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一起寫訃文》展現了一種科幻喜劇式的家庭戰爭。
《大家一起寫訃文》展現了一種科幻喜劇式的家庭戰爭。(三缺一劇團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即將上場Preview/戲劇

七年級鄭衍偉的台灣文學獎得獎劇本 《大家一起寫訃文》 演一場家庭科幻戰爭

「這是一個談記憶的劇本,有關於集體記憶的消失」,鄭衍偉說,《大家一起寫訃文》的創作源自於家中一次辦喪事的經驗,激發了他的創作靈感。全劇以戲中戲的結構,從一對兄妹記錄下為阿嬤辦喪事的過程開始,家中的氣氛逐漸變得詭譎,最後阿嬤死而復活,全家進入如「科幻片」般,潛意識的幻想狀態。

 

文字|廖俊逞、林侖靜
第188期 / 2008年08月號

「這是一個談記憶的劇本,有關於集體記憶的消失」,鄭衍偉說,《大家一起寫訃文》的創作源自於家中一次辦喪事的經驗,激發了他的創作靈感。全劇以戲中戲的結構,從一對兄妹記錄下為阿嬤辦喪事的過程開始,家中的氣氛逐漸變得詭譎,最後阿嬤死而復活,全家進入如「科幻片」般,潛意識的幻想狀態。

 

三缺一劇團《大家一起寫訃文》

9/4~6  19:30

9/6~7  14:30

9/11~13  19:30

9/13~14  14:30

台北皇冠藝文中心小劇場

INFO  0912628951

 

去年台灣文學獎的劇本類評審獎頒給了資深劇作家紀蔚然,可說實至名歸,但徵選類得主卻爆出黑馬,由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新生代劇作家鄭衍偉,以《大家一起寫訃文》拿下首獎。湊巧的是,兩人正好是師生,也同樣以家庭題材入戲獲得矚目,前者的「家庭三部曲」被喻為是台灣現代戲劇難以超越的「紀蔚然障礙」,後者的劇本則被稱讚是「結構複雜,虛實相間卻妙趣橫生,對家庭關係的描繪真切而不落俗套。」究竟,七年級世代的鄭衍偉,如何另闢蹊徑,走出四年級的紀蔚然構築那道高牆?而他自稱的「超時空科幻奇譚」,又如何在家庭劇的刻板寫實框架中,注入如科幻小說般的奇思異想?

動漫宅男,寫幻想小說起家

顛覆一般大眾對「文學家」埋首書堆的想像,鄭衍偉國三開始著迷動漫,並從喜歡到研究,一頭栽進奇幻文學的領域,搞同人社團、發電子報、寫動漫專欄,也有個很另類的筆名叫夕月。雖然常被說是「動漫宅男」,但鄭衍偉認為,幻想是文學創作的泉源,他喜歡的作家如日本文學家川端康成、荒謬劇作家尤涅斯柯,作品都帶有濃厚的幻想色彩。閱讀相當雜食的他,創作範疇以奇幻文學為主,類型涵蓋散文、小說、劇本、繪本等,還是文學獎的常勝軍,

「這是一個談記憶的劇本,有關於集體記憶的消失」,鄭衍偉說,《大家一起寫訃文》的創作源自於家中一次辦喪事的經驗,疲憊冗長的習俗儀式和繁文縟節,激發了他的創作靈感。全劇以戲中戲的結構,從一對兄妹記錄下為阿嬤辦喪事的過程開始,家中的氣氛逐漸變得詭譎,最後阿嬤死而復活,全家進入如「科幻片」般,潛意識的幻想狀態。鄭衍偉表示,作品不僅反映台灣家庭問題,也突顯每個世代面對傳統的不同選擇,他強調:「我沒有投射台灣現實的沉重意圖,而是營造荒謬的象徵效果,讓觀眾自由地解讀與聯想。」

上半場寫實下半場荒謬,流動場景不致突兀

《大家一起寫訃文》即將由三缺一劇團搬上舞台,新生代導演楊景翔執導,他形容乍看劇名覺得「有點陰」,一讀之後發現極有娛樂效果,展現了一種科幻喜劇式的家庭戰爭。全劇從上半場的寫實轉為下半場的荒謬,有跳躍式的基調轉變,他試圖以場景流動,讓上半場寫實的家庭場景,在下半場瞬間化為戰事過後的廢墟,演員則表現心理層次的分裂。楊景翔說,雖然上下半場雖是切割的,但其中埋下的伏筆有如蓮藕般連接,觀眾不至於覺得突兀。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