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舞時,楊銘隆話不多,丟出遊戲規則後,剩下的就是舞者的即興空間。
編舞時,楊銘隆話不多,丟出遊戲規則後,剩下的就是舞者的即興空間。(陳建仲 攝)
舞蹈

身體搞機械 即興玩空間

文字|廖俊逞
攝影|陳建仲
第136期 / 2004年04月號

舞蹈空間舞團《域之二》

■演出時間:5月7日─9日

■演出地點:皇冠小劇場

排練場上,舞蹈空間駐團編舞家楊銘隆正和舞者們排練五月即將發表的新作《域之二》,舞者們伴隨著極限主義音符舞動著規律純淨的線條,平衡簡潔的構圖,自成一個恬適自足的世界,彷彿有一道光,將戶外迤邐綿延的鬱悶化開了。

《域之二》空間的即興遊戲

顧名思義,新作《域之二》的主角是空間。楊銘隆認為,現代都會人生活在狹小的空間中,身體互動關係非常微妙,像是在樓梯間兩人迎面襲來的擦肩碰撞,洗手間裡廁門一開一闔的出入節奏,電梯中擁擠卻疏離的身體,幾乎都能成為舞蹈的元素,讓他信手拈來。他為整個作品預留許多即興空間,楊銘隆透露自己也將參與部分片段的演出,他形容這支作品就像是「有機結構體」,因應不同空間、舞者和觀眾的加入,而有不同的形狀。

這次他要把玩顛覆的空間,是今年剛好滿二十歲的皇冠小劇場。當楊銘隆問:「皇冠小劇場可以怎樣玩出新的花樣?」時,舞者面對這個朝夕相處以致麻痺無感的空間,臉上浮現困頓的表情,腦筋一片空白。沉默空氣凝結一陣子後,楊銘隆主動提出「密閉空間」的概念,馬上有舞者反應:「高速公路的收費員不就是每天關在小房間裡工作的人嗎?」,緊接著彷彿被展示在玻璃櫥窗裡的檳榔西施、電子花車小姐、網咖隔間的電玩家等等類似的點子被激盪出來,霎時間討論熱絡不少,很多有趣的舞蹈意象也就在此發生了。

《域之二》的動作編排重新回到楊銘隆所熟悉的崔莎‧布朗式舞蹈語彙,舞者的身體傾向於機械式的運作,舉手投足的延展都落在垂直水平軸線上。只是楊銘隆近年跨界編舞,從東方文化擷取不少元素,似乎也更了解東方人的身體,潛移默化下,楊銘隆的「崔莎‧布朗」產生「質變」,在呼吸吐納間,舞者的身體多了點東方婉轉蜷繾的餘韻。資深舞者詹曜君說,這是個很奇妙的變化。

「域」見楊銘隆

楊銘隆曾是美國後現代舞團崔莎‧布朗(Trisha Brown)首位華人舞者;歷經多年的西方舞蹈經驗,楊銘隆從前年開始,融合東西方表演素材,以「傀儡」操控和被操控意象為題,所編創的《東風乍現》(2002)、《再現東風》(2003)似乎讓他編舞生涯展開新的一頁。

編舞時,楊銘隆話不多,丟出遊戲規則後,剩下的就是舞者的即興空間。在發展過程中,楊銘隆手持著DV,一邊看著場上舞者肢體的流動,一面盯著DV畫面裡的線條構圖,從不輕易打斷,直到整個段落結束後,楊銘隆才會提出修正

這個排練場很不一樣,身體的表達要比語言精準得多。有時,楊銘隆越企圖透過語言表達感覺,越讓舞者困惑。於是乎,長期工作下來,舞者和楊銘隆培養相當的默契,彼此直接用身體對話,無聲勝有聲。

安靜的即興過程,也會擦撞出爆笑的火花。舞團中唯一也最資淺的男舞者—陳冠霖,常常不按牌理出牌「脫線」演出,好像上了發條的機器娃娃,在場上搞怪耍寶,另一方面還得保持即興的原則—安靜、打開感官,見招拆招,隨機應變。有時,連凝視著畫面的楊銘隆也忍俊不住。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