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克特劇場雖小,但設備及效果俱佳。
貝克特劇場雖小,但設備及效果俱佳。(The C.U.B Mal House 提供)
交流道 交流道/澳洲

爲創造文化競爭力做準備

邁向二十一世紀前夕,澳洲政府決定詳盡修訂文化政策,爲創造文化競爭力做準備。邀請亞太地區各文化中心參與的「亞太表演藝術中心協會」,正是這樣指導原則下的成果之一。

邁向二十一世紀前夕,澳洲政府決定詳盡修訂文化政策,爲創造文化競爭力做準備。邀請亞太地區各文化中心參與的「亞太表演藝術中心協會」,正是這樣指導原則下的成果之一。

在澳大利亞政府於一九九四年十月所發表的文化政策引導之下,素有澳洲文化之都之稱的維多利亞州墨爾本市的維多利亞中心(Victorian Arts Cen-tre),於籌劃兩年後向亞太地區之各文化中心發出邀請函,召開籌組「亞太表演藝術中心協會」。

組織規劃淸晰

會議於一九九六年十月十七、十八兩日於墨爾本市維多利亞藝術中心舉行,與會的代表一致同意將「協會」定位爲一非政治性之專業表演藝術組織,以避免政治干擾,因此,會員以亞太地區內之各表演藝術中心或其代理機構爲對象。

協會設主席(Chair)一席,以及執行理事(Executive Council)六席以主持會務及服務會員,並在協會下設一實質性之秘書處以協助主席處理各項會務。

首屆之主席經推選爲維多利亞中心,該中心並將負責組成秘書處,同時負擔未來五年內之所有行政業務。

首屆之執行理事經推選爲:愛知藝術中心(名古屋)、中正文化中心(台北)、菲律賓文化中心(馬尼拉)、漢城藝術中心(漢城)、新加坡藝術中心(新加坡)以及雪梨歌劇院(雪梨)。

預訂未來五年之年會主辦單位(會員)爲:一九九七年──漢城藝術中心、一九九八年──菲律賓文化中心、一九九九年──愛知藝術中心、二〇〇〇年──雪梨歌劇院以及二〇〇一年──的新加坡藝術中心。

建立文化競爭力

二十一世紀很明顯的將是一個以文化爲經濟競爭後盾的時代,文化體質的良窳,與文化國際觀的建立將攸關著國家競爭力的強弱。

澳大利亞是一個天然資源豐厚的國家,然而過去因爲偏安南半球一隅,缺乏競爭壓力,文化上又未能忘情於有著深切臍帶關係的歐洲大陸,是亞太地區一塊難以定位的土地。

如今眼見亞洲其他「小國」紛紛以強勢經濟實體躍起,奔向二十一世紀,而澳大利亞卻在爲逐漸攀昇的失業率所苦惱,環視世界各國在本世紀所同樣面臨的意識型態解體與改變的衝擊,澳國政府痛定思痛,決定大刀闊斧的改革其文化面貌,制定詳盡的文化政策,預定於數年之內有計劃的從敎育著手逐步翻修其文化體質,最後創造出其在亞太地區以及世界市場上的競爭力。

「亞太表演藝術中心協會」只是在這樣指導原則之下的一個「小」環節,然而也已充份的表現出其地方政府,對於聯邦政府政策的體認與支持。

角逐世界舞台上的位置

然而,還在調整階段的澳國對亞太地區的關係,似乎難以擺脫過去長久以來「白澳政策」的陰影,雖然在經濟與政治上極力拉攏、討好日本與中國,但是短時間內還是難以與其他亞洲國家產生共鳴。

對內,澳國長期以來的社會福利制度,固然使其人民生活安穩,但是相對的也缺少了競爭刺激下的創造力,這也已充分的呈現於其許多藝術表現之中。

但是從過去三年以來澳國許多動作來看,其舉國決意進入亞洲、進入世界的企圖心,卻不能令人忽略,該國政府在政策配合上的效率亦使人動容。

事實上,即使在亞洲也不只有澳國一國展現著這樣對新世紀的企圖心與行動力,正在建築藝術中心硬體的新加坡與自願爲「亞太表演藝術中心協會」發展網路(inter-net)系統的韓國,亦淸楚的顯現了他們角逐世界舞台的意念。

回觀在「改革」之聲中蹣跚前進的台灣,一旦參予國際社會組織,很容易的便照見出我們在文化體質上的「內憂外患」。

我們實在應該拿出最嚴肅的態度來面對文化議題,因爲它絕對將是二十一世紀國家競爭力的基礎與關鍵,而一切的政治與經濟之進退,均將取決於文化體質的優劣。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