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場演出很明顯地聽出樂團與指揮正處於磨合期。圖為費雪狄斯考與北市交的排練現場。(許斌 攝)
演出評論 Review

「準」不準,有關係

作為全系列的真正主角,樂團在面對企圖心旺盛的曲目編排上,卻未展現出他們真正的水準與實力。全場演出很明顯地聽出樂團與指揮正處於磨合期,在音樂的型塑、聲音的建構,以及未來的發展方面,並沒有做出立即而雄辯性的宣示。

作為全系列的真正主角,樂團在面對企圖心旺盛的曲目編排上,卻未展現出他們真正的水準與實力。全場演出很明顯地聽出樂團與指揮正處於磨合期,在音樂的型塑、聲音的建構,以及未來的發展方面,並沒有做出立即而雄辯性的宣示。

北市交「準」音樂總監系列:變奏—和諧雙鋼琴

4/9  台北國家音樂廳

如果以音響器材來比喻,台北市立交響樂團絕對是「Monitor級」的樂團!以本場音樂會而言,堪稱一次忠實呈現樂團與指揮關係的標準演出。

在這場「準音樂總監系列」的開幕演出,馬汀.費雪狄斯考除了親撰演出手冊,更在音樂會中親上舞台致詞,其雄心企圖不言可喻。但作為全系列的真正主角,樂團在面對企圖心旺盛的曲目編排上,卻未展現出他們真正的水準與實力。全場演出很明顯地聽出樂團與指揮正處於磨合期,在音樂的型塑、聲音的建構,以及未來的發展方面,並沒有做出立即而雄辯性的宣示。

《尋》古箏協奏曲演出紀律最嚴明

孟德爾頌的《E大調雙鋼琴協奏曲》是首熱力四射的青春曲目,可惜的是樂團進入狀況的時間太長,伴奏上又略嫌平淡謹慎。兩位獨奏家在先機已失的情形下,雖然保有水乳交融的流暢與和諧,對比性上卻也略嫌欠缺。只有在安可曲時,兩位鋼琴家才找回他們的詼諧與自在,觀眾自也不吝惜給予最熱烈的掌聲回應。

馬水龍的《尋》古箏協奏曲,是樂團當晚紀律最為嚴明的演出。以這首整場最挑戰聽眾的曲目而言,演出卻自始至終抓緊了台下所有人的情緒與目光的焦聚。除了指揮與樂團以他們最專注的注意力,為台下的作曲家無私的奉獻之外,不能不稱讚獨奏家黃好吟的火花四射。在溫暖厚重的樂團充分襯托下,黃好吟將各種獨特技法作了完美而清晰的示範演出,讓古箏清亮冷冽又具有穿透力的音色向台下迸激而出。儘管樂曲的結尾,獨奏與樂團在默契上出了小瑕疵,整體而言仍是瑕不掩瑜的水準演出。

下半場排出的布拉姆斯《D大調第二號交響曲》,無異是指揮與樂團新婚蜜月的自我介紹。宏觀而言,北市交在此曲中音響效果值得稱許,費雪狄斯考儘管在織體的建構上,並沒有顯現出立體的格局,但在樂句的銜接與呼吸,卻極富流暢與自然的特色。北市交木管部強勢的表現令人目光一亮,但絃樂部的調和上就略欠一味。銅管或許是最具爭議的角色,在表現最傑出的段落,可以讓人感受到他們作為樂團骨幹的充沛實力,但當天的狀況真的欠佳,每個起拍與合奏都令人提心吊膽……。

作為「述職聲明書」,期待更好的表現

作為客席指揮,當晚的演出算是水準之作。但作為一份馬汀.費雪狄斯考的述職聲明書,這樣的表現顯然是不夠的。在流暢的外表下,指揮與樂團的個性,以及未來的走向,我們並不能在當晚獲得明確的答案。如果當晚樂團缺乏紀律的表現是再現「磨合」的歷程,之後的三場音樂會更讓人期待開出美麗的花朵。

除了再度驗證北市交這種「指揮照妖鏡」的特性之外,這場以「變奏」為名的「準音樂總監」系列的開場白,讓我們發現:「準」不「準」,的確有關係——無論是指揮的頭銜,還是樂團的音符……。

PAR特展風景書店5.5-6.24廣告圖片
PAR風景書店特展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
PAR風景書店特展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