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專欄 Columns 專欄

文化的邊緣與中心

戲劇是精鍊語言和維護語言的堡壘,如果我們堅持中國語文的戲劇,在主觀認知上就不致流爲邊緣地帶。

戲劇是精鍊語言和維護語言的堡壘,如果我們堅持中國語文的戲劇,在主觀認知上就不致流爲邊緣地帶。

一向以自己語文而自傲的法國人,愈來愈驚覺到法國的語文已被外來語嚴重地汚染了。這外來語指的是英語,或者更確切地說是美語。在法國再度引起了捍衛法語純潔性的大辯論。

在台灣,我們的國語豈不也有類似的處境?政府的官員以會說「美語」爲榮。即使不會講的,也要努力設法在中文中夾用一二英文字彙,以便跟上時代。非只官員,連大學敎授、大學校長也不例外,倘若在言談中不夾用一二英文字,深怕被人貶損了自己的學問。

語文代表了整體文化現象。英國大概自從工業革命成功,取得了海上霸權,在世界上各個角落廣佈殖民地之後,就漸漸奪得了世界文化的主導權。二次大戰後,美國起而代之,成爲英語世界的中心;換一句話說,也就成爲世界文化的中心。我國文化,包括海峽兩岸在內,在今日的情勢下,不得不坦然面對這種已經處於邊緣地帶的現實。

前些時,兩部曾獲得坎城影展及柏林影展大獎的國片《霸王別姬》和《喜宴》,本已蜚聲國際影壇,但國人仍以未獲得奧斯卡外語片金像獎爲憾。這種心理十分淸楚:把在美國的奧斯卡影展獲獎看作是最高的榮譽!

我們的戲劇自然也脫不了美國的影響。紐約的百老匯、外百老匯、外外百老匯的任何風風雨雨都會打濕了我們的舞台。我們的劇團也以能夠赴美演出(雖然是只能在華僑的圈子內)爲榮。可惜的是美國尙沒有一種最佳外語舞台劇獎,否則一定也會成爲邊緣地區(包括我們在內)競逐的對象。

文化的中心與邊緣,是經濟、社會、人文等複雜的因素在長時間的歷史進程中輻湊而成的結果,當然不是個人的意志在短時間內可以扭轉的現象,也更沒有理由必定要滋生「取而代之」的霸權心理。未來理想的世界應該是一個多中心的世界。美國作爲英語世界的中心沒有理由必然會壓制或取代中國語文的中心,除非是所有的中國人都故意放棄自己的語文,像新加坡和目前的香港。

戲劇是精鍊語言和維護語言的一個堅強的堡壘。如果我們仍堅持中國語文的戲劇,在主觀的認知上就不致於眞正流爲邊緣地帶。

中國的戲劇和中國的電影,首先應該贏獲中國觀衆和中國評論者的歡心和肯定,比汲汲徵逐於歐美的市場更値得努力。

法國人維護法文的純潔性是不肯放棄自己的中心,難道中國人就如此的不珍惜自己的文化中心嗎?維護和發展中國語文的戲劇就等於爲未來理想的多中心世界文化盡一分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