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編劇胡錦筵 讓夢想傍著現實而走

胡錦筵 (林韶安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很早就意識到自己「會」編劇的胡錦筵,不只是把編劇作為人生夢想,而是以務實步驟讓編劇成為自己的全職工作。從劇場到影視,他磨礪著自己的編創功夫,在日常對話中編織出戲劇性,如看似平靜的水流不時激起漣漪、或湧動,他所追求的是,「劇本無論在哪發生,都想找到情感上的共鳴,以及那個普世價值。」

北車寫作計畫

即日起~12/22

LINE TV

 

三缺一劇團 土地計畫貳部曲《國姓爺之夢》

2021/12/34  1930   12/45  1430

2021/12/1011  1930   12/1112  1430

台北 牯嶺街小劇場

如果說,有人在30歲左右決定辭掉教職,成為全職編劇;正面地想,會認為他為了實踐編劇夢想,而放棄相對穩定的工作;也可以負面批評他不切實際,編劇工作真的能養活自己嗎?

他,是胡錦筵。

30歲出頭的他,是劇場與影視編劇。從大學畢業前夕開始書寫劇本,在超過8年的時間裡有穩定的劇本產出。27歲那年從研究所休學,至高職任教,3年後離職,然後完成研究所學業,開始擔任全職編劇,並於2018年跨足影視產業。但,胡錦筵其實很實際。撥了一下額上長髮,他開懷笑說,知道自己想做編劇這件事情,所以必須獲得足夠資本。而那3年的教學生涯,正讓胡錦筵存到一筆錢,現在才能更專心踏向從事編劇。

我是「會」編劇的

胡錦筵書寫劇本的起點,是於中國文化大學就讀時的畢業公演,改寫莎劇《仲夏夜之夢》為《Libidomin》,將慾望與生命的本能置入現代生活與語言之中。當時的他,很單純地感受到「寫劇本是有趣的」,並且也開心地獲得指導老師王友輝的稱讚——王友輝說:「你一定要去北藝大繼續唸劇本創作。」這一刻,才開啟胡錦筵的編劇生命。

他說:「(那時的他)好像就知道自己『會』編劇。」聽著胡錦筵說出這句話,帶點自信與執著,卻沒有半點傲氣;我想,這個「會」應該有兩層含義,一是他有這個能力可以寫劇本,另一則是,他想讓「編劇」這件事情成為自己要做的事情——夢想也好,工作也好。

不過,胡錦筵也苦笑說,自己與文學獎並無太大緣分(雖然還是得過幾座)。由於無法像其他編劇能夠成為「獎金獵人」,他似乎將自稱的「失敗」轉了個念,而「為了演出而寫」。因此胡錦筵近乎所有劇本都有演出紀錄,如《颱風走在預報前》(2016)、《還陽記》(2017)、《奠》(2018)、《大亨小賺》(2018)等,反而成為台灣劇場圈獨樹一幟的存在。

他更認為:「劇本要在演出後才完成。」既強調了「為演出而書寫劇本」的目標,也是他通過每次演出重新調整、修改劇本的某種固執。以2018年就已首演的《奠》來說,這個劇本直至演出前,經歷8、9個大幅度調動的版本。這段時期,是胡錦筵對於劇本語言書寫的瓶頸期,終於在參與日本編導平田織佐的工作坊後,開始找尋「日常語言」的寫作,藉由隨時錄音,蒐集與拿捏台灣人的說話習慣。首演後,他仍不放棄修改,直至2020年再發表讀劇版本後,說出:「這個作品經歷過數次的修改,對我來說,它現在已經是個完整的作品,不會再更動。」(註)

胡錦筵 (林韶安 攝)

作為藝術家,還是齒輪?

從劇本創作到開始參與影視,一部分是與製作人周嘉儀的接觸並簽約,另一部分也是諸多現實考量——作為劇場編劇,剛開始是為了支持同學間的創作,「沒有資本,就去寫。」等到開始接案後,就必須仰賴補助等方式,他自認:「投資報酬率太低。」但是,堅持書寫劇本的胡錦筵,必須尋找不同出路。

胡錦筵認為,影視劇本往往不是個人完成,所以自己只是「編劇之一」,在規模較大的影視產業裡作為其中一個齒輪。這其實改變了編劇的心態,他說,學校教育裡往往把劇本看作是文學著作,所以劇作家是藝術家、文學家;而影視則是產業,不一定是為自己理想而寫,得在意故事的受眾,甚至必須接受刪改與退件。

也因影視編劇的細緻分工,讓胡錦筵開始回頭觀看自己的劇場劇本,甚至是始終無法妥善處理的書寫習慣與方法。他認為,曾經找尋劇本寫作方式的自己,往往先從一個「感受」開始(如《還陽記》是因為在烘爐地聽到一位男性對神明的自言自語,開啟對廟宇的興趣),然後發展對話,卻缺乏主題與結構,導致整個劇本有反覆、破碎的現象。而在參與影視編創後,才開始磨練自己的基本功,回過頭去思考劇本的架構與大綱。

即將演出的《國姓爺之夢》,或許就是在這樣的思維下重新發展胡錦筵的創作方式。由於這個作品想處理台灣自大航海時代開始的400年歷史,從荷據、鄭成功、清領、日治到現在,過大篇幅像是一部影集,但又必須在3小時內完成,而有別於影視作品;於是,胡錦筵僅將事件勾勒出來,帶著分場大綱進排練場,與導演、演員繼續發展,這不一定是最有效率的方式,卻體現著他所說的:「對我而言,劇本很難一個人完成,是個集體的產物。」

胡錦筵 (林韶安 攝)

用編劇支持編劇

全職編劇,或許正讓胡錦筵清楚意識到這是一份「工作」,而不能一再鑽牛角尖,遇到瓶頸時就先去做其他事情,因為工作有期限,自己總會在那個時刻前逼出,並去面對後續修改、退件等可能,而不會一直卡在自己。

這樣有點實際卻也現實的念頭,讓胡錦筵並不排斥「命題作文」。像是這次臺北藝術節的《北車寫作計畫:北二門、東三門》,一開始便設定發生地是臺北車站,於是他實際去田野,尋覓自己有興趣的出發點來撰寫劇本。他說:「透過案子,才會碰觸到自己不會進行的事情。」藉此重新理解這個地方對自己的意義,而不只是過去快速的移動、或迷路。

在胡錦筵歷來的劇本裡,總看見日常生活裡我們並不一定能察覺的戲劇性,如看似平靜的水流不時激起漣漪、或湧動。生活作息稍嫌凌亂,且沒辦法排班按時寫劇本的他,反而在移動過程(如捷運站、開車等)裡更容易專心思考,可能是他透過四周此起彼落的聲音,找尋劇本情節與語言的靈光。他所追求的是,「劇本無論在哪發生,都想找到情感上的共鳴,以及那個普世價值。」

他說,自己有個人生目標是想將父親的故事編成劇本。而這個劇本會在編劇工作以外的時間進行,並且成為紓壓方式——胡錦筵的編劇工作與編劇理想彼此支撐,正讓夢想傍著現實而走,浪漫也平實。

註:參閱戴宇恆:〈我只是客套,你還當真了?《奠》〉,表演藝術評論台。

Profile

胡錦筵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劇本創作研究所畢業,並以劇作家身分與阮劇團、莎妹劇團、盜火劇團及進港浪製作等合作。

2018年開始,與樸實映畫有限公司簽約,投身影視編劇⼯作。影視編劇合作對象包含李芸嬋、施立與林亞佑。

近年劇場編劇作品有《消失台北》、《新!王冠度假村》、《夏天好美麗》等。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11/24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2期 / 2021年11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2期 / 2021年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