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研究「缺席」與「保健」的舞蹈 法國編舞家翁汀娜.克洛茲的兩齣舞作

《假期假期》劇照。 (Margaux Vendassi 攝 Festival d'Automne à Paris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出身姬爾美可布魯塞爾 P.A.R.T.S. 舞蹈學校的法國年輕編舞家暨表演者翁汀娜.克洛茲(Ondine Cloez),在疫情延遲後重開的「2020巴黎秋天藝術節」(Festival d'Automne à Paris)中呈現兩部舞蹈作品。獨舞《假期假期》(Vacances vacance)是一場身體與思想之間來回穿梭的詩意獨白,逐漸演變成獨舞。談論假期、催眠、瀕死體驗等「缺席」的狀態,呈現一種走向虛空和優雅的旅程。三人舞《保持健康的藝術》(Regimen Sanitatis Salernitarium),則由一本匿名的13世紀同名古書出發,關於花園裡的植物、保持健康、身體與世界的關係。兩個作品都做了不少資料收集「研究」,並透過當代的身體來詮釋她的研究。

稚嫩的編舞研究者

常駐布魯塞爾的克洛茲,最早是接受古典舞蹈訓練,從P.A.R.T.S. 舞蹈學校畢業後,又參加了蒙彼利埃國家舞蹈中心(Centre Chorégraphique National de Montpellier)的 Ex.erce培訓計畫。

她曾與視覺藝術家(Jocelyn Cottencin、Julien Chevy等)、導演(Antoine Defoort 、Halory Goerger、Grand Magasin),當然特別是編舞家(Laurent Pichaud、Mathilde Monnier、Rémy Héritier、Sara Manente、Jaime Llopis, Marcos Simoes、Linda Samaraweerova等)一起工作表演了15年。她與法國重要的跨領域編舞家Loïc Touzé 自2006 年起的10年共事,對她的職業生涯具有決定性意義與影響。2009年,她與 Michiel Reynaert 和 Sara Manente 共同創作錄像 《Some Performances》 及就地計畫 《Grand Tourists 》。

《假期假期》是她於2018 年單飛創作的第一部作品,《保持健康的藝術》則是醞釀多年後,在2020年終於成型的最新舞作。

假期中缺席的詩意

如同向所有那些去度假或在他方而無法準確定位的時刻致敬,或如同對曾經存在、現在不復存在的東西的觀察,「去度假」意味著留下一個空缺,一個沒有我們的空間。一位身著柔和色彩看起來很隨性的度假遊客,說不上年齡的高個紅髮女孩,耐心地等待觀眾入座。克洛茲想到她的公寓無人居住, 她假設自己在真空中工作,沒有什麼壯觀戲劇性的表演。

然而在真空中總有一些東西很微妙的存在,就像讓光線穿過透明的小水晶而呈現的這條小彩虹。但要看到這一點,就必須轉移視線,觀察得更遠一點點。不知不覺中,我們已經從她的假期理論到試圖在身體「遲到」的情況下跳舞,再到瀕死體驗和服用仙人掌的經歷。克洛茲沒有馬上用手勢動作讓舞台充滿活力,而是基於她的故事,漸漸變成一個有趣的舞蹈 。

我們跟隨她的想法,從催眠經驗到述說身體與一顆鵝卵石建立起的關係,在這個過程中更化身她一個笨拙的朋友,總是走在自己「前面」,在身體之外、之前、之後或旁邊。表演像是進行了一次心靈精神之旅,而舞台上出現小鏡子球時,產生某種缺席的憂鬱,就像迪斯可(Disco)熱情的遙遠記憶,不是沉浸在令人陶醉的閃光瘋狂的舞動中,是形成了一些漂浮的小光點,似乎推動著冥想。

克洛茲邀請我們觀察這些轉瞬即逝「離開」身體的時刻,透過她看似簡單的練習,編排舞出自己的「缺席」。 除了是夏季的清新假期,也極為契合觀眾歷經居家隔離的普遍經驗。

《假期假期》劇照。 (Margaux Vendassi 攝 Festival d'Automne à Paris 提供)

掏空身體來想像

作品由身心之間的來回小旅程組成,由獨白逐漸成為獨舞,目標是讓缺席再現。克洛茲丟出自己的想法,談論假期、冥想、催眠、瀕死體驗、笨拙、結巴 、優雅,她描述身體的狀態,然後用自己的身體企圖「體驗」它們,毫不掩飾地練習做她所說的:離開自己的身體。在台上跳出一種怪異的優雅,在這種似乎在自己身體外的狀態下,被超越我們的事物所觸及,一種缺席的藝術。

從不同角度處理剖析優雅之際,假期、死亡、恩典都涉及「缺席」的經驗,這些是我們可以通過經驗和身體接觸到的,可以毫不費力地想像它們,與過去或未來的經歷聯繫起來,卻都無法立即按命令召喚。如何讓它們出現呢?如何談論它?用什麼詞,什麼工具?最重要的還是需要想像。這是一種內在的舞蹈,不需參考特定的知識,而是要敏銳關注我們現在所看到的,與我們之前所見或在別處想像的事物的關係。

八百年前的保健藝術

克洛茲的新作《保持健康的藝術》則是透過歐洲第一所醫科大學——義大利薩勒諾學院 在13 世紀所出版、關於健康生活的同名古書,與聲樂設計Anne Lenglet 和編舞編曲Clémence Galliard一起,共同想像幾個世紀前的手勢。為了在她的花園裡種植藥用植物,克洛茲發現了《保持健康的藝術》書中一系列保健的建議:民俗衛生戒律,關於身體和世界間的複雜關係。這些詩歌處理感冒、睡眠,甚至如飲酒等主題。

雖從古書出發,卻非歷史性重建,三位舞者以俏皮的方式,用當代舞者的語言、想像力和身體去自由想像詮釋。這同時是三重歌唱、口語和舞蹈,透過當代的身體尋找過去遺失的動作手勢,質疑與過去的關係及已經消失的事物。

用身體唱出古文

《保持健康的藝術》這部13 世紀匿名作品以短詩的形式融合匯集了醫學和民俗知識,提煉出存留至今的保健藝術。在這些幽默的實用技巧中,我們發現了出乎意料的現代植物和食物知識:飲食、還有季節、溫度、疾病、愛情、沐浴等。亮點也在他們的語境背景:醫學、中世紀。作品中選擇譜曲唱出如詩的古醫學文獻,這種形式是參照當時除了利用口頭傳播,也以詩歌讓當時多數並不識字的女性得以記憶。

但與布景或服裝一樣,作品並不尋求重建中世紀音樂。與音樂家Vic Grevendonk 一起,她們以非音樂家的身分參與作曲,將詩配上了音樂,並作為編舞素材,包括口語和演唱。整理了大約 15 條格言,包含對身體產生影響的格言、處理病狀的格言現象(嘔吐、感冒等)、回憶強烈感覺的格言(厭惡、疼痛等)及我們至今仍然熟悉的食物(櫻桃、啤酒、奶酪等)。創作出自然和聲、熟悉的旋律,重要性更在於每首詩的意義、明確的功能——與飲食或季節有關的身體保健。

《保持健康的藝術》取材自同名古書。 (Festival d'Automne à Paris 提供)

保健的「手勢」

在《假期假期》研究「缺席」之後,《保持健康的藝術》也專注於13 世紀遺失的手勢。因為古老圖像無法證明手勢、速度和動作的質量,必須求助於文字描述。並以當代的、受過教育訓練的身體和手勢去想像另一個時代的手勢,詮釋過去。

作品也從13 世紀的小說,如Heldris de Cornouailles 的作品《沉默的羅馬人》(Le Roman de Silence)中尋找手勢的描述來轉化為動作。此書講述愛與騎士的故事,描述一個女孩如何偽裝成男孩,因為其父母將她扮成男孩以便她可以繼承家業。作品此書中找到特定的手勢:如何走路,如何打架,或者某人如何觀看另一個人。

在現代觀念中,身體保健對應著一種平衡、穩定的狀態, 然而13 世紀時則是將健康視為一種始終不穩定的狀態,更為接近生死危機,受到外部環境及與身體接觸的元素的影響,在走向死亡的路上不斷改變。

女性集體創作

古書《保持健康的藝術》肯定是集體作品且有多個版本,克洛茲的編作也強調女性友誼,如同在舞台上再現極有可能是當初作者的中世紀修女,第一批被允許擺脫婚姻或家庭,能夠學習和傳播,並在社區內建立友誼的女性。三位主創者之間建立一種協作的工作關係,並被迫在居家隔離的情況下遠距排練了幾個星期。

作品創造三層影響觀眾身體的空間:首先是透過展示計畫、介紹文本、格言和主題,來向觀眾發表講話的空間。然後是質疑如何移動的部分,一個不穩定的空間。最後是透過文本互相交談,有時是言說,有時是歌唱,於是觀眾更成為某種自言自語的見證人。

《保持健康的藝術》劇照。 (Margot Videcoq 攝 Festival d'Automne à Paris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8/23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0期 / 2021年07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0期 / 2021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