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菲以自己在醫院裡的見聞體驗編作《醫院裡的春天》,舞者化裝成病患、護士,在病床、診台間,生命與疾病的對抗,宛如官兵抓強盜的追逐戰。
羅曼菲以自己在醫院裡的見聞體驗編作《醫院裡的春天》,舞者化裝成病患、護士,在病床、診台間,生命與疾病的對抗,宛如官兵抓強盜的追逐戰。( 雲門舞集2 提供)
舞蹈

他們起舞,終結悲哀的日子…

雲門舞集2「春鬥2004─你悲哀的日子也完畢了」

羅曼菲以《醫院裡的春天》述說她的醫院見聞,伍國柱以《斷章》刻劃困頓中的憂傷與希望,布拉瑞揚以《星期一下午2:10》標誌一個靈光乍現的經驗,夏洛特‧文森的《9×Table則是一支數字與舞蹈的遊戲。

羅曼菲以《醫院裡的春天》述說她的醫院見聞,伍國柱以《斷章》刻劃困頓中的憂傷與希望,布拉瑞揚以《星期一下午2:10》標誌一個靈光乍現的經驗,夏洛特‧文森的《9×Table則是一支數字與舞蹈的遊戲。

雲門舞集2「春鬥2004」

■演出時間:4月23~25日

■演出地點:台北新舞臺

■洽詢:(02)27122102

「春鬥2004」集結了四位編舞者的作品,包括雲門舞集2團藝術總監羅曼菲的《醫院裡的春天》、旅德編舞者伍國柱的《斷章》、旅美編舞者布拉瑞揚的《星期一下午2:10》以及英國編舞者夏洛特‧文森(Charlotte Vincent)的《9×Table》,四支舞的風格不同,各有趣味,整體看來,正如副標「你悲哀的日子也完畢了」,透露著走出逆境的樂觀與希望。 

醫院裡的春天

歷經一場大病,羅曼菲以自己在醫院裡的見聞體驗編作《醫院裡的春天》,舞者化裝成病患、護士,在病床、診台間,生命與疾病的對抗,宛如官兵抓強盜的追逐戰。

舞作一開始表現病患看診時的恐慌與抗拒,接著轉到治療時的醫病互動關係,以及病患之間發展出互相扶持的情誼,再到最後戀戀不捨的死亡告別場景。

有趣的是,正因為經歷過生死交關,舞中對於疾病與死亡議題,羅曼菲呈現黑色幽默的詮釋。編舞者將寫實的動作抽象化、卡通化,例如打針看似手指的輕吻、拄著拐杖的男病患與協助復健的女護士跳起了社交舞。

「醫院不總是冷冰冰的,死亡也並非代表著陰暗。」羅曼菲說,住院期間,每天中午有音樂會,整個醫院的氣氛像個party。而她在醫院中觀察醫病關係,例如當年威風凜凜的將軍,在醫院裡卻成為護士如哄孩兒般「循循善誘」協助復健的對象,她看到一種「人際關係的倒換」。

至於舞作尾聲的安排,雖是無可避免的死亡,羅曼菲卻讓舞者緩緩停格在漫天灑落的櫻花瓣中,場景感傷而不失唯美,她笑說,最近台北市殯葬處推出「灑葬」、「樹葬」,正合她意,以後,她希望葬在櫻花樹下,輕鬆地走。

生命中的斷章

自二○○○年起,伍國柱應羅曼菲之邀,先後為雲門2編過《Tantalus、《前進,又後退》、《西風的話》等作品,新作《斷章》刻劃人們處在困頓中的憂傷與希望。

伍國柱畢業於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主修導演,後來他到德國埃森福克旺藝術學院習舞,現旅居德國編舞創作。去年十一月伍國柱回台,與雲門2舞者密集進行《斷章》的排練,過程中涕淚交織。

關於編作的意圖,伍國柱回憶起生命中的某一段憂鬱時期,「有一天我坐在泰晤士河畔的公寓裡,河上一群低空盤旋的鳥群,其中一隻,持續地發出叫聲,彷彿要喊出什麼,如果那不是鳥類的語言,不是說話,我好奇,究竟那隻鳥體內沸騰什麼樣的情緒,讓牠發出這樣的叫聲?」他說。

也許是一種對生存狀態的宣洩,或是對挫傷的抗議,《斷章》的舞者宛如鳥群,隨著音樂的節奏變換棲息的方向,雙臂振動如翅,臉上的表情與身體的動作,在如機械般的重覆當中,透露各自不同的悲喜情緒。其中一段獨舞(潘潔尹飾),在比才《鬥牛士之歌》的音樂聲中,她不斷抓癢,而這個「癢」,對伍國柱而言,隱喻的正是謊言。

靈魂乍醒的時刻

《星期一下午2:10》是一支關於在某個星期一下午兩點十分發生的故事。不過,這故事一點都不浪漫,而是一個在高度壓力下迸發靈感的編舞故事。

旅美編舞者布拉瑞揚去年六月回台,原預訂在八天的時間內整理一支已編完但未發表的《風情》,但他臨時決定為即將離團的舞者再編一支新作。

排練了三天,布拉瑞揚始終感覺不對,「舞者累了,我也開始急了。」面對編不出舞來的焦慮,編舞家沮喪地向舞者自首。就在此時,藝術總監羅曼菲來探班,面對她的問候,舞者誠實告訴老師:「布拉沒靈感」。看著舞者們和羅曼菲繼續討論著,布拉腦海裡突然閃進一個畫面:「我陷落在一個小島上,前進不行,後退也不是,島上就只有自己一人。」

布拉瑞揚說,等他回神,時鐘剛好指著2:10,整個他稱之為「靈魂出竅」的過程不到一分鐘,卻彷彿過了半小時那麼久。當然,後來舞作發展一路順暢,這段經歷,也成為《星期一下午2:10》有趣的引子。

輕鬆愉悅的遊戲

英國編舞者夏洛特‧文森(Charlotte Vincent)曾在二○○二年為台北越界舞團編過《囍宴之後……》,那次的工作時間雖短,雙方卻極為開心。羅曼菲認為文森的編舞風格極富戲劇性,但並不是先有劇情再設計角色動作,而是從舞者發展的動作素材中,巧妙汲取出豐富的張力與意趣。因此這次「春鬥2004」便再度邀請文森來台,希望帶給雲門2舞者另一種刺激。

《9×Table》其實像是一盤棋局,或是九九乘法表,數字從1到9,排列組合出獨舞、雙人舞、三人舞、四人舞到群舞等不同的動作變化。文森說,過去她的作品通常有劇情,佈景繁複,這次9×Table》不但是一支純動作的舞,也第一次使用空舞台。她在紙上畫出九宮格,解釋著,屆時舞台會分出九個區域,依序演出,她笑著填上幾個○、Χ符號,再一筆連成線,原來《9×Table》也來自遊戲。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