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專題(一) Focus | 近未來.表演藝術圖書館╱如果在2030,一間表藝圖書館

每一回「駐館藝術家」的選擇,都在影響未來的典藏面貌

張慧慧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從藝術家駐館的「現在」作為「未來的檔案」的觀點來看,雙方的合作關係最重要的是創意的開發與未來文化資產的創造。

「藝術家駐館」不是新鮮事,此番文化生產機制在近年來也成為各大表演藝術場館的營運策略,機構們期待創作者能以其動態的、異質的身分,激發各種化學變化,對當下社會提出多元的觀點,諸如性別、種族、階級等時代議題進行詮釋與創造,連結機構與民眾,推移出改變與反思的空間。

但回過頭來說,機構執行藝術家進駐計畫首先要問的是:「為何需要機構需要藝術家進駐?」 、「雙方的合作利基為何?」、「機構該成就藝術家的創作,成為藝術贊助機制中的一環?」、或「藝術家作為機構回應時代挑戰的策略,有其社會責任成為轉譯者、溝通者?」,在理想的情況下,機構與藝術家若能締結良性交流的夥伴關係,不管是其作品或相關計畫,都應能為當下時代與其機構本身留下檔案與註腳。兩廳院表演藝術圖書館作為國表藝中心旗下的唯一圖書館,這筆「投資」可說是直接影響了「近未來」表演藝術的資料庫典藏面貌。

從藝術家駐館的「現在」作為「未來的檔案」的觀點來看,雙方的合作關係最重要的是創意的開發與未來文化資產的創造。然而,創作經常總在不同世界觀的光譜上游移—— 一端是青蛙視角,一端是鳥瞰景象。有時,藝術家偏向往自我深井的內在探索,有時,他們推向貼近社會的覺察,也因此,國家級表演藝術場館如何選擇駐館藝術家是個門道,某種程度上也代表著機構所重視的價值觀與認同 —— 當我們把場館視作公共空間,機構應該投資、培養什麼樣的「公共人」創作者,成為機構回應當代社會的應變策略?雙方應如何協商、提出其美學觀點,並累積未來的文化資產?

國家級表演場館存在的價值與使命在疫情過後,正面臨加速的挑戰,場館不只是演出節目的中性空間,也得提出反思與批判的觀點,回應不斷變動的社會現實,而駐館藝術家的選擇,直接考驗著機構的視野與智慧,長遠來看,2030年的表演藝術圖書館累積的檔案,將會具體而微地呈現機構的思維與視野供後人檢視。

《長路》影像紀錄

關鍵字讀書會#駐館藝術家

兩廳院「藝術基地計畫」自2014年啟動,駐館藝術家採兩年期邀請制,從首屆的編舞家黃翊到2021年的導演汪兆謙、編劇詹傑、導演黃郁晴等,共計20名創作者。從歷史長流角度來看,這還只是轉眼一瞬,但我們應該期待這些作為「公共人」的藝術家,在未來圖書館的典藏中能夠透過觀點的轉譯與梳理,形成特定世代的觀點,代表一個時代的視野,以下為舞蹈類的駐館藝術家作品:

《長路》影像紀錄

2014年駐館藝術家黃翊編創,2019年首演於國家戲劇院。

本作為2019年國家表演藝術中心的首度三館共製。某種程度上,標誌著台灣大劇院合縱連橫時代啟動。黃翊以探討「時間」為核心,按巡演規格打造了直徑9公尺的巨樹年輪旋轉舞台及懸吊系統,方便拆卸及重組,相較過往觸及AI、聲光、影像與互動機械技術,相對「古典」,可見創作者在前衛美學與市場需求中成熟的權衡。此外,除了《長路》,圖書館也藏有其實驗劇場演出的階段性作品,與駐館期間的開放排練與講座記錄。

《自由步》影像紀錄

2016年駐館藝術家蘇威嘉編創,2015年首演於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

關於「什麼是舞蹈?」,蘇威嘉極具耐心地想透過時間來回答,他使用的語言不是文字,而是身體。《自由步》是他在2013年開啟的10年創作計畫,從舞者身體出發,探索線條、舞步、造型,連結空間、音樂、燈光。從實驗劇場到自由廣場,編舞家追求舞蹈身體的極限,嘗試證明:身體存在某種巨大與渺小兼具的鏡像,記述一切。目前,表演藝術圖書館藏有《自由步》於2015新點子舞展、2017TIFA、2019TIFA演出相關影音、文宣資料。

《人類黑區》影像紀錄

2017年駐館藝術家蘇文琪編創,2019年首演於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

科學藝術(Sci-Art)是近年藝術趨勢之一,表明了一種創作實踐方式,打破了藝術感性/科學理性的二元界線,刺激並擴張了創作者的思考觀點,編舞家蘇文琪近年的嘗試即為一例。回顧她的創作轉捩點,毫無疑問是2016年前往瑞士日內瓦的核子研究中心CERN駐村的6週。近年,蘇文琪的「彩虹三部曲」計畫,有別於過去「科技導向毀滅」的觀點,探討量子力學、宇宙、無限等議題,《人類黑區》是面對全球暖化、生態變遷,談論「人類世」地質與生命的演化。

《自由步》影像紀錄

《微塵共感》影像紀錄

2018年駐館藝術家林怡芳編創,2019年首演於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

本作為旅法30年的舞者林怡芳回台的首度編舞創作,由5位男性街舞舞者擔綱演出,編舞家將舞者們相異的身體質地,放置在一個由日常物質所構成的危險環境中,深入自己歷經921大地震、《查理周刊》恐怖攻擊等事件後的心境轉折,並嘗試表現人與人、個體與群體之間情感運作關係。

《台灣製造》影像紀錄

2018年駐館藝術家林祐如編創,2019年首演於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

有一陣子,台灣舞蹈創作者似乎有個集體焦慮是無從回答「什麼是台灣?」「什麼是台灣身體?」,那個巨大的問號讓提問成了目的,工具成為結果,難免有力不從心之感。有意思的是,《台灣製造》不打高空球,林祐如要編的是「看得懂的現代舞」,她透過5位風格相異,卻共同生長於1980年前後的台灣的表演者黃懷德、蘇品文、蕭東意、李律、王筑樺,微觀「身體」這座承載生活,記憶、文化軌跡的容器,尋找描繪「台灣製造」切片的線索。

《人類黑區》影像紀錄 (張震洲 攝)
《微塵共感》影像紀錄 (劉振祥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台灣製造》影像紀錄 (劉振祥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9期 / 2021年05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9期 / 2021年0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