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夢(臨佚名《仿郭熙雪山圖軸》)》
《浮生若夢(臨佚名《仿郭熙雪山圖軸》)》(耿畫廊 提供)
藝@展覽

腦殘山水 破除水墨傳統的鬼魅

早年以顛覆批判的行為藝術與攝影聞名的姚瑞中,近年居然拿筆畫圖,畫的還是「山水畫」!但用原子筆畫的山水谿壑,姚瑞中不改惡搞風格,在展覽「腦殘遊記」中,他將過去針砭政治、歷史所做的行為與影像攝影融入繪畫,揶揄當年的揶揄。他還加入當代視覺語彙如視窗和漫畫對話框,破除傳統水墨的結構,「台灣的水墨不能被中國傳統的鬼魅籠罩,即使是繪畫,我還是在談認同的問題。」

文字|吳垠慧、耿畫廊
第274期 / 2015年10月號

早年以顛覆批判的行為藝術與攝影聞名的姚瑞中,近年居然拿筆畫圖,畫的還是「山水畫」!但用原子筆畫的山水谿壑,姚瑞中不改惡搞風格,在展覽「腦殘遊記」中,他將過去針砭政治、歷史所做的行為與影像攝影融入繪畫,揶揄當年的揶揄。他還加入當代視覺語彙如視窗和漫畫對話框,破除傳統水墨的結構,「台灣的水墨不能被中國傳統的鬼魅籠罩,即使是繪畫,我還是在談認同的問題。」

腦殘遊記:姚瑞中個展

即日起~11/29 台北 耿畫廊

INFO  02-26590798

年輕起專搞行為藝術、拍攝廢墟的姚瑞中,二○○七年卻拿筆畫圖、開畫展,當時跌破不少人眼鏡。這個始於蘇格蘭酒廠駐村的轉變、帶點誤打誤撞的「美麗緣分」,至今仍讓他意猶未盡,藉由臨摹古帖營造出彷如傳統水墨的山川丘壑圖像,卻是由原子筆吐出的「墨水」建構的怪異世界,甚至帶點不懷好意的惡搞行為,幾年下來,姚瑞中創造出獨樹一格的「姚氏山水」風格。

截至近作展「腦殘遊記」,姚瑞中將他過去針砭政治、歷史所做的行為與影像攝影融入繪畫當中,揶揄當年的揶揄。

臨摹古人山水  揶揄個人歷程

個展「主角」《腦殘遊記》是一幅十二公尺的長卷,回顧過去廿年所做的十件行為藝術代表作,包括一九九四年《本土佔領行動》的裸體撒尿,一九九四至九六年《反攻大陸行動:入伍篇》當兵,一九九七年《反攻大陸行動:行動篇》的立正漂浮,二○○二年《萬里長征行動》的倒立等場景,這些象徵對威權體制揶揄和嘲諷的動作,已成為姚瑞中行為藝術的符號。

誠如《老殘遊記》作者劉鶚藉由書中主角、搖串鈴的江湖醫生老殘,把行走山東濟南一帶的遊歷見聞化為文字,姚瑞中這十件作品,也是過去廿年間他在四處遊歷的過程中,透過身體/行為的演出,批判台灣的政治與社會時局。廿年後回首這段「年少輕狂」,他在《腦殘遊記》畫中央,把現在的自己畫成一副捻花傻笑的模樣,左下角妻女提著便當前來餐敘,隱然暗示那段浪遊歲月已不復返,「當年自認乖張的反抗或顛覆行為,現在看來蠻腦殘的。」

這段腦殘過往,而今融入在姚氏山水畫中,雖然多數繪畫仍有古本參考,如《腦殘遊記》臨摹趙伯駒的《江山秋色圖》,但姚瑞中加入當代視覺語彙,如視窗和漫畫對話框的概念,破除傳統水墨的結構。這是他對中國水墨傳統的一種揶揄,「我的畫不是水墨畫,它就是畫」,對喜愛登山、對山景並不陌生的姚瑞中來說,身體力行攀爬百嶽的記憶感受深烙在體內,即使臨摹古人範本,這些記憶隨時湧現、引領畫筆行走的軌跡。

從一開始因為在蘇格蘭、畫筆較易取得的單純動機,姚瑞中開始畫畫,這些年來他邊畫邊想,邊想邊畫,倒也梳理出自身的「山水觀」,「你身在當代台灣,為什麼還是畫古人畫的中國山水?台灣的水墨不能被中國傳統的鬼魅籠罩,即使是繪畫,我還是在談認同的問題。」

維持嘲諷風格  筆畫自有趣味

這股顛覆水墨傳統的企圖,姚瑞中讓畫作具備強烈的裝飾性,對影響中國畫壇數百年、總視筆墨氣韻才是品級標準的文人畫來說,姚瑞中的畫作顯然無法以此作為品評準則。除此,他常以自傳體描繪私生活,也悖反文人畫鮮少琢磨藝術家私生活的慣例,如《浮生若夢》他描繪生命中八個重要時刻,包括出生襁褓、入北藝創登山社、服兵役、結婚生子等,正如多數人的生命經驗一般。

至於筆墨工具,姚瑞中早期使用原子筆和手工粗紙材,自創「春蠶吐絲皴」,現更換成線條較粗獷的藝術筆,顯現不同的視覺效果,他命名為「硬筆磨砂皴」。

年輕時選擇身體作為批判社會的媒介,而今已屆天命之年,姚瑞中提筆「畫」政治、臥遊胸中山水,像是「阿帕契女王」他在山水大川間添上一部直升機,而大阪道頓堀商圈著名的固力果招牌中的短褲慢跑男,這次也入了畫,藉其圖像影射只會跑步的馬總統。

雖維持一貫自我解嘲的風格,然而,從姚瑞中近期繪畫技術益發純熟來看,過去視水墨為腐朽之物而敬謝不敏的他,似乎也在筆畫線條間找尋到一番景致趣味,誠如他自言:「對照於現今社會處境,白目之輩大有人在,或可以說世風日下、人心不古,誰不腦殘?但山水美景人皆可攬,又何來腦殘之舉呢?」至於腦殘之後姚瑞中將如何發展?欲知詳情,且待下回分曉。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