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的佛拉明哥音樂都抹上了一層憂鬱色彩。
早期的佛拉明哥音樂都抹上了一層憂鬱色彩。(言午 攝)
回想與回響 Echo 回想與回響

滄桑的歷史,痛苦的呼聲 佛拉明哥音樂

西班牙克莉絲汀娜.歐亞絲舞團(Ballet Christina Hoyos)於九月底來舍表演。第十一期的《表演藝術》雜誌刊出賴秀峯和許金仙女的兩篇專文,並於國家演奏廳舉辦一場演講。然而,所有的焦點都集中於舞蹈方面,忽略了佛拉明哥(flamenco)的另外三分之二:歌唱與吉他音樂。本文的目的就是要爲其音樂作一簡介。

文字|韓國鐄
攝影|言午
第13期 / 1993年11月號

西班牙克莉絲汀娜.歐亞絲舞團(Ballet Christina Hoyos)於九月底來舍表演。第十一期的《表演藝術》雜誌刊出賴秀峯和許金仙女的兩篇專文,並於國家演奏廳舉辦一場演講。然而,所有的焦點都集中於舞蹈方面,忽略了佛拉明哥(flamenco)的另外三分之二:歌唱與吉他音樂。本文的目的就是要爲其音樂作一簡介。

義裔美國畫家沙金(John S. Sargent, 1856-1925)一八八二年作了一幅油畫,取名《哈勒歐舞》El Jaleo。其佈局是一間典型的歡聚所(juerga),設備簡陋,只掛着兩把吉他。後方靠牆的一排人,左起第一人舉手猛烈擊掌,接下來兩人低頭專注彈奏吉他,再來的歌者仰首「痛苦」地高歌,最右又有一人擊掌和兩名女子揮手欲舞。畫的前景是一個盛裝的女獨舞者,身體微微後傾,右手略彎,似乎在轉換一個舞姿。人物的表情皆刻劃深入之外,畫家又將右側的光投射舞者的白衣上,使之成爲焦點,和較陰暗的背景形成強烈的對比。整個畫面所呈現的情緖高漲,劇力萬鈞,正是一場佛拉明哥樂舞表演的眞實反映。而佛拉明哥不僅是歌(cante)、舞(baile)和吉他音樂(toque)的三合一藝術,也代表着一種生活方式,有慷慨、狂熱、豪放和不受拘束的特性。

多種來源

雖然一般都公認佛拉明哥是西班牙南部安達魯西亞(Andalucia)地區吉普賽人的樂舞,但是有關它的起源却衆說紛紜,有人從字義去推敲,有人從種族去探索,不下十來種之多。(註1)比較受接受的說法是吉普賽人從北印度出發,幾經跋涉,由北方(包括經由佛蘭德Flan-der地區)而來到西班牙南部,帶來一種混雜的音樂。而其陸續到達的時間則從公元第八世紀到第十六世紀。無論如何,這種樂舞有可能包含北印度、阿拉伯、猶太,乃至於拜占庭的元素,後來又注入西班牙南部的養分,然使其定型而揚名的則是居住在安達魯西亞的吉普賽人是不容置疑的。

西班牙於第十五世紀統一,但天主敎王國却強迫境內的猶太人和回敎徒更改信仰,吉普賽人改變生活方式。這三種人被迫流離失所,避到山區過着困苦的生活,後來又加入一些不滿時政的基督徒。儘管這些人的信仰和生活是那麼不同但却都有相似的苦難命運。而最能以歌聲來表現這種痛苦心境的則非吉普賽人莫屬。佛拉明哥的種子就是在這種土壤中培育出來的。(註2)這也就是爲什麼大部分早期的佛拉明哥音樂都抹上一層憂鬱的原因。這種音樂到了十八世紀中葉漸漸傳到城市,流行於吉普賽人集中的社區。到了十九世紀中葉而變成咖啡廳的娛樂節目,吉他也適時成爲必備的伴奏樂器,由於商業的需求,也開始產生了職業歌手和舞者。到了二十世紀上半葉,它有過一段消退的命運,著名的作曲家法雅(Manuel de Falla, 1876-1946)還在一九二二年和一群友人合作舉辦比賽,以刺激其復甦。不過二次大戰之後,佛拉明哥終於重放光芒,到現在它已成爲整個西班牙的「國樂」了。

音樂的特點

和一般歐洲音樂不同的是佛拉明哥音樂以獨唱(奏)爲主(舞蹈也較多獨舞)。其和聲的運用只限於吉他的伴奏,但也常常有「自創」的和弦。音階的運用比較有限,雖然有大、小調,但最常聽到的是弗里吉安調式(Phrygian),即E、F、G、A、B、C、D,或其變形(升第三度音)(註3)。這種音階在伊斯蘭文化中也被廣泛地運用。再者,佛拉明哥樂句的終結式(cadence)也經常以第二度作導音(F→E)。(註4)

節奏上,佛拉明哥有自由及有拍子的兩種。後者可以分爲三類,即十二拍類、二拍或四拍類和三拍類。後二類和一般歐洲音樂相似,但第一類比較有特點,是有多種組合可能性的複合拍子,而其重拍也不一定在小節的開端。(註5)例如:Soleares曲式的十二拍是1245791111(^爲重拍)。

許多佛拉明哥的歌曲都以感嘆詞〝Ay〞開始,這是唱者在尋找靈感,徵求共鳴。其實,在整個演唱(奏)的過程中,藝人們和聽衆都在尋求一種「杜安德」(duende)精靈──即心靈相通之處。「沒有杜安德,佛拉明哥就變得庸俗而乏味了」(註6),由此可見這種音樂之生命氣息。另外,聽者隨時揷入的「歐勒」(olé)叫好聲,此起彼落,也是一大特點。至於聽者、唱者的擊掌,舞者的踏地、擊掌、鳴指等,節奏複雜生動,雖然是興之所至,却也算是音樂的一部分。

吉他最初只作爲歌唱和舞蹈的伴奏,但慢慢地間奏樂段發展出獨立的器樂曲,包括從古典吉他學習來的技巧。然而佛拉明哥吉他的特點一聽就可以分辨得出,因爲奏者用的力度較強,掃(stru-mming)的技巧極多,旋律樂句較短;再者其音色也比較脆而亮。

不論是歌唱、舞蹈和吉他音樂,即興的成分都很強,這是它生命力旺盛的原因之一。

曲式分類

目前所知的佛拉明哥曲式有六十多種,有的來自宗敎,有的源自民謠,有的來自某區域,有的純由吉普賽人所創,有的新近才演變出來,有的已逐漸消失。依內容,這六十多種曲式可以歸納爲三大類別:「深沉佛拉明哥」、「一般佛拉明哥」和「輕鬆佛拉明哥」。但這三分法也可以單純用於歌唱、舞蹈和吉他。以下就是從歌唱的立場來談這三分法:(註7)

㈠深沉之歌(cante jondo),也稱大歌(cante grande)。這是最原始的佛拉明哥音樂,其他各類之本,也是最難表現的一種,據說只有吉普賽人才能唱得傳神。這種歌曲唱時音色十分沙啞粗糙,樂句長短不定,節奏自由,裝飾音及微分音極多,是最接近「東方」的一類。深沉之歌的歌詞都和痛苦、哀傷、挫折、失望有關,是地道的悲歌,有的連吉他伴奏都不用。屬於深沉之歌的曲式有十幾種,如caña, debla, martinete, soleares等。

㈡一般之歌(cante intermedio),介於前後二者之間,沒有第一類的嚴肅和深沉,節奏比較明顯,一定用到吉他伴奏。這一類來自安達魯西亞區,總的數量較少,如petenera, tar-anta, tientos等。早期無此分類。

㈢輕鬆之歌(cante chico),最常聽到的一種,旋律流暢,節奏分明充滿歡樂情趣,除了吉他的熱烈伴奏之外,舞者的擊掌、鳴指、踏足以及響板(非吉普賽人的樂器),乃至於叫聲都是其一部分,聽衆也常參與擊掌和呼叫。這種音樂含有拉丁美洲的影響。其曲式多達三十多種,如alegrias, buleria, fandango, jaleo等。

近來也有人提出第四類:流行佛拉明哥,專指觀光咖啡廳和影片裡的通俗演出,有「不入流」之意。

佛拉明哥和藍調

大家都知道藍調(blues)是美國黑人的著名樂種之一。佛拉明哥的音樂和藍調兩者有許多因素十分相似,値得作爲比較。例如兩者開始都是各該國南方受歧視的少數民族表達命運坎坷的悲歌,都用多數民族的樂器伴奏,在娛樂場所表演而成名,即興成份居多,以獨唱形式爲主,最後都變成代表各該國的音樂。

附註:

1. Israel J. Katz,〝Flamenco,〞The New Grove Dictionary of Music and Musicians (1980), vol.6: 625-6。

2. D. E. Pohren, The Art of Flamenco (Sevilla: Society of Spanish Studies, 1972): 40。

3.Claus Schreiner, ed., tr. by M. C. Peters, Famenco: Gypsy Dance and Music from Andalusia(Portland, Oregon: Amadeus Press, 1985):136-7;其他可能之音階見l.:627.

4.其終結句程式總是A小和弦→G大和弦→F大和弦→E大和弦,或者同一程式和弦的變形。

5. 同3.:139.

6. 同2.:45.

7. 同3.:68-9;另參考其他資料。

 

文字|韓國鐄 北伊利諾大學音樂系教授、國立藝術學院傳統藝術研究所所長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