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上場 Preview | 戲劇

探索人的精神狀態 《大世界娛樂場Ⅲ 白日白晝》「賭」讓人跟命運如此靠近

窮劇場《大世界娛樂場III:白日白晝》 (窮劇場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跟隨同系列前作,編導高俊耀的《大世界娛樂場Ⅲ 白日白晝》持續挖掘「賭」與現代社會更深層的內在連結,從賭的外在世界,進入到「人在這裡面的一種精神狀態」高俊耀認為,賭為人們開啟了一個巨大的想像,提供了一個跟命運接觸的機會。而依循著窮劇場對聲音與肢體的探索,這部直面現實社會的作品,「我們不傾向直接搬演,而是在整合消化之後,放入創造的角色和情境裡訴說。」

2021秋天藝術節 窮劇場《大世界娛樂場III:白日白晝》

10/15~16  19:30

10/16~17  14:30

台北 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

「大世界娛樂場」系列始自2013年,由高俊耀、鄭尹真與澳門「足跡」合作,從探討澳門賭場生態發展而成的《大世界娛樂場》,到兩人成立「窮劇場」後,2015年與足跡共製《大世界娛樂場Ⅱ》,轉向不同心態、職業的人,如何回看「賭」的本質。如今,睽違6年,窮劇場於「2021秋天藝術節」推出《大世界娛樂場Ⅲ 白日白晝》,編導高俊耀持續挖掘「賭」與現代社會更深層的內在連結,探討現代人面對心靈匱乏與重心失衡的狀態,能否在大世界娛樂場裡獲得自由。

以「賭」建構的資本社會

在《大世界娛樂場Ⅲ》中,高俊耀將「賭」的涵義再擴大。現今社會貧富差距嚴重,財團壟斷、階級對立,相關新聞事件和社會現象充斥在日常生活之中。在資本世界的主導下,社會上對成功人士的定義,也多以其所累積的財富來衡量。但問題是,「在成長過程中慢慢發現,我們所處的社會不是一個努力就有回報的社會」,當滋生的慾望無法被滿足時,人們選擇高報酬的賺錢管道,賭上更高的風險,以求快速地累積資產,甚或是為了成家立業,向銀行貸款買車、買房,賭上未來工作與生活的穩定。

對高俊耀來說,他感到好奇的是,我們生活的現代社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人們為何會對自己的生活如此不滿,「以至於當你的索求不被滿足時,讓你透過一種更迅速的方式去獲取更大利益。」高俊耀表示,這是在做《大世界娛樂場Ⅲ》的時候,不斷在思考的問題。由於現代社會的失衡狀態,「大家都在一種失去重心的狀態,想要尋找一個支撐的力量。」他試圖透過作品,揭示整個社會是由「賭」所建構的大世界娛樂場,「其實,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無時不刻都在賭。」

窮劇場《大世界娛樂場III:白日白晝》 (窮劇場 提供)

賭博的遊戲性與曖昧性

賭博除了是一種娛樂行為,更讓人著迷的是遊戲過程中的曖昧性。高俊耀分享曾經在賭場裡觀察其他賭客玩老虎機,「(賭客)坐在老虎機面前,一直拉一直拉,不需要技巧,目光是空的,基本上不需要思考,感官上是麻木的。」他形容,這是一種人被抽掉的狀態。令人弔詭的是,人在這個「消失」的過程中,同時也摻雜了人的自主性。換言之,人在其中並非僅是犧牲者,更是主動的參與者。

為何賭能夠有如此強大的力量?高俊耀認為,賭為人們開啟了一個巨大的想像,尤其是在開牌前的那一刻,因為「從來沒有一個遊戲可以像賭博一樣,讓我們跟命運這麼靠近。」它提供了一個跟命運接觸的機會。對賭博的人來說,「在每一次的下注裡頭,你可以找到你的自由」,賭博也提供讓眾生平等的機會,「只要你進來,你就有機會,你就有資格下注。」面對生命失去重心的時刻,賭開啟了人們對平等、自由的幻想與渴望。高俊耀強調,《大世界娛樂場Ⅲ》並無意探討賭的好、壞,而是想去挖掘人們對賭的幻想、甚或是幻覺,一個巨大迷人的想像——賭打開了人們對自己生命的憧憬。

窮劇場《大世界娛樂場III:白日白晝》 (窮劇場 提供)

持續探索劇場表演美學

「大世界娛樂場」一路走來,從原本探討澳門賭場生態,轉向挖掘人與賭之間的關係,創作視角慢慢從賭的外在世界,進入到「人在這裡面的一種精神狀態」;而《大世界娛樂場Ⅲ》,將從賽馬場的馬匹切入,藉由馬匹在夢中化身為嗜賭的市井小民展開敘事。高俊耀強調,這是一部直面現實社會的作品,當代社會的各種面貌、新聞時事,自然都會影響創作根柢,但「我們不傾向直接搬演,而是在整合消化之後,放入創造的角色和情境裡訴說。」

自2014年成立以來,窮劇場致力於探索聲音與肢體的表演邊界,不同於寫實路徑的敘事形式與表演風格,其作品經常採用象徵性的舞台、詩化的語言、旁白和對白的交錯敘事,透過演員身體、聲音的表演性,銳化觀眾的感官感受,以此拓展文本詮釋與想像的邊界。窮劇場透過每一次的創作排練,「重新回看劇場裡的語言、聲音、身體和文本之間的關係」,未來也將持續探索劇場的表演風格,建立屬於自己的表演美學脈絡。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10/12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1期 / 2021年09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1期 / 2021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