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修缮到开幕的「万座晓剧场」 |
万座晓剧场开幕表演。
万座晓剧场开幕表演。(林韶安 摄)
话题追踪 Follow-ups 民营表演空间新地标—万座晓剧场 日光,终于洒落在剧场的此刻(下)

从修缮到开幕的「万座晓剧场」

反复的沟通来回,与差点说出口的放弃

「剧场使用」与「文化资产」两种专业交会后,彼此延伸出来的问题,往往不一定能找到交集,甚至绊著彼此的步伐。例如晓剧场核心成员叶育伶也提到,过程中曾有文资委员将整个园区的古迹建物都拿出来讨论,但晓剧场所承租的只有B栋,她苦笑说:「古迹作为一个整体,怎么可以单栋讨论?这个问题,文资委员觉得很荒谬,但我们也觉得很荒谬。」

反复的沟通来回,与差点说出口的放弃

「剧场使用」与「文化资产」两种专业交会后,彼此延伸出来的问题,往往不一定能找到交集,甚至绊著彼此的步伐。例如晓剧场核心成员叶育伶也提到,过程中曾有文资委员将整个园区的古迹建物都拿出来讨论,但晓剧场所承租的只有B栋,她苦笑说:「古迹作为一个整体,怎么可以单栋讨论?这个问题,文资委员觉得很荒谬,但我们也觉得很荒谬。」

万座晓剧场开幕演出《之间》宫部美幸怪谈

2022/6/10~11  19:30

2022/6/11~12  14:30

台北 万座晓剧场

 

晓剧场《潮来之音》爱丁堡艺穗节演出限定版

2022/7/15~16  19:30

2022/7/16~17  14:30

台北 万座晓剧场

无论是政府单位、或是剧团两造,都未有一个妥善且完整的规则,往往只能且战且走。钟伯渊接著说:「我们在审查过程中,常会在审查半途,被提出新问题,于是我们就要再提出修正办法。他们也不知道把老房子变成一个剧场会有什么问题,所以我们提出后,又会再提出相关法规,然后我们又得再提出相关证明,所以整个过程就变成很复杂。」

他也举了近期例子来说明,由于计划内有提出消防设备的规划,但整个书面计划通过后,文化局又希望再办一次现场查验;因此,原本预计3月会完成的事项,又因查验安排、书面审查的循环而持续拖延。也曾有发生建筑师与技师认为没问题的油漆壁裂,进入审查会议,又必须再重新安排现场勘查,实际挖出查验,就会再延后3至4个月。

李孟融说得语重心长:「这个机制不是不好,但可能需要更好的辅导机制,去帮助我们这种一般团队或厂商来执行这样的老房子计划。」

日复一日的沟通,其实也曾让他们想放弃保证金20万元,认赔杀出。但钟伯渊说:「会撑下来,其实是有一天豁然开朗。去年三级警戒的时候,一直开不了,似乎是老天告诉我们不要开,可以更好地避开危险,一切都是天注定,所以我们还是安安静静、本本分分做自己的事情。」

过去的奋战暂时告一段落,但未来的考验其实正迎面而来。

李孟融(林韶安 摄)

未来的考验与规划,一直来

除本次老屋子计划的修缮、整建费用外,未来的每个月租金为12万多,会随地价税调整,并依据审核减免,但叶育伶表示:「老房子计划是减免租金,但里头写的是『零到百分之百』,其评估标准不是依据收支,而是修缮支出,一年审核一次。但,因为不确定减免比例,也会影响我们怎么规划预算与金流,该投入多少到这个剧场空间里。」再加上人事、水电等费用,据团队评估,每个月约有25至30万左右的开销,一年则约360万。若依万座晓剧场所公告的场租办法(注),一年要租出26至30周才会打平。

李孟融说:「已经投入的费用摊平到每个月,其实怎么算都划不来。但我们又很想做,因为我们不做,这里就是变成仓库。如果要把这些修缮相关花费都摊进每个月开销,我们一年就要做到450万。」他顿了一下说:「基本上我们做不来。」他们,其实都在理想与现实的夹缝间奋力坚持。

不过,他们也对万座晓剧场充满信心,认为这个拥有20公尺乘14公尺的舞台及将近200席次观众席的剧场,极为适合从小剧场跨到中大型剧场的创作团队,先到此进行尝试,而这是台湾剧场尚缺乏的生态环境;或是,作为试装台、排练的场地,可以更无缝接轨到正式演出的中大型剧场,而万座晓剧场的租金也相对平价,且拥有弹性。

万座晓剧场开幕表演。(林韶安 摄)

晓剧场目前的规划是将办公室、演出场地安排在万座晓剧场,而排练场则维持原本的龙山文创基地B2,其实就是为了保有万座晓剧场租用与使用上的完整度。钟伯渊想的是,团队可以用4周的时间进行制作的进馆,第一周先把舞台搭好,然后演员就能在里面排练,将熟悉剧场的风险降到最低。同时,也希望团队在年度演出结束后,可于下半年、或隔年再演一次,会重新计算场租的折抵办法,他说:「我们想要支持每个创作都可以做久一点,因为台湾的现况是旧作等待重新邀演的机会太低,但又对新作有很大的不安感。这很畸形。」

风险降低与永续发挥,是万座晓剧场在北部场馆陆续到位下,最有竞争力之处,也是他们试著改善台湾剧场环境的奋力一搏与前瞻视野。

而在未来的整体节目规划上,将延续每年4月的「艋舺国际舞蹈节」,并持续深化剧团与剧场和在地的连结,如身心障碍者的戏剧课、共融艺术节等,同时也发展国际交流与串连。晓剧场自身会维持每年两出制作,特别安排于年度补助等尚未到位的上半年,既热络剧场的使用度,也保有外租团队的喘息空间。至于,目前已经完成3场演出的「支持计划」(其中一场因疫情取消),以免场租的方式,评选投案团队来熟悉新场馆,会继续评估后续执行或发展的可能,更稳定配合万座晓剧场的营运现况。

晓剧场除现正开幕演出中的《电子城市》与《之间》,也于7月安排《潮来之音》(爱丁堡艺穗节演出限定版)与10月的年度制作《战士,乾杯!》。李孟融笑说:「我们把时间排得很满!」万座晓剧场从今年的艋舺国际舞蹈节开启,在近期少数有阳光的雨季里,让日光洒落在剧场,此时此刻,或未来的某个时刻,终将迎来万人入座。

注:可参考「万座晓剧场」脸书专页所公告之外租申请办法

(本文出自OPENTIX两厅院文化生活)

延伸阅读

日光,终于洒落在剧场的此刻(上)──从修缮到开幕的「万座晓剧场」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2022/06/03 ~ 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