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的上半場是吳義芳與劉稀榮的〈第十二輛車〉,以京劇段子〈挑滑車〉的故事為底。
《相遇》的上半場是吳義芳與劉稀榮的〈第十二輛車〉,以京劇段子〈挑滑車〉的故事為底。(風之舞形舞團 提供)
舞蹈 舞蹈新訊

胖子與影子,跳一場童話故事 風之舞形舞團第二號作品《相遇》

當現代舞、舞台劇與京劇的高手相遇,激發出的火花前所未有。三個各霸一方的表演藝術家——吳義芳、羅北安、劉稀榮,表演經歷相加超過六十年,演出逾千場,十月將攜手跳舞。

文字|田國平、廖俊逞
第141期 / 2004年09月號

當現代舞、舞台劇與京劇的高手相遇,激發出的火花前所未有。三個各霸一方的表演藝術家——吳義芳、羅北安、劉稀榮,表演經歷相加超過六十年,演出逾千場,十月將攜手跳舞。

PROGRAM風之舞形舞團《相遇》

TIME 10.9~10

PLACE 台北新舞臺

INFO 02 33937484

PROGRAM  林向秀舞團《身體戰爭!》

TIME  9.17~19

PLACE  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920154211

前雲門資深舞者吳義芳,將演出創團後的第二號作品《相遇》,有三種意涵:跨界相遇——現代舞、戲劇與京劇的高手相遇;第二種是不同身體的相遇——舞者、戲劇與京戲,三個資深的身體,在各自的領域鑽研二十年以上,演出總共超過一千場。第三種是現代音樂與傳統戲曲的相遇。

《春之祭》取代鑼鼓點,單挑〈挑滑車〉

《相遇》的上半場是吳義芳與劉稀榮的〈第十二輛車〉,以京劇段子〈挑滑車〉的故事為底,原戲描述岳飛手下強將高寵,違抗軍令,單騎大戰金軍,金軍推出秘密武器,十二輛金國鑄造鐵滑車從山上滑下,高寵拼著膂力,連用鐵槍抵住下滑鐵車,一輛又一輛,無奈戰馬累癱,高寵陣亡。紮靠上場的劉稀榮飾演高寵,吳義芳飾演他的內心掙扎,有趣的是斯特拉溫斯基的現代音樂《春之祭》將取代鑼鼓點,義芳說「春之祭的狂亂就是高寵的煎熬。」

從一九八四年與朱宗慶合作《春之祭禮》,一九八五年跳林懷民的《春之祭禮》,一九九五年跳黎海寧的《春之祭》,註定每十年都要與春之祭「相遇」一次。看看吳義芳如何將京劇的元素放進春之祭禮的音樂中,看看習慣鑼鼓點的劉稀榮,如何融入《春之祭》之中。

吳義芳、羅北安的對影成三人之舞

幾年前紐約的City Center曾上演一齣離奇的經典,由舞蹈家B.T. Jones與新力古典搖錢女高音潔西‧諾曼攜手演出。離奇的是,這場演出由胖胖的女高音潔西‧諾曼跳舞,B.T. Jones唱歌。這場演出能看能聽嗎?但卻是出奇好看。

當聽到北安要與義芳跳舞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場演出。北安已經算是最靈活的胖子,但是記舞步得靠身體的連續慣性,和記台詞可不一樣,這回羅北安可是拼了老命要呈現水準以上的演出。

下半場的〈影子與我〉運用羅北安的靈活與喜感,與吳義芳兩人將在舞台上共同編織一段「彼得潘」式的童話故事,義芳用影子與自己相遇,在空間中的各式變化,呈現出自己與自己的對話,故事裡的角色就是你我,和你我的想像。這是一段讓人微笑而愉悅的舞!

人體vs.機械的肉搏戰

林向秀舞團《身體戰爭!》

你知道從一個人的姿勢與肌肉結構就可以看出他的性格、處事態度、人際關係、情感好惡嗎?林向秀舞團新作《身體戰爭!》揭開人體奧祕,企圖離析身體每個部位揭露心理的過程,強調肢體無時無刻接收並反映訊息。舞台上的機械裝置,與舞者的移動密切感應,對照身心之間這層密不可分的關係,一冷一熱、一理性一感性,形成強烈對比。

近年鑽研「瑜珈」頗有心得的編舞家林向秀說,人的身體就像是一本日記,烙印了日常生活各種情感和記憶,身為舞者的人,體會尤是深刻。就她經驗中,身體常因要上台跳某一段舞蹈而無來由地緊繃、疼痛,其實這都是過往情緒記憶無意識地透過身體發出警訊,壓力解除後,疼痛自然消失。

有別於創團作《林家花園》的多元跨界,林向秀這次將焦點回歸舞蹈本身,邀來前雲門舞集優秀舞者謝明霏,以日常生活轉化起舞,一段強迫症般不斷抬腿過肩的動作編排,看似輕鬆詼諧,卻要台下舞者看得心有戚戚。在風格上,林向秀除了運用她所擅長的荷西‧李蒙技巧外,更結合瑜珈和現代舞,希望創造屬於林向秀個人的肢體語彙。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