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正紀念堂廣場爲此次音樂會場地。(新象藝術 提供)
焦點 焦點

古典、流行的另類接觸

超級男高音加流行歌后

在一九九〇年七月七日的羅馬,全世界最令人心碎的三個聲音「同時發聲」。過沒多久,全世界的大都會都要搶著主辦這三大男高音的戶外音樂會。古典音樂的市場從此再也不受經濟低潮的影響,反而把從來沒有接觸過古典音樂的人,帶進了音樂的世界。五月,這股旋風將吹至台灣,卡瑞拉斯、多明哥將與流行天后戴安娜.羅絲於中正紀念堂廣場,聯合演出一場戶外音樂會。

在一九九〇年七月七日的羅馬,全世界最令人心碎的三個聲音「同時發聲」。過沒多久,全世界的大都會都要搶著主辦這三大男高音的戶外音樂會。古典音樂的市場從此再也不受經濟低潮的影響,反而把從來沒有接觸過古典音樂的人,帶進了音樂的世界。五月,這股旋風將吹至台灣,卡瑞拉斯、多明哥將與流行天后戴安娜.羅絲於中正紀念堂廣場,聯合演出一場戶外音樂會。

跨世紀之音音樂會

5月20日

台北中正紀念堂廣場

男高音在古典音樂的世界是被稱爲「稀有動物」,而一位出類拔萃的男高音就像一顆無價的寶石,他是無法複製的。而一位流行歌后(Pop Diva)的誕生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始作俑者的三大男高音音樂會

在一九九〇年的七月七日的羅馬對於崇拜「稀有動物」是一場超級的美夢,因爲全世界最令人心碎的三個聲音將「同時發聲」。過沒多久,洛杉磯的好萊塢的歌迷、甚至全世界的大都會都要搶著主辦這三大男高音的戶外音樂會。古典音樂的市場從此再也不受經濟低潮的影響,反而把從來沒有接觸過古典音樂的人,帶進了音樂的世界。我永遠記得當我看到、聽到他們一起唱《杜蘭朶公主》中的詠歎調〈徹夜未眠〉。他們的歌聲在我腦海中旋轉,讓我好幾夜都徹夜未眠……

這時全世界得了「室內自閉症」的人們每個人都叫著:我們要男高音在戶外演唱。結果穿著燕尾服的男高音身旁開始有衣著豔麗的流行歌后,滿足了耳福,也養飽了眼福。從此台上是古典與流行的結合,台下則是士農工商、男女老少都擠在一起雅俗共賞。

其實唱歌這個字在法文是:Chanter,多了en是:Enchanter,也就是「迷惑」的意思,在唱歌裡被迷惑。早期的古典音樂是不准女人歌唱的,只有男人的聲音才是合法的「音樂」,它是神聖的,無法取代的。然而古典與流行的戶外音樂會卻滿足了人類的「另類」慾望:讓不可能的事情成爲可能。

古典音樂世界的新龍頭多明哥(Placido Domingo)從小就是在西班牙的傳統歌劇團中長大,雙親在墨西哥表演時,就察覺了小多明哥的男高音天賦,而且不同的是多明哥他具有的音樂家的特性是多元化的(這是他能擔任龍頭的主要原因),他在墨西哥音樂院同時主修鋼琴、作曲、指揮及聲樂,這是一般音樂家無法勝任的,更何況是身負重任的男高音。聰明過人的多明哥以四項全能的優異成績畢業,以男高音的身分向世界樂壇進軍。由於音樂上的特殊造詣,他的聲音像一個有多種口味的蛋糕,有其他男高音沒有的「口味」,他的足跡遍及全球。墨西哥大地震之後,多明哥取消了重要的演唱,爲的是要舉辦慈善音樂會,籌款給這個他曾經長大的城市。多明哥迷人的風采也掌握了最難討好的交響樂團團員,目前指揮樂團也是多明哥除了演唱之外的重要活動。

在巴賽隆納大學主修化學的卡瑞拉斯(Jose Carreras)大概可以算是「男高音戶外音樂會」的「原凶」,沒有他的出現,就沒有這一系列的「男高音戶外音樂會」。雖然主修化學,美好的男高音聲音是絕對不會被埋沒的,在老師的鼓勵之下,卡瑞拉斯離開了實驗室而轉入了巴塞隆納音樂院,才入學一年之後,他馬上就贏得了義大利的威爾第聲樂大賽首奬,回到西班牙又得到女高音卡芭葉(Caballe)的賞識,她以提攜後進的方式將卡瑞拉斯帶上了國際舞台。卡列拉斯的俊秀外型加上細緻的輕男高音,不久也發展成戲劇男高音,擴展了他的劇目。就在他的歌唱事業如日中天,卻突然罹患了白血球症,生命有了危機,就更別提歌聲了。卡瑞拉斯只好中止歌唱,但他堅強的意志力竟然讓他克服了病魔,兩年之後,他復出了。他不但重新面對他的音樂及寶貴的生命,並且加入了國際醫療白血球症學會,他要以他自己做爲最好的例子:克服病魔不是不可能的事。然而克服病魔只是第一步,卡瑞拉斯是如何讓他的聲音再度迷惑大眾?

「英雄惜英雄」是「男高音戶外音樂會」的動機。帕華洛帝與多明哥獲知卡瑞拉斯復出的消息,決定以打破「同行相忌」的理論來支持這位他們欽佩的同事。他們的結合不但使卡瑞拉斯重獲信心,也爲成千上萬的人帶來了另一種欣賞音樂的方式。三顆發著不同光澤的寶石當然不能只在富麗堂皇的歌劇院裡一起發光,他們把音樂會帶到戶外、帶到更有人味、與天上的星星更接近的地方來奉獻上天送給他們的禮物──迷惑人的聲音。

古典、流行加戶外

是的,我們樂於被他們的聲音迷惑,音樂的世界也永遠不會介意多一位被迷惑的聽衆。但古典加流行再加戶外,老天爺到底能忍受到什麼地步?

聖經裡有一個故事:本來全世界的人都講同一種語言,耶和華說:看哪,他們成爲一樣的人民,都是一樣的語言,如今作起這事來,以後他們所要作的就沒有不成就的了。我們下去在那裡變亂他們的口音,使他們的語言彼此不通。於是耶和華使他們分散在全地上,他們就停工不造那城了。因爲耶和華在那裡變亂天下人的語言,使衆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別(變亂的意思)。

音樂是這個世界上僅存的「國際語言」,是老天留下來最後的慈悲。無論它是如何來表現的,只要是能給這個混亂的世界帶來快樂,就像莎士比亞說的:If music be the fruit of love, sing on……(如果音樂是愛的果實,就儘情奏樂吧!)

 

文字|黃瑞芬  聲樂家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