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戲曲

如何才能「人間情根仔細栽」?

演員表現精采,水準整齊,舞台極富詩意,水墨和窗框,就像這整齣戲,給人餘味不盡。

演員表現精采,水準整齊,舞台極富詩意,水墨和窗框,就像這整齣戲,給人餘味不盡。

國光十年系列創新篇《三個人兒兩盞燈》

TIME      3.25〜27             

PLACE  台北新舞臺

國光劇團推出新編京劇《三個人兒兩盞燈》,台大戲研所學生趙雪君構思的劇情新鮮有趣,藝術總監創作的曲詞優美動人。以顛覆來說,不畏虎的初生之犢,的確為傳統京劇界注入了新鮮活力。大破之後才能大立,看到劇末,我想很少人不震驚於「3P」結局。兩女心心相印,男角形容尷尬,到底他愛的是她?還是托孤的那個她?一夫二婦,三人世界,誰愛誰?又是誰滿足了誰?大把大把懸而未決的狐疑氣氛漂浮半空揮之不散。然而這結局又是合理的,新生之前,有時難免身處曖昧,然而就從這一步,我們走向新生命。

湘琪一角有對照而無推進功能,稍嫌可惜

這可能是台灣京劇史上最現代性的一個作品,為此得佩服王安祈老師的慧眼決心,非大深情不能有大突破。劇情由玄宗梅妃、雙月廣芝、陳評和文樑,三條線架構交織而成。另一個女主角湘琪稍嫌可惜,儘管編導花了很多筆墨篇幅,演員也表現精采,然而在結構上,她先天的就是一首抒情詩,有對照而無推進功能,出現得越多,只是歌聲繚繞優美,空氣中的時間因此停頓。

或許可以讓湘琪之死變成劇中的一大轉折:雙月受了刺激,決定將寂寞付諸行動,干冒大不諱,征衣寄詩;廣芝受此刺激,鼓起勇氣,把握現在對雙月表白。湘琪之死,以及死後在舞台上的鬼魂飄飄,或許就可以更顯出力量。

下半場過半,玄宗許婚後,事情接二連三發生:陳評去世,雙月再婚,玄宗發放宮女,廣芝出門遇見湘琪爹娘散盡資財,雙月偕文樑來接,三人回家。這些都集中一口氣交代,難免令人覺得整齣戲比重不均。

編劇對人的感情體察十分細膩

瑕不掩瑜,與其說這齣戲在處理人的形而上寂寞,我更覺得主題在於「深情」失落。梅妃失愛鬱鬱寡歡、玄宗辜負三千佳麗、雙月才明白真心旋即失去,廣芝大部分時間委屈求全。更別說糊里糊塗死去的湘琪,還有那沒來得及被正視的文樑。「臨分別,才驚覺,情深似海」,不論男女,同性異性,真情一樣可貴,只是,如何才能「人間情根仔細栽」?

年輕編劇對人的感情體察十分細膩,總能在關節處挖掘,略嫌可惜是有些道白太過直露和理所當然,多了一點文藝氣息,少了一點點現實人生磨練。

演員表現精采,水準整齊,舞台極富詩意,水墨和窗框,就像這整齣戲,給人餘味不盡。

 

文字|張嘉容 北藝大戲劇研究所碩士 現任北台技術學院藝術課程講師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