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平靑毅飾演的雕像跑到觀衆席中和觀衆四目交接,引發情感上的互動。(林俊宏 攝)
舞蹈 演出評論/舞蹈

小劇場內的大製作 評台北室內芭蕾〈失落的影像〉

〈失落的影像〉是個大氣魄、企圖心強的作品。創作者在色彩、舞蹈語彙、音樂,和燈光的運用上都別具用心。然而局限於實驗劇場內表演使得作品效果不彰,格局隘小。

〈失落的影像〉是個大氣魄、企圖心強的作品。創作者在色彩、舞蹈語彙、音樂,和燈光的運用上都別具用心。然而局限於實驗劇場內表演使得作品效果不彰,格局隘小。

《衝突》

8月4〜12日

國家劇院實驗劇場

成軍三年的台北室內芭蕾舞團在經歷解散的陰影之後,今年再次入選國家劇院實驗劇場春秋舞集。推出的舞碼有蔣秋娥的Port de Bras、〈跳針〉、〈失鳴鳥〉、〈衡突〉和〈長廊〉,潘怡芳的〈歸零〉以及余能盛的〈失落的影像〉。經由搬演有別於傳統古典芭蕾的創新舞碼,室內芭蕾企圖卸下芭蕾舞團因襲陳舊的形象,尋求建立前衛新潮的風貌。

此次演出宣傳的重點落在旅德十年,現居副藝術指導之職、專程返國排練的舞蹈家余能盛身上,而他在台首次演出的作品〈失落的影像〉自然地成爲衆人注目的焦點,爲演出的壓軸舞碼。

〈失落的影像〉宏大的氣勢

〈失落的影像〉原本是個爲大劇場設計的舞蹈,運用寬廣深邃的舞台、層次分明的燈光和精準的舞台技術來烘托作品宏大的氣勢。如今爲了將就實驗劇場的條件,部分設計必須加以更動或做不同程度的修改。因此在舞蹈段落、演出人員編制、服裝道具、燈光設計以及表演空間都做了精簡的安排,力求達到原作的風貌。

在音樂〈布蘭詩歌〉的歌詠中,舞台後側的平台上站立著一尊代表理想美好的金色雕像。緊接著在黑暗中打出幾道強光,現出幾名舞者,舞出代表各段落的語彙後,結束序幕。第二段出現在台上的是代表神聖純潔的白色雕像。此時舞台上的一對情侶,伴著中美洲音樂舞出歡愉優雅的芭蕾雙人舞。而後男子自士兵手中接受軍服從軍,留下女子舞出哀怨如歌的獨舞。再次現身的雕像身上滴滿紅色的油彩,象徵戰爭的血腥殺戮。在血色氤氫中兩名士兵舞動大刀,伴著軍樂聲殺個你死我活。手舉木棍白旗的示威婦女穿梭在兩造之間,以葛蘭姆風格的舞姿表現內心的忿怒無助。最後,一名士兵中劍倒地,結束第三段。代表不幸、饑餓與悲傷的藍色油彩,自天而降滴滿了雕像全身。死亡的士兵倒臥原地,一名女子披頭散髮地奔出,時而狂亂,時而顚仆地舞出喪子婦女的悲痛。接著出現手執竹籃的婦女四處撿拾散落的救濟米糧袋,露出收穫的歡悅,結束第四段。第五段是象徵罪惡與死亡的黑色獨舞;雕像由凝滯不動的立姿轉爲單腳站立向上延展的姿勢。一連串的仆跌、倒臥、翻滾,將雕像自平台帶到地面。旋轉、跌落和爬起,扭曲、翻轉和延伸,黑色雕像在平台和觀衆席間掙扎地舞動身軀。最後回到平台上,在落下的水花中洗去全身的汚穢。末了全舞回歸到序幕一段的舞蹈,在明亮的燈光下重現理想的金色年代。

在實驗劇場演出效果大打折扣

在余能盛的監控下,演出團體儘量地保持〈失落的影像〉的原貌;但是由於小劇場的限制,以及舞台和觀衆距離的拉近,一些原先利用劇場空間、距離和技術產生的效果便大打折扣,產生非預期的效應。

首先,小劇場空間有限,使得原先利用劇院空間和距離產生的疏離和中立感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舞者和觀衆四目交接,舞者的表現和反應直接投射到觀衆身上,引發情感上的互動。其次由於劇場無法容納下高聳的平台,取代的是個小平台,於是站立於平台上的雕像沒有巍然矗立的莊嚴神性,反而有著些許偶人的卑微性格。而自天而降的聖水也因爲屋頂瓜棚高度較低,無法製造出高遠聖靈的氣氛,反而變成凡俗的淋浴景像,令人莞爾。

觀衆席斜後側外加聚光燈,在開關之間產生擾人的噪音;而金色段落中明亮的燈光則在近距離內閃耀著刺眼的光芒,連帶地在燈光下舞動的舞者顯得咄咄逼人。

總結來說,〈失落的影像〉是個企圖心強的作品,創作者在色彩、舞蹈語彙、音樂、燈光的運用和選擇上都別具用心,是個大氣魄的舞蹈作品。然而局限於實驗劇場內表演使得作品效果不彰、格局隘小。若是改在大劇院演出想必是另一番不同的氣象。

 

文字|趙玉玲 英國拉邦中心舞蹈研究生

PAR特展風景書店5.5-6.24廣告圖片
台新藝術-表演獎6/10-16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
世界舞台 盡在你手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