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游〉傳達整個生態汚染的危機。
〈地上游〉傳達整個生態汚染的危機。(謝米亮 攝)
即將上場 Preview 即將上場 Preview

游走於塵俗之外

「光環舞集」的新作

〈空中飄〉、〈箱上走〉、〈地上游〉──這次「光環舞集」的「大地漫遊」是結合意念、力量與氣,欲達成氣、身、心一體的新里程。

文字|陳怡如
攝影|謝米亮
第4期 / 1993年02月號

〈空中飄〉、〈箱上走〉、〈地上游〉──這次「光環舞集」的「大地漫遊」是結合意念、力量與氣,欲達成氣、身、心一體的新里程。

「大地漫遊」

2月13〜19日 19:30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想要以藝術文化來救國,需要長時期的生活素養。」舞集負責人劉紹爐侃侃而談,「不可能急就章的。」

此番編舞的動機乃以遊戲爲始,再將片段的自由即興釀成舞蹈。中國人的歷史責任與包袱太沈重,在欣賞舞蹈時難免會有壓力感。舞集的團長楊宛蓉說:「這是八歲小孩都看得懂、也看得開心的舞作。」

劉紹爐把老莊、靜坐、太極拳、舞蹈治療、接觸即興、日本舞蹈等多種材料的槪念,及在遊戲中人與人間的相互感應──如呼/吸間氣的走向、人與地板間重心/觸覺的改變、運作太極推手時的去來編成視/聽的節奏,使舞者能和觀眾相互呼應。藉著肢體的對話,舞者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情感/意識,無任何的個人技巧秀,卻讓技巧自然形於外,故內在的經絡氣脈亦隨之而大開。在他特有的東方肢體語彙中,呈現出人體解剖學上的力與美,也運用了建築理論與理化科學的精析,使得「即興」不只是隨興,而是在每一寸的停格與肌膚相親裏,都凝煉了縝密的琢磨與刻痕。他對於切分音的不規則性和簡約派重複樂句的冥想感特別喜好:「我就是要這種『節奏』!讓音樂的節奏、重力的位移和人的重心之間達成不尋常的平衡吧!」

〈空中飄〉是傳達與天地相合(大氣/土地)的理念,用一大塊布分隔了布下的男舞者與布上的女舞者;布下的男舞者匿身在布裏面如海波般地舞著,布上的女舞者站著感應男舞者的張力。這種由布盪漾出來的氣消氣長快速交替,如潮來潮往,滿溢了整個舞台。

〈箱上走〉是一齣結合了各種「力」的作品,包括重力、摩擦力、吸引力、相互作用力、抗力、阻力、推力……藉舞台上的人體來展現物理學和建築學上的理論基礎,並討論人與空間、人與物體間的關係。

〈地上游〉的表現方式乃世界首見:塗滿嬰兒油的四位舞者在塗滿嬰兒油的塑膠地板上游動。此齣舞分三個部分:「微小分子」是放大了超高倍顯微鏡下的世界,舞出了宇宙間的各種鍵結模式、吸斥關係、自轉、振動、公轉、大爆炸,及無底的黑洞;「城堡」描寫了建築物從根基搭建的結構;「氧氣」則是將舞者幻化爲大自然一切需氧的動植物,在缺氧的狀況下痛苦地吶喊與掙扎,乃爲對生態汚染進行強烈的控訴與溫和的抗議。

這將是一場後現代舞蹈表演,原創性相當高,自始至終都在衝擊觀眾的呼吸與心跳。從去年的七月編舞至今,每位舞者每次來跳的「工資」不過新台幣伍圓整。若不是爲了快樂與愛,若不是爲了領悟成長,台灣的舞者又有什麼別的來支持他們不斷地跳下去呢?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