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活誌 Behind Curtain | 藝@書

藝術行政也要勇於「藝想天開」

《藝想天開:平珩的創意工作學》 (皇冠出版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在台灣尚未有「藝術行政」觀念的1980年代,平珩就因為「皇冠舞蹈工作室/小劇場」的成立,啟動了「藝術行政」人生,「在誤打誤撞的不得已中,開始摸索這塊從沒人教過的領域」,累積40年的經驗,化為這一本《藝想天開:平珩的創意工作學》,讓大家看見藝術行政的各種工作眉角,如何也透過創意支持著藝術的發生……

這幾年,全台各地的藝術場館如雨後春筍般設立,成為地方政府的文化施政指標。「硬體」出現了,「軟體」須得跟進才能順暢營運,而這其中最重要的莫過於藝術行政人才的進駐。如果說,藝術的本質是開拓人們的想像,藝術家是將想像落實出來的人,那麼,藝術行政就是讓想像具體成真的協力者,因此,平珩認為,藝術行政也要勇於「不一樣」、「異想天開」,才可能在舞台上下創造出火花。

平珩有40年的藝術行政經驗,在台灣尚未有「藝術行政」觀念的1980年代,她就因為「皇冠舞蹈工作室/小劇場」的成立,啟動了「藝術行政」人生,「在誤打誤撞的不得已中,開始摸索這塊從沒人教過的領域」,此後,平珩身兼數職、角色多元,除了經營小劇場、創辦「舞蹈空間舞團」,也在藝術大學任教、擔任兩廳院總監和「表演藝術聯盟」首屆理事長,常任評審或諮詢委員以及長年推動校園舞蹈教育等,她的工作不只對內,更積極尋求國際交流。而今,她將40年身經百戰的行政經驗化為文字,出版《藝想天開:平珩的創意工作學》。

「寫了書之後才發現,自己管的事蠻複雜的。我們開始工作的時候,藝術行政是新的,很多東西都在嘗試,邊做邊想,慢慢整理歸納出一些方法。」《藝想天開》不是教科書,而是40年實務經驗的分享:從訂便當送禮這等「小事哲學」,到怎麼應對形形色色的國際編舞家、觀眾和文化政策的難題,平珩從自身和觀察旁人的應對中,提供許多想法上的參考,「看到別人做的好的部分,我會學起來」,例如:她從朱宗慶對會議流程的細節要求,學習到許多,也覺得受用。

「我希望不是做藝術行政的人,也能看看這本書」,平珩說,「大家都認為行政按表操課就好,但,只要是『行政』都有創意施展的空間,像釘書針要釘在哪個位置這是基本,在基本之上:像是版面設計、報告的起承轉合、時間管控、多幾個方案選項等,才是抓住老闆的心最重要的部分,但這一切最後要達成的,其實是你的工作目標。」

「我們常說,買便當都是最厲害的人,因為要搞定大家,讓人打開便當都會『哇!』這不簡單,這種費心大家都會看得到。當然,你也可以只把它當成『買便當』而已。」多費一點心和創意、多一點「雞婆」,即使要多繞一大圈才能對自己有所助益,平珩認為那都是「值得」的過程。

藝術行政,不僅要因應求新求變的藝術家及創作,還有台前幕後眾多需要關照的細節,因此,得在平時按部就班的務實基礎上,施展「八爪章魚」的靈活度與溝通創意,才有可能使命必達,「就算沒有舞蹈背景,只要有好奇心,還是可以打破框架,創造可能性。」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10/14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1期 / 2021年09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1期 / 2021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