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 柏林

柏林德意志劇院新人事 勞芬伯格成首位女性藝術總監

即將前往柏林就任德意志劇院史上第一位女總監的勞芬伯格。 (Lupi Spuma 攝 Schauspielhaus Graz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在新的限制令下,劇院再度關上大門,雖無觀眾,但劇院仍持續運作,最近柏林德意志劇院將迎來新任藝術總監伊麗絲.勞芬伯格及其團隊,這也是這個具象徵地位之德語傳統劇院的第一位女性藝術總監。她擁有豐富執掌劇院與藝術節策展的經歷,而對德意志劇院這座德語劇院的「大廟」,她表示:「變動是必然的,這樣我們才能是『當代的』,保持老樣子,我想是不太可能。」

十一月起,全德國在因應日趨嚴峻的武漢肺炎疫情下頒布了新的限制令,多數公共場所如電影院、博物館、藝廊等皆不能營業,餐廳只准外帶,於是乎所有劇院也都必須暫停演出季的公開活動,但這並不意味著劇院與機構是暫停運作的。大多數的情況是,行政團隊必須在為當下被取消的演出或企畫善後同時,繼續準備未來的規劃,充滿著諸多不確定與無奈氛圍。

第一個指揮柏林德意志劇院命運的女性

與此同時,隸屬左翼黨(Linke)的柏林文化參議員克勞斯.萊德勒(Klaus Lederer)公布了兩件新消息:一則較無懸念,奧利弗.里斯(Oliver Reese)再續任柏林人劇院(Berliner Ensemble)五個演出季的藝術總監;第二則引起了較多饒有趣味的關注,伊麗絲.勞芬伯格(Iris Laufenberg)與她的團隊將入駐柏林德意志劇院(Deutsches Theater),成為這個具象徵地位之德語傳統劇院的第一位女性藝術總監。眾家媒體稱之為:「她將成為第一個指揮柏林德意志劇院命運的女性。(Sie wird als erste Frau die Geschicke des Deutschen Theaters Berlin lenken.)」這樣的關注點其實稍稍令人訝異,即便已是二○二○年今天的德國,女性出任劇院管理高位依舊是一件稀奇的事情。記憶猶新的還有二○一二年,當雪敏.朗霍夫(Shermin Langhoff)接掌柏林高爾基劇院時,她既身為女性又是土耳其新移民的背景也是引起文化界的高度好奇與討論,動搖了長久以來,由白人男性主導的公立德語劇院傳統。

勞芬伯格在接受德國文化廣播電台(Deutschlandfunk Kultur)訪問時,也對此現象回應道:「我覺得這樣的關注是好事,假如人們沒有更有意識地注意到這點,事情就會一如往常般繼續下去,女人們(的地位)也不會得到提升。」

將讓「大廟」能貼近當代?

勞芬伯格擁有豐富執掌劇院與藝術節策展的經歷,二○○一年起更主持了「戲劇盛會」(Theatertreffen)長達十年,其中「劇本市集」(Stückemarkt)的項目,就是在她的帶領下規劃發展成熟,迄今持續給予了來自全球眾多年輕劇作家與戲劇創作者發表新作與交流的絕佳舞台。勞芬伯格畢業於著名的吉森應用戲劇研究所,本職為專業戲劇顧問的她,在任職奧地利格拉茲國立劇院的期間,就開始專注於支持歐洲新戲劇(neue europäische Dramatik)的發展,開啟與「uniT戲劇論壇」(DRAMA FORUM von uniT)合作的項目「DRAMA|TIK|ER|INNEN|FEST|IVAL Graz」,在德國文學基金會(Deutschen Literaturfonds e.V.)資金贊助下,獎助支持年輕劇作家創作與拓展國際合作的機會。

那麼,這位即將回到柏林的藝術總監,將會如何改變這座德語劇院的「大廟」呢?她在訪談中語帶保留地說:「每一個主持過德意志劇院的(總監),都清楚地知道這棟建築的傳統。但無論如何,變動是必然的,這樣我們才能是『當代的』,保持老樣子,我想是不太可能。」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6期 / 2020年12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6期 / 2020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