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毓襄的拉赫曼尼諾夫,演奏穩健,不見稍微鬆散的狀態。
陳毓襄的拉赫曼尼諾夫,演奏穩健,不見稍微鬆散的狀態。(林鑠齊 攝)
音樂

一場甜而不膩的盛宴

譚盾慣於使用拼貼技法與突兀的樂句起使,這對簡文彬與NSO似乎完全不是難題,雜亂的聲部設計被統整為清晰的層次,加上主奏黃暟雲與NSO兩位擊樂家所形成的高度凝聚力,造就了一首令人驚喜的《水打擊樂協奏曲》。

文字|林芳宜、林鑠齊
第138期 / 2004年06月號

譚盾慣於使用拼貼技法與突兀的樂句起使,這對簡文彬與NSO似乎完全不是難題,雜亂的聲部設計被統整為清晰的層次,加上主奏黃暟雲與NSO兩位擊樂家所形成的高度凝聚力,造就了一首令人驚喜的《水打擊樂協奏曲》。

NSO年輕旅人之歌I

TIME 4.30

PLACE 台北國家音樂廳

由於NSO策劃的兩場「年輕旅人之歌」音樂會,延攬了多位旅居海外的台灣青年音樂家回台獻藝,第一場由打擊樂家黃暟雲主奏譚盾的《水打擊樂協奏曲》Concerto for Water Percussion and Orchestra、陳毓襄臨危受命演出的拉赫曼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另外加上一首西貝流士的《第七號交響曲》。

西貝流士一氣呵成,黃暟雲演出超越原曲質感

當晚簡文彬帶領NSO以四平八穩的西貝流士揭開序幕,NSO一改以往時好時壞的演奏狀態,二十多分鐘的單樂章交響曲一氣呵成,完全掌握了作曲家在這首樂曲中精心設計的巧思與趣味。而在幾個段落中擔任獨奏部分的聲部,尤其是銅管部分,充分展現了樂器聲響的美感與獨奏片段在樂曲中的功能。唯獨樂器群的對唱、音色的層次等交響樂曲中極為重要的部分,並沒有清楚地勾勒出來,而這和緩了音樂張力的累積與遞減,使得樂曲的起伏對比,較不明顯,也讓這首單樂章的交響樂顯得冗長。

譚盾以水為中心樂器的《水打擊樂協奏曲》無論在演奏技法上或是音響效果上,對演奏者而言都是嚴苛的考驗,作曲家欠缺考量的樂曲設計,更是演奏者精神上重大的負擔。擔任主奏的黃暟雲以驚人的專注力全然融入整個樂曲當中,展現出對於現代音樂語法的熟稔與掌控能力。譚盾慣於使用拼貼技法與突兀的樂句起使,這對簡文彬與NSO似乎完全不是難題,雜亂的聲部設計被統整為清晰的層次,加上主奏黃暟雲與NSO兩位擊樂家所形成的高度凝聚力,造就了一首令人驚喜的《水打擊樂協奏曲》,呈現了超出原曲內容的美好質感。

陳毓襄穩健操盤,表現甜而不膩

拉赫曼尼諾夫的鋼琴協奏曲當屬陳毓襄的強項,這一場的第二號鋼琴協奏曲在精神層面上更容易窺見演奏者的深度。臨危受命的陳毓襄以沉穩紮實的序奏展開了通往拉赫曼尼諾夫的心靈世界,雖然當晚的鋼琴似乎完全在狀況外,無法正常承受演奏者的力道,卻無損陳毓襄穩健的演奏。拉赫曼尼諾夫的音樂是個甜蜜的陷阱,浪漫且深刻的旋律與濃郁的和聲令許多鋼琴家迷失其中,陳毓襄顯然自有明燈在手,不見稍微鬆散的狀態與貫穿全曲的清晰鋪陳、滿貫的力度卻無削鐵如泥的鋼硬冰冷,堪稱一場甜而不膩的盛宴。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