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舞蹈技巧上,《視界2020》將從芭蕾、現代舞的技巧中走出另類觀點,融合舞者個人的舞蹈背景。
在舞蹈技巧上,《視界2020》將從芭蕾、現代舞的技巧中走出另類觀點,融合舞者個人的舞蹈背景。(謝三泰 攝 舞蹈空間舞團 提供)
舞蹈 舞蹈空間十五年新作

《視界2020》逼視近未來

《視界2020》舞名頗為另類,2020來自於人左右眼睛正常的視力極限(2.0),也可被解讀成一個近未來的時空。在《視界2020》中,焦點是可以被瞬間轉移和改變的,視覺美感慣性被打破的。

文字|廖俊逞
攝影|謝三泰
第142期 / 2004年10月號

《視界2020》舞名頗為另類,2020來自於人左右眼睛正常的視力極限(2.0),也可被解讀成一個近未來的時空。在《視界2020》中,焦點是可以被瞬間轉移和改變的,視覺美感慣性被打破的。

PROGRAM 舞蹈空間《視界2020》

TIME 10.15〜16. 29 11.5.16.20

PLACE 台北新舞臺、中壢音樂廳、台中縣立文化中心演奏廳、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至德堂、南投縣政府文化局演藝廳

INFO  02 25148486

作品向來標榜跨界融合精神的舞蹈空間舞團今年過十五歲生日了!

舞蹈空間早期作品勇於拓荒,實驗性十足。不僅從正規劇場出走、到大專校園、游泳池、火車站、美術館廣場、七層辦公大樓等另類空間飆舞,與建築師林洲民、高弘樹,流行服裝設計蔣文慈,裝置藝術家韓偉康、音樂作曲盒子樂團、黃曜明等的合作,也可窺視舞團打破劇場傳統的企圖。

愛「玩」的舞團,新作瞄準「近未來」

編舞家楊銘隆自二○○○年起加入舞蹈空間舞團成為主要創作者,透過成功的跨界實驗,獲得各界好評。《頹箱異典》在華山四連棟,舞者穿梭於裝置藝術間的廢墟之舞;《史派德奇遇記之八腳伶娜》和偶共舞,呈現幽默逗趣、創意十足的兒童舞劇。《東風乍現》、《再現東風》更與國光劇團合作,結合東方戲曲身體、前衛輪鞋和傀儡操縱概念。去年兩項作品獲台新藝術獎肯定,更是舞團提前收到的生日賀禮。

今年十五週年由於創辦人平珩擔任國立中正文化中心藝術總監,舞團面臨十五年來最大的管理團隊變化,由劇場人劉守曜擔任團長一職。編舞家楊銘隆即將發表的十五年新作《視界2020》亦備受矚目,讓人期待他又將玩出什麼令人驚艷的新把戲?

楊銘隆表示,累積這幾年的跨界經驗之後,在新作中,他決定拋開所有定義的包袱,「玩」於無形之間,不僅創造一種屬於當下現代的舞蹈,更將視野放到現代以後,逼近一種「近未來」的舞蹈。

未來是歷史重組,把玩時空的排列組合

《視界2020》舞名頗為另類,「2020」來自於人左右眼睛正常的視力極限(2.0),也可被解讀成一個近未來的時空。楊銘隆強調,歷史不斷循環重複,世界只是以不同面貌組合呈現相同的事件,因此,未來不是人所創造的,而是早已經存在。於是,把概念落實於舞作結構和構圖上,他將簡單的動作元素累積、打破再重新累積,把玩時間與空間的排列組合遊戲,在其中構造出可被比較的東西。

同時,楊銘隆也提出個人對「美」的反思,思索著什麼是人認知的「焦點」?什麼是「看」?「被看」又是什麼?他說,當我們在欣賞達文西名作《蒙娜麗莎的微笑》時,你看到的是「微笑」?還是畫家完美的構圖?當你在水族館裡觀賞魚的泳姿時,是你在看著魚?還是魚在欣賞你? 在《視界2020》中,焦點是可以被瞬間轉移和改變的,視覺美感慣性被打破,當舞者在獨舞時,觀眾觀看的不再只是獨舞者的身影,而是一幅全景般的圖像,如同現代派畫作,色塊不應被局部分割欣賞,而應該被放到整體畫布上來檢視。而在舞蹈技巧上,舞作將從芭蕾、現代舞的技巧中走出另類觀點,融合舞者個人的舞蹈背景,看到更斑斕的舞蹈風景。

台北市的嘈嘈切切,與舞者肢體對話

《視界2020》並邀請專精電腦音樂的美籍音樂家克力斯‧派克(Chris Peck)與美國崔莎‧布朗舞團(Trisha Brown Dance Co.)的舞台設計師彼得‧華倫(Peter Warren)共襄盛舉,希望以不同的視野、角度與觀點來構築舞蹈與音樂、舞台。克力斯‧派克來台和舞團工作,專長電子音樂的他,敏銳的耳朵就像雷達般,在台北的大街小巷搜尋各種我們慣性忽略的聲音。一個禮拜的採集行程裡,包括龍山寺的誦經聲、捷運車廂的聲音、便利商店播送的音樂、手機的鈴聲通通入袋。這些在他聽來異質又新鮮的聲音,經過電子合成、擴張放大之後,將和舞者的肢體產生時而融合、時而分裂的聲音對話。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