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就任國家國樂團音樂總監的溫以仁,首度正式指揮國樂團,其表現與風格及樂團聲響的變化與走向等等,令人拭目以待。
剛剛就任國家國樂團音樂總監的溫以仁,首度正式指揮國樂團,其表現與風格及樂團聲響的變化與走向等等,令人拭目以待。(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以愛之名 唱誦島嶼的重生

台灣百合藝術系列音樂會

今年的二二八,國立中正文化中心特別邀集了三大樂團——國家交響樂團、國立台灣交響樂團與國家國樂團,規劃了「台灣百合藝術系列」音樂會三場演出,分別由世界級指揮大師馬卡爾、瓦薩里,以及NCO新任總監溫以仁指揮,曲目融合國內外經典與本土新曲,精采可期!

今年的二二八,國立中正文化中心特別邀集了三大樂團——國家交響樂團、國立台灣交響樂團與國家國樂團,規劃了「台灣百合藝術系列」音樂會三場演出,分別由世界級指揮大師馬卡爾、瓦薩里,以及NCO新任總監溫以仁指揮,曲目融合國內外經典與本土新曲,精采可期!

NCO—陽光、微笑、Formosa

2/26    7:30pm  台北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888

NSO布拉姆斯 德意志安魂曲

2/27    7:30pm  台北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888

瓦薩里vs.國台交—以愛重生

2/28    7:30pm  台北國家音樂廳

2/29    7:30pm  台中市中興堂

INFO  02-33939888、04-23391141

如果「二二八」是身為「美麗之島」的一個痛,那麼不該別過頭去,佯裝不存在,而是勇敢面對,撫慰傷口,讓它癒合、讓它重生!二二八前夕,在這感傷又堅強的時刻,「台灣百合藝術系列」的三場音樂會,以最崇敬的心靈,唱出福爾摩莎的驕傲,願逝者安息,更在愛與希望中前進!

溫以仁首度正式指揮NCO,描繪濃濃故鄉情

系列中的第一場音樂會,是由國家國樂團、台南市立民族管絃樂團及台北藝術家合唱團以「陽光、微笑、Formosa」作為整場音樂會的主題,帶來本土的氣息。《台灣四季》選段、《吳園綺想》、《梆笛協奏曲》等曲目名稱也許有點陌生,然而只要是生活在這片土地的人,在樂聲一出,便能夠辨別出《桃花過渡》、《一隻鳥仔》、《駛犁歌》、《香包調》等等最為熟悉的民謠及旋律,而對台灣景色的速寫,更是以美麗的音樂勾勒出濃厚的故鄉情懷。

節目中最撼動人心的則是由作曲家劉學軒作曲、詞壇泰斗莊奴填詞的《祝願》,以兩團連袂的百人樂隊磅礡氣勢,加上合唱團的渾厚歌聲,五個樂章從歡迎全人類參加這場宇宙的聚會、天使傳遞著上帝的期待、圓形劇場式朗誦、小天使天真無邪的歌唱著,彷彿彩虹乍現到鐘聲、號角、頌歌齊響的終樂章,唱出對台灣的祝福及祈願。而本場音樂會為剛剛就任國家國樂團音樂總監的溫以仁,首度正式指揮國樂團,其表現與風格及樂團聲響的變化與走向等等,令人拭目以待。

馬卡爾指揮NSO,《一九四七序曲》令人震懾

「布拉姆斯德意志安魂曲」節目無論在曲目與陣容上,都是超強的組合。二○○三年起接替阿胥肯納吉成為捷克愛樂樂團的音樂總監,去年底才率團來台的澤登內克.馬卡爾(Zdeněk Mácal),不僅深受樂迷喜愛,熟悉日劇的人或許還能認得出來他就是日劇「交響情人夢」男主角念念不忘的恩師。曾任科隆廣播和漢諾威廣播等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在超過一百五十個樂團擔任客座指揮的馬卡爾,戲裡戲外皆為大師級人物。而布拉姆斯《德意志安魂曲》是安魂曲中的經典之作,唱詞是作曲家自己從路德翻譯的舊約和新約聖經中關於死亡、信仰和永生的段落中精心挑選編綴而成的,旋律與歌詞配合得天衣無縫,在這裡雖然也有哀悼,也有悲傷,但是沒有傳統的關於末日審判的恐怖,沒有奉獻、贖罪、超拔的內容,而是以一種不同關於生與死的信念。

特別演出有「台灣拉赫瑪尼諾夫」美譽的蕭泰然作品《一九四七序曲》,最讓人憶及二二八事件的歷史創傷,以銅管齊鳴、強烈的氣勢開場,接著以如詩如畫的音樂道出台灣曾有過美麗的山河,讓葡萄牙船長驚嘆直稱:「I Lhas Formosa!」《港邊惜別》的舊歌及《一隻鳥仔》的旋律拼貼,充滿台灣情。「種一叢樹仔在咱的土地,不是為著恨,是為著愛。」詩人李敏勇的〈愛與希望〉及鄭兒玉教授的〈台灣翠青〉,在維也納國家歌劇院合唱團、國家交響樂團及國立實驗合唱團共同合作下,令人震懾,更令人動容。

瓦薩里帶領國台交,台語新唱《快樂頌》

國台交的「以愛重生」音樂會,在二二八當天演出,別具揮別傷慟、追求新生的意義。多才多藝音樂家陳樹熙的《平板》、自由音樂創作者王明哲的《臺灣》及改編自高一生(原族名吾雍.雅達烏猶卡那)的《登山列車》,各代表著台灣社會的多元,也象徵各族群的融合。蕭泰然管絃樂與混聲合唱團的交響詩《玉山頌》,部分歌詞由詩人李敏勇撰寫,從瞻仰玉山的高聳入天、頂天立地,描寫青翠園地與綠蔭美景、日夜不同變化,到寄託蝴蝶自由飛翔,以「台灣美麗島,神聖的記號」點出台灣魂魄、意志與愛的象徵,藉由大自然的歌頌,影射台灣人殷切期盼的新世紀。

而除了以西貝流士在國家被併吞、飽受俄國欺壓下,為爭自由而反抗,並作曲激勵芬蘭民族意識的《芬蘭頌》隱喻台灣的處境與情操外,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的《快樂頌》更是讓痛苦昇華,將悲傷化為一種無形的力量,「心情輕鬆,樂唱歡喜,迎接咱的新時代。你我牽手,佇遮做伙,大家攏嘛笑咳咳。四百年來,你我祖先,佇這個所在來企起。無論先到,抑是後來,攏是姐妹和兄弟」以台語重新改編演唱,在熟悉台灣並具豐富人生經驗的鋼琴暨指揮家瓦薩里(Tamás Vásáry)帶領下,更為精采可期。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