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追蹤 Follow-ups

十分鐘的舞蹈,雖然有一點短暫 記「樹林跳:跳島舞蹈節」之青少年身體編創工作坊

《換我編舞》學員重新以身體感知一成不變的日常生活,轉化為舞。 (許斌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從新竹跳到樹林的跳島舞蹈節,公開徵選設籍新北市的十至十八歲青少年,舉辦為期四週的身體編創工作坊,開啟對於身體的多元想像,並於十一月廿一日在樹林藝文中心演藝廳正式演出《換我編舞》。參與的六位少女學員在余彥芳與林祐如兩位編舞家帶領下,打開身體感知,重新觀察並體驗看似平凡且日復一日的生活,再以身體語彙表現。

「樹林跳:跳島舞蹈節」以青少年編舞為號召的《換我編舞》,節目單醒目的字體寫著「這不是一個『由大人編舞,青少年表演』的節目」,明確地區分了兩個世界:大人的世界與青少年的世界。正如許多青少年劇場(或廣義表演藝術)相關討論,關於青少年作為一種類別,究竟指的是表演者、創作者、題材或是表演對象?在由余彥芳與林祐如兩位編舞家帶領的四週排練與創作過程中,更像是所謂大人與青少年不斷界定的彼此關係,共同尋找那還未被定型、也不該被定型的青春靈魂。

不平凡的雙重人生  打開對平凡生活的身體感知

從新竹跳到樹林的跳島舞蹈節,延續二○一八年邀請陳彥斌與董怡芬帶領成功國中田徑隊的跨世代、跨領域跳舞經驗,二○二○年改走公開徵選路線,以設籍新北市的十至十八歲青少年為對象,舉辦為期四週的身體編創工作坊,開啟對於身體的多元想像,並於十一月廿一日在樹林藝文中心演藝廳正式演出。雖說是廣邀各界青少年報名,主辦方之一的驫舞劇場依然得憑藉地利之便(劇團排練場在與樹林一水之隔的板橋大觀,成員也多居住在板橋樹林一帶),主動出擊,尋找可能的青少年人選。最終錄取六人,清一色為女生,年齡自小六到國二,只有一人是舞蹈科班背景,但多有身體與表演經驗。

初次與這群少女們見面的那一天,是一個平凡的週日午後,但少女們近期短暫過著不平凡的雙重人生。她們躺在地上放空補眠,有人在自己的結界(表演區域)整理道具,有人和兩位編創促膝懇談。專注、投入,但有點疲憊,某方面而言也頗貼切地說明著她們這四週的行程——下課來到排練場,用餐、稍作休息後開始排練,結束之後還得回家繼續寫作業。就以初次看排的週日為例,是下午一點到六點的行程,即便是青春無敵的體力,恐怕都有點吃力。

但事實上,真正不平凡的,是兩位編創老師如何帶領她們打開身體感知,重新觀察並體驗看似平凡且日復一日的生活。在工作坊的頭一個禮拜,余彥芳與林祐如讓她們分享自己生活的身體細節,例如早上起床的過程、從家裡到學校的路途等,每一次都比先前更仔細、更深入;又或者是兩兩相聊,找到彼此相似處,也透過這樣的過程來開啟對於自身、人際關係和外在環境的觀察。如余彥芳所說:「來回過程中,有些人總是看到一樣的事情,有些人儘管平常不愛講話,但會在實作時展現更細膩的觀察。」

《換我編舞》排練現場。 (許斌 攝)

在自己最熟悉的生活中  尋找可能的感受

去看排的前一天,一夥人才去看了空總展出的《Re:Play 操/演現場》,回來後的任務就是要「用自己的方式重製(不是複製)作品,而『身體』也要在其中」。雖然只是短短幾分鐘的內部呈現,觀眾只有我和行政人員,兩位老師依然煞有其事地和少女們一同討論合適的順序,決定音效燈光,引導觀眾面相等等。在她們重製的《Re:Play 操/演現場》,沒有台灣舞蹈史與身體理論脈絡,卻有著關於展出空間與展出內容最直觀的種種感官體驗。呈現完畢,小小編舞家們簡短分享了自己的作品與創作過程,從主題選定到克服困難、完成演出,在在呼應了兩位老師最重要的信念:「創作,就是我有話要說。」

青少年的確是編給自己跳,但難道也就只能給自己看嗎?相信無論參與者或觀眾,或多或少免不了代入自己的青春歲月。看著歷經四週相處的少女們彼此交流(在加入了兩個小女孩後(註1),讓這種互相照料、享受彼此陪伴的感覺更加強烈),把關於起床、挑衣服、與妹妹相處、身形帶來的外在壓力、對於獨居的想像等大小心事搬上舞台,有獨舞、雙人舞也有眾人舞。其中最珍貴的,莫過於重新在自己最熟悉的生活中尋找可能的感受,以身體語彙表現。而這或許才是我們回想青春歲月時,最感嘆也最羨慕的(註2)

少女們編舞給自己跳,觀眾也從中看到自己的青春歲月。 (許斌 攝)

大人與青少年之間的信任  守護創作中的「未明」

也因此,林祐如在聊到與少女們一起工作的過程時,一再強調「等待」很重要:「不要急、不擔心、慢慢來。」就我們這世代的成長過程而言,大多時候是在遵守規則、執行指令,即所謂的「大人編舞給青少年跳」。「就連即興課,都充滿如何應付考試的方法……而每次演出結束,就等著下台被罵。」林祐如說。相較於這樣的習舞經歷,兩位編創老師更希望少女們能從「好玩」開始,同時也花了許多時間讓她們認識劇場流程、熟悉空間、幫忙換景,在台上感受自己身體與不同燈光帶來的光影變化等等。正如余彥芳與林祐如所說,這之間需要給予彼此很多信任——不僅只是少女之間的信任,也是大人與青少年之間的信任,才能好好守護創作過程中最珍貴的「未明」。

「我們也試著接受小朋友能量的帶領,像植物一樣等待生長。」這是還不知道《換我編舞》最後會往哪去、會長成什麼樣子時,余彥芳和林祐如對我說的話。與其說是大人帶領青少年編創,不如說這也是這世代編舞家對習舞青春的另一種反思與回應。

  1. 小女孩是其中一位少女的妹妹,小學二年級,因為姊姊的作品在講姊妹關係,所以特地來支援演出;小小女孩則是陳武康與葉名樺的女兒,四歲,偶爾與大家一起暖身排練。
  2. 編創老師和跳島主辦方皆剛好和我同個世代,是只有下課十分鐘才有自由的世代。

樹林藝文中心  融入社區生活的劇場

今年正式營運的樹林藝文中心,是新北市繼位於江子翠的新北市藝文中心、新莊藝文中心後成立的第三座表演場館,為五百個座位的中型劇場,可因應需求調整觀眾席方位。場館位置看似遙遠,實則占據各種地利之便,距離板南線亞東醫院捷運站約十分鐘公車車程,若選擇搭火車也只要走路十分鐘(以上至台北車站車程皆十五至廿分鐘),藝文中心與隔壁的威秀影城還有停車場,方便開車前來的觀眾。

除了交通方便外,樹林藝文中心更是都會區難得與庶民生活緊密相連的劇院,不遠處就是樹林夜市,周遭隨處可見平價料理,隔壁就是八層樓的秀泰影城與百貨,看完戲還能買個日用品。至於整棟建築物全名為「藝文綜合行政大樓」,樓上包括衛生所、長照中心、圖書館,真正落實「劇場即生活,生活即劇場」。

樹林藝文中心在開館前,已提前於二○一九年七月試營運,開啟一系列表演、地方團隊演出、講座、工作坊、劇場導覽等活動,拉近民眾與劇場距離。今年春天雖因疫情而短暫關閉,排定演出也因而取消或延期,然下半年依然邀請驫舞劇場擔任策展,與OISTAT國際劇場組織合作策畫「樹林跳:跳島舞蹈節」,為中心量身打造首檔「特色節目」,不只串聯在地舞團能量,也藉表演打破劇院與社區的分界。(白斐嵐)

樹林藝文中心外觀。 (許斌 攝)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36期 / 2020年12月號,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6期 / 2020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