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情遊》情節帶有廖瓊枝(左)的自傳色彩。右為名旦角許秀年。
《無情遊》情節帶有廖瓊枝(左)的自傳色彩。右為名旦角許秀年。(唐美雲歌仔戲團 提供)
戲曲

虛構的愛情故事 真實的自傳人生

唐美雲爲廖瓊枝量身打造《無情遊》

《無情遊》的角色唱段除了依照廖老師最擅長的「苦旦」來量身打造外,作為一齣新編戲,唐美雲也期許讓戲迷看到不同面貌的廖老師:「以往媒體和觀眾都習慣把焦點放在廖老師的『歹命』上,但若非她擁有韌性和堅強的個性,或許也不會成就今天舞台上的廖瓊枝。」

《無情遊》的角色唱段除了依照廖老師最擅長的「苦旦」來量身打造外,作為一齣新編戲,唐美雲也期許讓戲迷看到不同面貌的廖老師:「以往媒體和觀眾都習慣把焦點放在廖老師的『歹命』上,但若非她擁有韌性和堅強的個性,或許也不會成就今天舞台上的廖瓊枝。」

PROGRAM  唐美雲歌仔戲團《無情遊》

TIME  9.10~12

PLACE  國家戲劇院

INFO  02 33939889

在「台灣第一苦旦」廖瓊枝七十個人生寒暑中,竟也隱含一段令人聞之悵然的「半生緣」!

靈感得自小說電影《麥迪遜之橋》的歌仔戲《無情遊》,是唐美雲爲廖瓊枝量身剪裁的年度大戲,在這個藉已婚女子割捨真愛來傳達「失去的愛情總是讓人覺得悲哀又孤寂,甚至是美麗的」的故事中,意外地和廖瓊枝在她晚年出版的傳記《凍水牡丹》一書首度披露的那段「無緣的愛情」不謀而合,使本劇隱然有廖瓊枝的自傳色彩。

「苦命」之外的廖瓊枝

廖瓊枝的苦旦不僅有道地的身段作功,唱腔在行腔轉韻間更帶著歷盡人世滄桑的寫實悲涼。因為廖瓊枝的一生比起戲裡苦旦的遭遇,有過之而無不及,文化評論家林谷芳,便曾分析道:「廖老師在台上演傳統戲的王寶釧寫血書、祝英台哭墓唱得淒淒慘慘,你以為她在演祝英台、王寶釧呀?其實,她是在演她自己,哭她自己坎坷的身世!」

《無情遊》的角色唱段除了依照廖老師最擅長的「苦旦」來量身打造外,作為一齣新編戲,唐美雲也期許讓戲迷看到不同面貌的廖老師:「以往媒體和觀眾都習慣把焦點放在廖老師的『歹命』上,但若非她擁有韌性和堅強的個性,或許也不會成就今天舞台上的廖瓊枝。」廖瓊枝的執著不僅對於舞台,對於愛情也是一樣,傳記《凍水牡丹》中娓娓道出的那段沒有終局的戀情,成了她一生的「剎那永恆」,此後對於愛情,「怎樣都沒有差別了。」

演了幾近一甲子的戲,將過七十大壽的廖瓊枝在戲中第一次要「扮演自己」,問她什麼感覺,她只淡淡地表示:「戲,反正就是戲嘛。」而那位封存回憶之中的不老情人,則由扮相俊俏的當家小生唐美雲所飾演。唐美雲笑說,她的角色就像港星譚詠麟,號稱「年年二十五春」,是一個完美情人的形象,當然完美永遠只存留在夢幻裡,就像一個可望而不可及的Icon。

跨越時空的劇場蒙太奇

《無情遊》的故事跨越兩個時空,並時有現實與回憶穿插的場景,演而優則導的唐美雲借用她在電影電視演出的經驗,利用蒙太奇手法,考慮運用戲劇院旋轉或移動的舞台設備,讓觀眾進入這交織過去和現在的生命歷程,她且強調,劇中「意識流」情節的進行,不能突兀,甚至要現實情境交相呼應。編劇施如芳也補充說明,舞台演出和其他媒介的不同,在於舞台語彙要有「詩的靈魂」。

新編戲曲多著重於角色人性的鋪陳刻劃,同時借用許多現代劇場的手法來增加戲劇張力。問唐美雲會不會擔心廖老師沒辦法接受?她說,廖老師完全信任我們,而且比大家想像的開放多了!

《無情遊》的劇名典出於李白詩「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本來人生最美好的事就是「在你青春美好的時候遇到了你愛的人或事」,但能善始善終者卻不多。或許以年輕人的眼光解讀,《無情遊》傳達的正是「不在乎天長地久,只要曾經擁有」的時髦愛情語彙吧!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