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體瘋狂在路上》由王瑋廉(左起)、傅子豪、胡心怡與吳文翠分別演出四段獨腳戲。
《極體瘋狂在路上》由王瑋廉(左起)、傅子豪、胡心怡與吳文翠分別演出四段獨腳戲。(梵體劇團 提供)
戲劇

流浪的藝術家 搬演生命的獨腳戲 《極體瘋狂在路上》刻畫旅程的體悟

林懷民將文化獎獎金捐出成立「流浪者計畫」,獎勵年輕藝術家到海外從事「貧窮旅行」。極體劇團(今年更名梵體劇團)的傅子豪與瘋狂劇場的王瑋廉已流浪歸來,與吳文翠、胡心怡,設定好遊戲規則,各自以「在路上」的主題,廿五分鐘的獨腳戲,分享他們的旅程。

林懷民將文化獎獎金捐出成立「流浪者計畫」,獎勵年輕藝術家到海外從事「貧窮旅行」。極體劇團(今年更名梵體劇團)的傅子豪與瘋狂劇場的王瑋廉已流浪歸來,與吳文翠、胡心怡,設定好遊戲規則,各自以「在路上」的主題,廿五分鐘的獨腳戲,分享他們的旅程。

PROGRAM  《極體瘋狂在路上》

TIME  2005.12.15〜18                7:30pm

PLACE  台北牯嶺街小劇場

INFO  02-33939888

王瑋廉《在返往孤獨園的路上》

王瑋廉在一九九四年《表演藝術雜誌》出版的攝影集《表演視界》裡,第一次看到大野一雄的演出劇照,便深深著迷,他的流浪計畫是參加大野一雄的「舞踏工作坊」。作品取自《楞嚴經》的一段,有三個角色,阿難、世尊與摩登伽女,阿難在外流浪,受到摩登伽女(妓女)的幻術誘惑,世尊派文殊菩薩持咒前往搭救,阿難向世尊提出一連串的問題與質疑。瑋廉一人分飾三角,「回」、「往」、「返」、「歸」,是這齣戲主要的動作,以舞踏當成身體表現的技術,並結合相聲演出。

傅子豪 《Jalon Jalon 在路上》

傅子豪的流浪者計畫是到印尼學習傳統舞蹈,在林懷民的介紹下與北藝大舞蹈系的印尼籍薩爾老師的協助,到印尼中爪哇的日惹與古都梭羅。「Jalon jalon」是印尼人道別時的常用語,有著祝福語希望之意,演出用到南管曲目「別離金鑾」,以昭君出塞心思漢宮的心情轉折,描述印尼這段流浪時光的回憶,同時呈現出旅遊期間的發現:印尼看似嚴格的回教教條,處處受到約制,卻因簡單而感覺充滿自由,台北的生活卻因自由,反而造成束縛。

吳文翠  《在不斷剝除的路上》

吳文翠以人生作為旅程,分為兩個階段,剛開始不斷向外界吸取養分來豐富生命,後來體悟到,若要求得更精進,必須開始學會割捨與剝除。她透過五種拋棄的歷程來自我成長,第一個要拋棄的是「外貌」,以花朵來象徵容貌。第二個要拋棄的是「定義」,對事物的認知與詮釋。第三拋棄的是情感,親情友情與愛情,因想要擁有而產生束縛。第四個要放棄的是想要被愛的心情,將被愛轉換成別種形式的力量。最後要拋棄的是身體,獲得更大的自由。如同舞踏的精神「把被體制化的身體外衣剝下,轉變為無的身體」。

胡心怡  《在不斷暈眩與失衡的路上》

胡心怡要以純粹肢體呈現自己的內心生活與思考,和旅行的流動性。旅行間外在的空間的變化,內心的風景卻不斷地回溯,小時的記憶與生活中的點滴,卻在陌生的風景上浮現,透過旅行回頭檢視自己。旅途中的風景與生活中的物件成為影像的敘述脈絡,與肢體相互呼應。整場充斥著生活中大量的聲響,街上的叫賣、汽機車發出的聲響,各種鞋子發出的不同聲音等等。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