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35年来剧场转变的「大庙」 |
剧场礼仪的认知转变
剧场礼仪的认知转变(韦帆 绘)
剧场ㄟ冷知识

见证35年来剧场转变的「大庙」

国家表演艺术中心国家两厅院(后简称两厅院),经常被剧场观众与剧场工作者们暱称为「大庙」,最初为了纪念先总统蒋中正逝世而筹建,历经1987年解严、2003年拆除围篱,到2004年行政法人化等,随著社会脉动不断地进化。开馆之初,馆内曾有「身高未满110公分孩童不得进入观众席」规定,前台服务人员需丈量孩童身高,时常引发民怨,2015年才改为以建议年龄取代限制;以及几经表演团体多重反映,2019年才提供「谢幕时开放拍照」的选择。本期〈剧场ㄟ冷知识〉透过曾任职及现役两厅院员工分享,35年来节目规划、剧场礼仪与规范,乃至与观众关系的种种改变。透过他们的视角,诉说剧场中唯一不变的就是改变。

国家表演艺术中心国家两厅院(后简称两厅院),经常被剧场观众与剧场工作者们暱称为「大庙」,最初为了纪念先总统蒋中正逝世而筹建,历经1987年解严、2003年拆除围篱,到2004年行政法人化等,随著社会脉动不断地进化。开馆之初,馆内曾有「身高未满110公分孩童不得进入观众席」规定,前台服务人员需丈量孩童身高,时常引发民怨,2015年才改为以建议年龄取代限制;以及几经表演团体多重反映,2019年才提供「谢幕时开放拍照」的选择。本期〈剧场ㄟ冷知识〉透过曾任职及现役两厅院员工分享,35年来节目规划、剧场礼仪与规范,乃至与观众关系的种种改变。透过他们的视角,诉说剧场中唯一不变的就是改变。

剧场礼仪的认知转变

80年代后期,「节目准时开演、迟到观众不准入场」的剧场礼仪尚未建立,许多地方场馆亦开放观众在演出进行时自由进出,甚至有老一辈观众认为真正懂戏的人不需提前到场,迟到入场反而能彰显其身分地位。两厅院一开馆便引进西方剧院「节目准时开演」规定,可谓是相当前卫及挑战观众认知。1987年国家音乐厅首档节目《黄钟天籁奏新章》,就曾发生国大代表迟到,不满意服务人员阻止进场,当场大发雷霆、怒斥并用拐杖挥打服务人员,导致服务人员手部受伤的小插曲,最终其他工作人员仍极力相劝,国代无法入场,让这条规范成功被守住。为了避免雷同情况不断上演,两厅院陆续编印免费剧场礼仪手册、制作剧场礼仪短剧、入校宣导剧场礼仪等,推动剧场礼仪逐渐普及。

剧场内的特殊观众

多年前,黄香莲歌仔戏团在国家戏剧院演出时,彰化一座庙宇的信众捧著10数尊神像前来看戏,且替每位神明都购票入场,前台督导却担心这些神像穿插在观众席内,引发周遭观众不安,便随机应变与团队协调升起乐池平台,将神像安置在乐池长桌上,与其他观众区隔开来。同时向信众说明,这是刻意安排神明坐在第一排欣赏演出,最后顺利化解。同样得留心处理的特殊观众不只此例,另一例则是带著先生遗照到国家戏剧院观赏演出的老太太,前台人员发现后,立即与老太太协调趁观众席暗场时再将遗照取出,才让事情圆满落幕。前台人员经常得面对五花八门的状况,多数与「人」息息相关,也因此,需要极强的沟通与应变能力解决问题,并妥善处理观众的情绪反应。事情落幕后,更需要高EQ消化自身情绪,才能持续在岗位上为观众服务,成为前台最美的风景。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解说人

于复华,过去于两厅院任职35年,期间担任节目企划、总务组长、推广组长、企划组长、表演艺术图书馆主任、推广服务部经理、图资出版部经理、教育推广部经理、督勤小组召集人等职务。

黄雅玲,曾任节目组资深专员。

黄纬腾,2015至2020曾任节目组专员。

蒋征梅、吴许娟、陈彦婷,目前任职顾客服务组。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