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者間的交會偶或引發情感式的聯想,但整體而言是抽離而唯美的印象。
舞者間的交會偶或引發情感式的聯想,但整體而言是抽離而唯美的印象。(許培鴻 攝)
舞蹈

抽離而唯美

呼應樂曲的章節,史波爾列的編舞以三十二個舞蹈段落組成,舞者的進出與排列組合構成一幕幕如抽象畫般充滿色彩變化與線條力度的舞台景象。舞者間的交會偶或引發情感式的聯想,但整體而言是抽離而唯美的印象。

文字|陳雅萍
攝影|許培鴻
第144期 / 2004年12月號

呼應樂曲的章節,史波爾列的編舞以三十二個舞蹈段落組成,舞者的進出與排列組合構成一幕幕如抽象畫般充滿色彩變化與線條力度的舞台景象。舞者間的交會偶或引發情感式的聯想,但整體而言是抽離而唯美的印象。

蘇黎世芭蕾舞團《巴赫:郭德堡變奏曲》

TIME 10.29〜31

PLACE 台北國家戲劇院

乾乾淨淨的空間裡,羅列著身著銀白緊身衣的男女舞者,幾乎佔滿整個舞台。《郭德堡變奏曲》的第一小節輕柔滑出,一名男舞者由手部動作開始,由小而大,帶動身軀俯身彎腰。動作從一名舞者傳遞到第二名、第三名,然後所有人以身體的舞動融入這段欲語還止、盤桓縈繞的「薩拉邦德舞曲」旋律中。如此的開場呼應著巴赫這首鋼琴獨奏曲裡以富變化的卡農作為主要結構的曲式。

在蘇黎世芭蕾舞團(the Zurich Ballet)藝術總監漢茲‧史波爾列(Heinz Spoerli)的詮釋下,《郭德堡變奏曲》轉化成顏色、光影與芭蕾舞者身體線條交錯、融合的視覺樂章。隨著曲目的進行,天幕背景不斷變換顏色,藍、綠、橙…;而由樂曲串聯的獨舞、雙人舞、三人舞或群舞的服裝,也與背幕呼應地有著彷彿無止盡的色彩變化。史波爾列的編舞不若巴蘭欽(George Balanchine)有著對音樂結構出神入化的詮釋;也不似季里安(Jirí Kylián)的舞作時有教人驚異的動作組合及舞者間出人意料的互動與變化。史波爾列的舞蹈風格在安靜沉穩中流露出對古典芭蕾肢體美學的高度信仰——乾淨而精準的技巧、細膩的身體表達、以及形而上的肢體抽象美感。而蘇黎世芭蕾舞團年輕的舞者們也以他們精湛的舞技襯職地詮釋出《郭德堡變奏曲》裡繁複而華麗的曲式樂章。

呼應樂曲的章節,史波爾列的編舞以三十二個舞蹈段落組成,舞者的進出與排列組合構成一幕幕如抽象畫般充滿色彩變化與線條力度的舞台景象。舞者間的交會偶或引發情感式的聯想,但整體而言是抽離而唯美的印象。舞作最後,音樂又回到最初的旋律,所有的舞者重回舞台,再次演出開頭的場景——一色的銀白緊身舞衣,動作由一位舞者漸次渲染到其他舞者。是結束,又像另一個開始,當舞台燈光漸漸暗去。

 

文字|陳雅萍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舞蹈學院助理教授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