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華園當家小生孫翠鳳飾演耶律靑龍。
明華園當家小生孫翠鳳飾演耶律靑龍。(明華園歌仔戲團 提供)
焦點 焦點

天價不抵自製 明華園新戲《燕雲十六州》

去年省敎育廳撥千萬邀明華園與台灣省交樂團合作一齣嶄新歌仔戲,幾經考量,明華園放棄了這史無前例的天價,自行製作,延聘大陸編曲家山風渡海跨刀譜曲,中廣國樂團演奏。

去年省敎育廳撥千萬邀明華園與台灣省交樂團合作一齣嶄新歌仔戲,幾經考量,明華園放棄了這史無前例的天價,自行製作,延聘大陸編曲家山風渡海跨刀譜曲,中廣國樂團演奏。

明華園'96年新戲《燕雲十六州》

9月11、12日 19:30

《濟公活佛》

9月14、15日 14:30

國家戲劇院

我崇敬眞理,眞理將我害

我相信因果,因果招凶來

──耶律靑龍(孫翠鳳飾)

近兩年未推出新戲的明華園,又有「新齣頭」了。經過一年多的籌備,一度變更合作對象,甚至放棄省敎育廳提供的一千萬元製作費,這齣《燕雲十六州》未上演即成爲歌仔戲圈討論的話題,喜愛明華園的觀衆們正喜孜孜地期待新戲登場,而不認同明華園風格的評論者,也仍舊虎視眈眈地準備將它「拆食落腹」。歷時一甲子的明華園當眞是歌仔戲界的熱門話題。

《燕雲十六州》原爲明華園去年的年度大戲,當時省敎育廳撥出一千萬元製作費,邀請明華園與台灣省立交響樂團合作一齣嶄新的歌仔戲。經過幾個月的考量與評估,明華園放棄了這個史無前例的「天價」補助機會,決定獨立自製。

歌仔戲中的歷史

一仍歌仔戲慣常搬演歷史劇的模式,《燕》劇只呈現一點點歷史面貌,借用故事所處時空搬演歌仔戲中的「歷史」。史實是公元九三六年,五代後晉高祖石敬塘將燕雲十六州割讓給半游牧民族契丹(遼國),漢室成了「兒皇帝」。這塊長城以南的漢人地區也因此被迫成了「族群融合實驗室」,本劇由此展開。

遼帝耶律述律(陳勝國飾)少年懵懂之時,與幽州名妓白雪讌爾悠遊數月,留下未曾謀面的兒子便吿分離。遼帝與遼后無子嗣,晚年得病又逢趙匡胤(宋)攻遼,親族皆覬覦王位,各懷鬼胎。遼帝所可信任的反而是他早年收留的少年耶律靑龍(孫翠鳳飾),打從初見便有著說不出來的緣份,靑龍長成後升爲督總管,率遼軍征戰。遼帝自知不久人世,命耶律靑龍爲他完成最後一件心事──尋找兒子。

幼年受盡歧視的耶律靑龍與母親白雪曾蒙君家收留,靑龍與君家女雨宮(鄭雅升飾)靑梅竹馬,一齊玩樂。一身素民打扮、爲主尋子的靑龍在幽州與親人故舊重逢,遇上了可敬的對手柴榮(張秋蘭飾),亭亭玉立的君雨宮爲柴榮收爲義妹,三人惺惺相惜,但因彼此生存在對峙的政權之下,難免心存芥蒂。

尋人途程中,靑龍遇到詐死騙財的林玉娘、林杜財母子,林玉娘正是當初因「不暇分身」而推白雪冒名代爲待客(遼帝)的紅牌妓女。靑龍將林氏母子帶回朝中,玉娘不敢說明往事的眞相,衆人將錯就錯,自以爲功德圓滿。靑龍久憐兵衆爲長年征戰所苦,遂趁機向遼帝提出歸還燕雲十六州,遼帝答應,然而這份善意卻引起漢室新主宋太祖趙匡胤猜疑,而久經政權遞嬗、烽火不息的幽州居民,對於回歸漢室,也是充滿疑慮與不安,禍福難卜,經靑龍按撫,居民張燈結綵、夾道歡迎漢軍接收。孰料漢軍焚城,而此時白雪正赴幽州探視兒子,無意間靑龍得知自己的身世,一時間天旋地轉,認同錯亂,在故鄕保衛戰中和君雨宮雙雙隱沒在倒塌的城垣中。

音樂薌劇化

自行製作的《燕雲十六州》遠赴大陸延聘編曲家山風(江松民)渡海跨刀,他遍觀明華園所有的演出錄影帶,配合《燕》劇劇本作音樂,完成的曲譜則由劇團主胡陳孟亮領導中廣國樂團排練演奏。

明華園曾是台灣第一個採用國樂伴奏的歌仔戲團,過去均由本地樂師編曲,近年來兩岸交流,台灣歌仔戲的演出出現了迥異於本地傳統的聲音。來自大陸的薌劇音樂因配合劇情編作,劇情內容與音樂交融,提升戲劇整體感,專業戲曲編曲家創作出趨近於歌仔戲的音樂情態,在聲音藝術的表現上,大不同於台灣傳統樂師憑藉默契做歌調串連合奏、或者國樂編曲跨刀歌仔戲音樂的呈現。近年台灣亦有大型歌仔戲出現薌劇編曲家的作品,而一向堅持獨立創作精神的明華園,也搭上了音樂薌劇化的列車。在團中被稱爲「社長」的製作人兼團長陳勝福表示:「創作」是明華園最大的特色,山風的編曲,帶進了新編的唱腔,在唱腔與音樂的質、量兩方面都大幅擴充;「我們堅持歌仔戲這門綜合藝術要有專業的人才投入,只要東西好即使是外國人來做也無所謂,若有好的同行,主角換人也可以,但是,劇本一定要是自己創作的。」

陳家老四陳勝國近十年來爲明華園編導了二十多齣戲,新戲《燕雲十六州》亦由他著手編作。雖然是歷史時空,可是對應到台灣近代史,不覺心有悽悽。據他表示,台灣有如千年前的幽州城,敵對政權三不五時的文攻武赫或兵臨城下,有著族群融合的衝突、成果與心結,有著相異語群互動之後產生的多語及新語彙的加入,也有血洗鎭壓的歷史經驗,善、惡、悲、喜都可在現代觀衆的理性與感性之中引起思考。

八月在高雄試演是此劇首度面對觀衆。「試演」是明華園堅持的製作流程之一,製作人在觀衆席中觀察每個人的感受與反應,再透過訪談及問卷中觀衆提出的建議加以改進;錄影下來的演出帶也將成爲團員「大批鬥」的根據。陳勝福一邊拆組舞台模型一邊充滿自信地說:「歌仔戲沒有所謂傳統與創新的衝突問題,它是漸進發展的,而且創作力很強。」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