剧特调 |
《大家都想做音乐剧!》
《大家都想做音乐剧!》(唱歌集音乐剧场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台式音乐剧再开场!(二)

来一壶音乐剧特调

台湾音乐剧风格生成ing

近年台湾音乐剧在表演艺术市场里逐渐成为一种潮流,无论是小型场地定目式、小品式的演出,或是大型演出配置现场乐团的高成本制作,都有不少粉丝追随——有人追演员、追编导、追作曲,也有专门追剧团或题材导向的支持者,逐渐有形成与舞台剧有别的产业可能。

近年台湾音乐剧在表演艺术市场里逐渐成为一种潮流,无论是小型场地定目式、小品式的演出,或是大型演出配置现场乐团的高成本制作,都有不少粉丝追随——有人追演员、追编导、追作曲,也有专门追剧团或题材导向的支持者,逐渐有形成与舞台剧有别的产业可能。

过去音乐剧演员与创作团队多来自剧场创作者自我投资与训练,养成的成本惊人,今日在民间培养与公家资源投注之下,已逐步培养一批专接音乐剧的演员与创作者,并持续与其他表演艺术产业交流对话,各种风格、题材与形式,日渐丰富创作者与观众的选择,也出现得以输出海外巡演的制作,市场不再满足于由欧美日韩等海外输入的作品。台湾音乐剧在发展成熟的亚洲与欧美列强环伺之下,正努力地走出自己的路,开创属于台湾自身、难以取代的音乐剧风格。

音乐剧风潮从欧美吹向亚洲

大众对音乐剧的认识多停留在百老汇那几部爷奶级的剧目。在许多六、七年级生的记忆里,与现代音乐剧的初次相见,是在国、高中音乐课上,透过厚重的电视萤幕或解析度较低的投影,播放至今仍在全球上演的长寿经典欧美音乐剧《猫》、《歌剧魅影》或《悲惨世界》影像。

当2003年首次有百老汇音乐剧《猫》登台,开出亮眼票房后,市场嗅到商机,2006年再次迎来《歌剧魅影》亚洲巡演,一连在国家两厅院开出60多个场次,场场满座、一票难求,百老汇音乐剧在亚洲地区造成旋风,也让接下来10余年,在台的表演艺术经纪公司乐于引进欧美高口碑的大制作音乐剧与歌舞秀,至今仍持续不衰,如《钟楼怪人》、《狮子王》都于2022年再度登场。

于此同时,亚洲当地的剧团们也开始尝试买进欧美版权作品,进行在地化搬演,其中又以韩国发展最为蓬勃,甚至将欧美原作活出韩国态度,成为经典剧目输出海外,特别像是2018年来台演出中英双版本的独角音乐剧《摇滚芭比》(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在韩国更被誉为明星演员的摇篮之作,如韩剧《秘密森林》的男主角曹承佑、《爱的迫降》里饰演大反派的吴万石,与《机智医生生活》里的滥好人医生丁文晟都是其代表演员。

当年台湾也和亚洲邻居们一起赶上了这波版权剧风潮,像是已于2008年解散的「岚创作体」,使用中小型场地演出百老汇音乐剧如《拜访森林》、外百老汇作品《I Love You, You’re Perfect, Now Change》等等,也有学生自行购入版权的小型学期演出发表如2011年台湾师范大学公演《RENT》;今日颇受瞩目的疯戏乐工作室也曾于2013年推出连演一个月的《摇滚芭比》,可惜都未能成功让台湾的版权音乐剧市场发芽。

相较之下,改编国外文本、由台湾团队全新谱曲作词的制作,反而得到不错的成绩。例如:果陀剧场于1995年即推出台湾首个配置有现场乐团的大型现代音乐剧《大鼻子情圣—西哈诺》,获得产业好评,剧团也趁胜推出一系列选用国外剧本打造的音乐剧,其中最知名的即为张雨生担任音乐总监与作曲的《吻我吧娜娜》。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