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坂東「女形」形式的演出,提供人們一個省思的方向
如坂東「女形」形式的演出,提供人們一個省思的方向(言午 攝)
回想與回響 Echo 回想與回響 ECHO

坂東玉三郞觀後省思

爲什麼要顛覆身體?人人都需要嗎?這樣的表演藝術和我們每個人的生活又有什麼關係?

文字|黃承晃
攝影|言午
第2期 / 1992年12月號

爲什麼要顛覆身體?人人都需要嗎?這樣的表演藝術和我們每個人的生活又有什麼關係?

觀賞了坂東玉三郞的歌舞伎表演,又參閱了《表演藝術》第一期幾篇有關的分析資料,筆者認爲男扮女(或女扮男)的表演,除了顚覆身體,除了追求所謂的「女形」美之外,也許還有別的意義。爲什麼要顚覆身體?人人都需要嗎?這樣的表演藝術和我們每個人的生活又有什麼關係?…………這些都是可以進一步思考的問題。

二十世紀初,秘傳敎學(esoteric teaching)者葛吉夫(G. I. Gurd-jieff)在回答有關藝術問題時曾指出藝術的兩項功能:

一、藝術是用來保存和傳遞確實的知識。

二、藝術是個人用來和諧發展自己的手段,以成爲眞正的演員,也就是眞正的人。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會發現藝術和個人的內在密不可分。在葛吉夫的敎學中,個人內在的和諧發展需要①身體、情感與理智的和諧。②本質與個性的和諧。③素質與知識的和諧。④陰(女)性與陽(男)性特質的和諧。本文只就①和④兩點來討論;而其中陰陽的看法,根本就是中國的重要、影響也深遠的生命觀。不論是道家、道敎,還是氣功、太極拳,甚至在醫學中全都強調:個人身心的痛苦實源自陰陽的失調。它們也都各自發展出陰陽調和的理論與實踐的方法。

而在西方的心理學中,不論古今,都更爲直接了當地說:男人的裡面有個女人,女人的裡面有個男人;甚至說,每個人裡面都有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許多以男女交媾爲題所創造的古代藝術品,實際上指的就是一個人內在陰陽的和諧。

在本人所負責的劇團訓練中,也曾採用男扮女/女扮男的訓練方式。過程中各人情況不同,但每個參與的人都會發現自己的障礙,或理智、或情感、或身體。有人一開始理智上就交戰半天,和自己也和老師爭論一大堆爲什麼。有人則是情感,理智上都已交代淸楚,沒有不能嘗試的理由,但就是一直猶豫無法行動。另一些人則是身體上的問題;他們的理智與情感很快就能接受,但身體做不到,怎麼比劃都無法擺脫自己原來的姿態。

隨後,我們又進一步發現,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活在某種僵硬的形態裡,而在其中,理智、情感與身體簡直就像三個獨立的生命,各有各的想法與慾望。它們時而衝突、爭相爲王,時而狼狽爲奸、一起墮落。同時,每個獨立的部分本身,也一樣不和諧,充滿了各種意見與態度而爭執不休。

如果換個角度看這些不和諧,就能看出它們分成陰、陽兩大陣容,就像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生活在我們裡面,各有各的理智、情感與身體。有人的「男人」較強,有人的「女人」較強;不時又隨著外在的情況改變,使得較強的部分隱退,而讓較弱的部分顯現。

本來,我們面對各種複雜的生活情境,就需要這種改變,有時需要陽剛,有時需要陰柔。但實際情況呢?我們做不到,不是不夠、就是剛好相反。而且,通常不由我們選擇,是我們裡面的「男人」或「女人」自行決定的。事實上是「他」或「她」在宰制我們,我們是「他」或「她」的奴隸,我們的「我」經常不在。

讓我們回頭來看中國的太極圖:一陰一陽和諧在一個圓當中。這圓是個範圍,是規範、限制,也是紀律,是陰陽之外的第三種力量。如果沒這個圓,陰與陽只會四處亂竄,只會在偶然情況下出現短暫的和諧,它們不會「自然」和諧,也不會自己和諧。對每個人而言,這第三種力量,可經由人爲方式創造出來,而眞正的宗敎、敎學或藝術,其實都是這第三種力量的顯現。最後,我們還得知道,和諧有很多種,它有很多層次,而太極指的是最高層次。

對於前面提出的問題,筆者並沒有具體的答案。這和生命中一切的問題一樣,除了自己之外沒有任何其他人能給答案。這樣的問題,答案都在自己心中,都必須從認識自己下手。

 

文字|黃承晃 劇場工作者,人子劇團團長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