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瑪曼堅信觀衆的反應會給予他演出的力量。
齊瑪曼堅信觀衆的反應會給予他演出的力量。(寶麗金 提供)
焦點 焦點

關於齊瑪曼的二三事 從觀衆身上感受力量的鋼琴天才

得到魯賓斯坦相贈演出時必戴的金釦子,不僅象徵齊瑪曼的傳承地位,更使他對演出的呈現抱持更加謹愼嚴格的態度。

得到魯賓斯坦相贈演出時必戴的金釦子,不僅象徵齊瑪曼的傳承地位,更使他對演出的呈現抱持更加謹愼嚴格的態度。

齊瑪曼鋼琴獨奏會

6月28日

國家音樂廳

一九八四年,一代鋼琴大師魯賓斯坦逝世兩年後的某日,一位靑年鋼琴家收到一份晚到的贈禮──一顆魯賓斯坦於各式音樂會演出時必戴的金釦子。象徵大師對這位波蘭晚輩琴藝的肯定及傳承之意。這位年輕的鋼琴家就是齊瑪曼。

一九五六年出生於波蘭小城Zabr-ze,與魯賓斯坦同爲波蘭裔的齊瑪曼是個天才早熟型的音樂家,五歲隨父親啓蒙開始學音樂,兩年後便在波蘭電視上演出自己創作的作品。這時,音樂對幼小的齊瑪曼而言,已如日常生活中的飮食、呼吸、睡眠般的不可或缺。隨後,齊瑪曼進入位於Katowice的音樂院隨Andrzej Jasinski學習,此一階段的學習對齊瑪曼日後演出具深遠的影響。一九七三年,十七歲的齊瑪曼首度於捷克舉行的貝多芬音樂比賽獲獎,兩年後更拿下舉世聞名的華沙蕭邦鋼琴大賽首獎,成爲該賽有始以來最年輕的得獎者。

自此,齊瑪曼正式進入國際樂壇。面對各方不斷的邀約,年輕的齊瑪曼並未被眼前的光彩所迷惑,反而以更謹愼的態度選擇音樂會,不斷的拓展曲目範圍,參與不同的演出形式,以磨練尚屬年輕的音樂生命。得獎後和魯賓斯坦的一段忘年之交更是影響了齊瑪曼對音樂的詮釋。

魯賓斯坦嫡系傳人

話說這位年輕的得獎者在獲得蕭邦音樂大賽首獎後某日,忽然接到當時已八十餘歲的鋼琴大師魯賓斯坦的邀約,請齊瑪曼至巴黎小住一星期。對齊瑪曼而言,這不啻是一次親炙大師音樂生命的大好機會。多年後,齊瑪曼在多次訪談中仍提起那一星期帶給他的巨大改變,大師的丰采、對音樂技巧的掌握、樂句的講座、鋼琴指法,乃至於音樂觀念,在在對當時尚屬年輕的齊瑪曼造成巨大衝擊。此後齊瑪曼一直與魯賓斯坦維持著父子般的情誼,直到一九八二年魯賓斯坦去世。而在魯賓斯坦逝世兩年後,收到大師生前演出時必戴的金釦子,其象徵的提攜、傳承之意亦讓齊瑪曼更生謹愼。

觀衆是不可或缺的部分

對音樂的完美呈現方式,一般常有著兩極化的反應。加拿大鋼琴怪傑顧爾德在中晚期開始拒絕現場演出,認爲現場演出常因場地、鋼琴、甚至聽衆等因素,無法完整表達出他的樂念,而將所有時間改投注於錄音間以追求完美聲音,並長期離群索居,以逃離聽衆,追求音樂的極至。傑利畢達克剛好相反,根本不進錄音室,他認爲錄音間所錄出來的音樂就像是被悶住的靑豆罐頭,中看不中聽,要求聽衆必須在音樂演出現場當下,才能眞眞實實的體驗到音樂,因此坊間根本買不到他的錄音,樂迷所收藏的錄音均爲偷錄的海盜版。齊瑪曼亦曾表示過他不喜歡錄音,由於自我要求嚴格,加上沒有來自聽衆的反應,每次的錄音便無可避免的常處於不滿意狀態,以致到後來疲憊不堪,視錄音爲畏途。相較於錄音間的枯燥,齊瑪曼更喜歡現場演出。他以爲,音樂家不可能單獨完成演出,「在音樂會中,聽衆的反應會給我演出的力量,當我站在台上,想著這些人,從不同地方趕到音樂廳,和我一起分享音樂、共同演出,頓時便覺力量倍增,這是我獨自在家時無法做到的。是聽衆和我一起演出,觀衆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會將危險推到極致的音樂家

和多數著重個人風格淺出的音樂家常招致兩極化評論的反應一樣,齊瑪曼也不例外,他的演出常受到樂評相當高度評價,《紐約時報》稱他的演出爲「超乎想像的美」(Extravagantly Beauti-ful),許多同輩音樂家亦對他推崇備至,但也有許多音響迷寧可聽他的錄音也不願聽現場演出,批評聽他的現場音樂會是一項極危險的舉動,因爲他不是一位「安全的」音樂詮釋者,認爲他的演出常存在著一種隱約危險的情緒,以至於引導聽衆進入錯覺。

和魯賓斯坦一樣,齊瑪曼對鋼琴也非常挑剔,他擁有六部各式不同的琴供他使用,根據不同的演出曲目挑選最適合的琴,演奏時必定使用自己的琴及私人調音師,旅行演出時也不例外,他認爲一部好琴能挑起他演奏的欲望,並傳達出最生動的音樂,雖然運費驚人,仍在所不惜。

積極拓展演出曲目

成名後的齊瑪曼積極拓展演出曲目,從早期巴赫到二十世紀不甚爲人知的波蘭作曲家Bacewicz作品,都是彈奏範圍。但他所演出的曲目卻不到所彈的三分之一,因爲他認爲有些曲目對他而言不具啓發性,彈一、二遍後就不想再彈了,寧可多花些時間在那些他認爲値得深究的曲目。在音樂會的曲目安排上,一場音樂會多半只演奏一至二位作曲家作品,較少有同時具不同風格的作品安排。

對於現代音樂,齊瑪曼不排斥,但也承認沒有花太多心思在這方面,因爲現代音樂得花更多時間去瞭解,而這些時間可以學更多曲子。話雖如此,波蘭現代作曲家盧托斯拉夫斯基(WitoldLutoslawski)仍寫了一首鋼琴協奏曲送給這位同鄕,於一九八八年薩爾茲堡音樂節中由盧托斯拉夫斯基親自指揮BBC交響樂團及齊瑪曼共同演出。

不喜長途旅行的齊瑪曼目前選擇定居於瑞士,以方便到各地演出,偶而回祖國波蘭小住。首度來台演出曲目包括:海頓降E大調奏鳴曲HOB. XVI 49,貝多芬E大調奏鳴曲作品109,舒伯特A大調奏鳴曲作品959。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