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透過科技,音樂家們可以在不同地方同時進行排練。(林俊宏 攝)
回想與回響 Echo 回想與回響

科技與藝術對上話了嗎?

科技音樂會觀後

這場由交通大學主導的音樂會其實就是一次科技的展演,音樂家們利用「電傳視訊網路」讓舒伯特的《菩提樹》在兩地同時進行排練。但是由於技術上的限制,使得兩地聲音的傳輸延後大約0.5秒。這樣的演出重要的意義應該是在於把科技應用技術與藝術作結合,爲傳統的演出型態開創出另一種可能性。但是,如果單純以欣賞一場音樂會的角度來看這場展演,它失去了合奏者在演出當中彼此之間氣息的相互呼應所產生的合作感。

這場由交通大學主導的音樂會其實就是一次科技的展演,音樂家們利用「電傳視訊網路」讓舒伯特的《菩提樹》在兩地同時進行排練。但是由於技術上的限制,使得兩地聲音的傳輸延後大約0.5秒。這樣的演出重要的意義應該是在於把科技應用技術與藝術作結合,爲傳統的演出型態開創出另一種可能性。但是,如果單純以欣賞一場音樂會的角度來看這場展演,它失去了合奏者在演出當中彼此之間氣息的相互呼應所產生的合作感。

今年是舒伯特二百歲的生日年,除了樂界人士熱烈討論他的音樂之外,連科技也搭上了這股風潮,音樂家們利用「電傳視訊網路」讓舒伯特的《菩提樹》在兩地同時進行排練。這樣一個新鮮的創意,應該也可以算是最特別的一種祝壽型式吧!

用科技結合藝術

一踏進這場名爲「印象.傳眞.舒伯特」的音樂會位於外貿協會台北國際會議中心的會場,只見台上擺著二架平台式鋼琴(後來才知道其中一架是有一百多年歷史的古鋼琴),以及一般音樂會少見的數部攝影機及一大一小銀幕。在主持人「新竹!新竹!聽到請回答」的測試聲中才知道,這場音樂會即將在台北、新竹、台中、高雄、花蓮同步舉行。

由施振榮先生的全程與可以約略猜出這場音樂會與科技的特殊關係。事實上,這場由交通大學主導的音樂會其實就是一次科技的展演,在主講人鋼琴家辛幸純與小提琴家彭廣林、女高音傅上珍、男高音阮文池等人的討論及共同演出中,將舒伯特的音樂以及另一種型式與展演在觀衆面前。

這個「節目」(比「音樂會」更適當的說法)基本上是以音樂演奏附解說的方式呈現。這樣設計的理由,據主講人辛幸純的解釋,是因爲現在的科技還無法傳輸良好的音質,倒不如多一些講解,效果也許會比較好。而且爲了增加可看性,在講解中也穿揷了一些與主題相關的圖片與音樂的播放,只可惜在時間的配合上稍有誤差,未能在該出現的時候出現,導致節目流程不夠順暢。

在現代鋼琴上演奏過之後,辛幸純換到舒伯特時代的古鋼琴上彈奏《紡車旁的葛麗卿》Gretchen am Spinnrade,試圖將演奏的氣氛回歸到舒伯特當時的音樂美學中。在現場聆聽古鋼琴的音色,的確與現代鋼琴有很大的不同,除了所有的音都比現代鋼琴低半音之外,古鋼琴本身散發出較多質樸的「木頭」音色,也比現代鋼琴給人多一點溫暖的感受。只是,透過網路的傳輸,不知於新竹、台中、高雄及花蓮的聽衆是否也能有這般的體會?

傳輸仍有瑕疵

節目的最高潮,也是演出的重點,就是鋼琴家辛幸純在台北現場演奏,男高音阮文池在新竹現場同步演唱,這樣的嘗試實在令人好奇結果會是如何?透過現場的音響設備與銀幕,可以聽到、看到其他現場傳來的聲音與影像,但是由於技術上的限制,使得兩地聲音的傳輸其實會延後大約0.5秒,一來一回的過程就延遲了大約一秒鐘,所以要如何克服這個問題就是一大挑戰了。因爲選曲的關係《菩提樹》的樂句與樂句之間有鋼琴間奏可以稍微調節拖慢的拍子,再加上演出者事先排練過一些「掩飾」的小技巧,所以兩地的演出者雖然實際上仍不免相互等待,但是這樣的嘗試效果算是相當令人耳目一新的。

這樣的演出另一個特點應該在於各地的觀衆都可以參與問題的討論,很可惜的是當天的討論中主持人較少顧及其他現場的觀衆,以致於這部分的特色未能凸顯出來。此外在現場音量的控制上也不甚理想,台北以外的現場觀衆報怨音量太小,而在台北現場的觀衆又被其他現場觀衆講話的超大音量嚇一跳。也可能因爲是第一次嘗試,現場的畫面轉換有些混亂,似乎需要一位「導播」來控制各個現場場景的切換,才不致於發生「畫面」與「聲音」不搭軋的情形。

現場感無法取代

在演出結束後的訪問中,筆者問主講人一個問題:「如果是您自己的音樂會,您會不會以這樣的方式來呈現?」辛幸純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但她表示,未來的科技可能可以達到傳輸完全沒有延遲的地步,那麼在交通這麼擁擠,大家都這麼忙碌的情況下,以這樣的方式來爲音樂會排練未嘗不是省時間的好辦法呢?另一方面,生活在現代的音樂家們都在擔心觀衆似乎不來聽音樂會了,而自己夾在現代音樂科技與商業性質濃厚的演出之間卻有動彈不得的無奈感;而從另一個角度來思考,這樣的演出是否也提醒音樂家可以嘗試將音樂與科技結合的其他演出型式呢?

展演結束後施振榮先生的致詞其實更耐人尋味。主持人詢問在前次與故宮有關的展演中,故宮的工作人員不斷強調,不論科技如何發達,還是希望民衆能親自到故宮來欣賞展品。對於這個說法,施先生信心滿滿地表示,他相信科技絕對可以作到不失眞的地步,所以人們在家中觀賞展覽與欣賞音樂會一定是可以達成的目標。但是,筆者認爲,這樣的演出重要的意義應該是在於把科技應用技術與藝術作結合,爲傳統的演出型態開創出另一種可能性。但是,如果單純以欣賞一場音樂會的角度來看這場展演,它的品質其實是粗糙的。最重要的是,它失去了合奏者在演出當中彼此之間氣息的相互呼應所產生的合作感,甚至,在另一地的演出者也感覺不到其他現場的觀衆與演出者一同呼吸那種只有在現場參與才能得到的感動。這是不是也意謂,無論科技再怎麼發達,現場演出與實體呈現其實是無法完全被取代的?這個問題,就讓音樂家們在紀念舒伯特之餘,努力去思索吧!

 

文字|劉佩貞  美國Dresel大學藝術管理碩士

專欄廣告圖片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
年鑑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