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提絲摩爾勁爆演出娜拉,一鳴驚人,被冠為德國最優秀的女演員、列寧廣場劇院的天后。
安娜‧提絲摩爾勁爆演出娜拉,一鳴驚人,被冠為德國最優秀的女演員、列寧廣場劇院的天后。(國立中正文化中心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新.德國製造 MADE IN GERMANY╱近距離接觸╱作品解碼區

墜落的恐懼 歐斯特麥耶的新易卜生

觸碰時代的敏感地帶,腳踩現代人的精神地雷,竭力暴露社會、人性的黑暗面,是歐斯特麥耶對自我的期許,因此,他對吸毒、性愛、血腥暴力的社會主題一向情有獨鍾,自承最能引起他共鳴的是英國女作家莎拉.肯恩(Sarah Kane),曾將其作如GierZerbomt等搬上舞台,創造令人無所遁逃的人間地獄。雖一直致力開發年輕劇作家的作品,最膾炙人口的卻是一系列易卜生劇作新詮:《娜拉》(2002)與《海達.嘉布樂》Hedda Gabler (2005),都曾位列德國十大頂尖舞台劇,尤其安娜.提絲摩爾(Anne Tismer)勁爆演出娜拉,一鳴驚人,被冠為德國最優秀的女演員、列寧廣場劇院的天后。

《娜拉》借好萊塢娛樂元素,誘觀眾來看易卜生

重讀易卜生,歐斯特麥耶赫然驚覺其筆下十九世紀人物的生命藍圖、未來憧憬,竟與二十一世紀的我們無異,「每個人都想達到上流社會的生活水平,可是,我們清楚地知道,社會資源的不足,只容許少數人享有這樣的權益,因此,每個人都努力地往上爬,以求擠身於這群成功的少數人,對那些慘遭落敗的人則不屑一顧……」由於意識到,現代人爭先恐後地搶著卡位,無非是害怕分不到一杯好羹,他試著將易卜生嵌入另一個不同的視角:「德國劇場向來關心的多是那些被排擠在外的社會邊緣人,如伍采克。所以,我將易卜生的人物,轉化成只為倖免於伍采克般的淒慘下場而奮鬥、甚至不擇手段的個體。由此銜接當代小市民的墜落恐懼,這其實才是我熱愛易卜生的真正原因。」

在《娜拉》中,所有的話題都環繞在金錢上,它是所有衝突的引爆點,同時也暴露資本主義下的自私與人性醜惡。為求自保,郭格斯坦德(Krogstad)無情勒索娜拉,賀摩爾(Helmer)不惜背棄娜拉,他們都是只知個人利益的投機主義者,而純情無知的娜拉,則是所有男人的性玩物。但見她手持星際大戰光劍,在永生樂團(NERD)的嘻哈節奏中,大跳色情熱舞,迷誘賀摩爾。又身著黑色迷你褲裙,雙邊大腿繫上槍套,幻化成《古墓奇兵》的蘿拉(Lara Croft),扮演集性感與暴力於一身的現代玩偶。歐斯特麥耶不諱言,自己引用好萊塢電影是為了取悅觀眾:「好萊塢與電視劇的情節發展,都是依循易卜生,並深深左右我們的感官與品味。所以,我的計謀便是,以好萊塢誘惑觀眾,演的卻是易卜生。」是以,《娜拉》不論在視覺,還是音效都相當借力電視肥皂劇的家庭場景、好萊塢動作片的刺激、流行搖滾的動感、漫畫的性與暴力,成功地將易卜生嫁接到現代社會的消費型態。最後,易卜生的娜拉,自認遇人不淑,拋家棄子、另謀生路。歐斯特麥耶的娜拉,卻不甘於被玩弄、出賣,以米蒂亞(Medea)的復仇魄力,出奇不意地反撲,槍殺道貌岸然的假君子,重新掌控自己的命運,讓人直呼痛快。

出獄後的娜拉變成《點歌時間》的小姐

然而,弒夫後的娜拉下場又是如何呢?歐斯特麥耶緊接著讓飾演娜拉的安娜擔綱演出《點歌時間》的拉許(Rasch)小姐,無非是試圖找尋可能的答案。於是,出獄後的娜拉,成了已屆中年,一人獨居的上班族。一如往常,下午六點半下班,回到窗明几淨的家中,拉許小姐開始整理東西、洗洗碗、弄些東西吃……,做的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家務事,她都很有條理、一絲不苟地完成,細膩到近乎「龜毛」。沒有親朋好友圍繞,沒有打電話閒聊,只有四壁的清冷相伴,唯一的慰藉是廣播節目的點歌時間。對她而言,時間已然停擺,所有的希望與憧憬都在這數十年如一日的單調乏味中落空,面臨「to be, or not to be? 」的抉擇,沒有歇斯底里,沒有遺書、眼淚或恐懼,拉許小姐出奇平淡地獨自走上黃泉路,無聲無息中殞滅,令人唏噓不已。

《點歌時間》是巴伐利亞劇作家Franz Xaver Kroetz從警察報告的自殺案例中獲得靈感的劇作,撼人的是全劇無一字台詞,全賴演員以微妙肢體語言展現這位中年單身婦女的孤寂與絕望。安娜的一舉手一投足看似自然、隨意,卻是導演觀察自我,擷取平日的舉止動作,予以重整編譜的精心設計。不管是拆信、走路、開門、關窗、靠牆,甚至碗碟的撞擊聲,所有步驟過程與節拍,都精確無比。對拉許小姐的自殺,歐斯特麥耶解釋道,「說來奇怪,但正是這些日常瑣事,扼殺了生命,很簡單,也很愚蠢!」而誠如劇作家所言,拉許小姐的命運,「反映了我們之間許多人,沒能實現的願望、幻滅的夢想與落空的希望,記錄了現代人想從生產奴隸中解放的無能為力,陳述了這過一天算一天的生活,其實與勞動牲口無異的殘酷事實。」

延伸閱讀

▲《表演藝術》第93期,黃建宏〈新感官主義的政治劇場—記托瑪斯.歐斯特麥耶〉,2000年9月號

▲《表演藝術》第147期,鴻鴻〈德國劇場旅行筆記好一個風華璀璨的感官世界!〉,2005年3月號

▲《表演藝術》第150期,陳玉慧〈為自己點一首歌〉,2005年6月號

▲《表演藝術》第157期,陳玉慧〈我再也不要過那漫漫無止境的長夜〉,2006年1月號

▲《表演藝術》第158期,鴻鴻〈最具份量的國際級導演 歐陸劇場巨星來台─德國導演歐斯特麥耶〉,2006年2月號

▲《表演藝術》第164期,陳玉慧〈西邊來的男人〉,2006年8月號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德語劇場人才大本營—柏林「恩斯特.布希」戲劇學院

文字  耿一偉 國際劇評人協會台灣分會秘書長

近來有兩位柏林「恩斯特.布希」戲劇藝術學院 (Hochschule für Schauspielkunst “Ernst Busch” Berlin)畢業的校友來台,一位是在七月中以單人舞踏式偶劇《伊卡魯斯》震撼小劇場界的佛羅倫.費索(Florian Feisel),另一位則是將以《玩偶之家—娜拉》轟動國家劇院的歐斯特麥耶。他們精準與充滿視覺想像力的風格,不免讓我們好奇,這是一所什麼樣的學校?

與布萊希特關係匪淺的學校

位於東柏林的恩斯特.布希戲劇藝術學院,可說是德語系中最富盛名的戲劇學校。一九○五年現代劇場大師萊因哈特(Max Reinhardt)接任德意志劇院(Deutsches Theater)的導演,務實的他立刻決定設一所學校來培育他要的演員。於是,德國第一所專業戲劇學校就這樣誕生了。德國分裂後,這所學校改名為國立柏林戲劇學校(Staatliche Schauspielschule Berlin),並於一九八一年定名為柏林「恩斯特.布希」戲劇藝術學院(以下簡稱柏林戲劇學院)。

兩德統一並沒有改變第一戲劇學院的地位,畢竟柏林是歐洲戲劇的首善之都,柏林戲劇學院是邁向舞台事業的最佳之路。不過恩斯特.布希(Ernst Busch)是何許人也?原來他是布萊希特的老搭檔,從一九二八年的《三便士歌劇》開始,他就一直跟布萊希特合作,直到布氏過世後,他還是在布氏創立的柏林人劇團(Berliner Ensemble)中演出。布希被譽為最偉大的布萊希特式演員。所以從校名就暗示了這所學校與布萊希特的關係匪淺。

在教學上,雖然校方強調史坦尼斯拉夫斯基與布萊希特體系並重,但由於不少教師都是柏林人劇團的團員,因此布系色彩依舊反映在教學上頭。例如在即興課程中,並不鼓勵學生用個人經歷去詮釋演出,強調應去找原型的表現。若要接觸劇本,會要求學生不要先解讀台詞,而是在對場景的大概了解下,以即興和想像去發展。若碰到進入的困難,則鼓勵學生去閱讀相關歷史資料或小說。

課程很務實,為學生入行做準備

此外,老師會推薦一些固定劇本讓學生來發展。例如前面提到劇情討論,最常用的是英國憤怒一代作家奧斯本(John Osborne)的代表作《憤怒回顧》Look back in Anger與布萊希特的《高加索灰闌記》。他們也鼓勵學生先從具有現代內容的作品出發,認為這樣可以讓學生有觀察的基礎,然後再去碰席勒或莎士比亞等不同時代的經典劇本,就會簡單得多。

由此可知,柏林戲劇學院是非常實際的學校,課程設計都是為了能讓學生入行。跟這德國劇院的保留劇目體系有很大的關係。所謂保留劇目就是劇院安排了一定的劇碼在一年中輪番上演,通常它們都是經得起千錘百煉的經典,如莎士比亞、易卜生、契訶夫等人的作品。

柏林戲劇學院目前有三個系,分別是表演、導演與偶戲。西方現代劇場其實一直跟偶戲暗通款曲,現代劇場理論大師奎格(Gordon Craig)要演員當超級傀儡的想法是濫觴,德國包浩斯(Bauhaus)的劇場實驗則將其發揚光大。偶戲系並非只是學傳統操偶,而是用媒材的觀念來看偶戲演出。此外,學生要學默劇、歌唱、造型藝術等,所以偶戲系的費索在牯嶺街小劇場的演出,才會讓人眼睛一亮。

相關網址:柏林「恩斯特.布希」戲劇學院 www.hfs-berlin.de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