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比較知道要一次只做一件事,所以在排戲、演出的空檔,導演在傷腦筋的時候,我可以跑去做別的事。以前會同時做好多事,把自己搞得好累、
「現在比較知道要一次只做一件事,所以在排戲、演出的空檔,導演在傷腦筋的時候,我可以跑去做別的事。以前會同時做好多事,把自己搞得好累、(許斌 攝)
藝號人物 People

張艾嘉 寫得開心,演得快樂

浸淫電影多年的張艾嘉,其實二十年前演過小劇場黑色喜劇《娘子,今晚菜色如何?》,也和齊秦合作過音樂劇,舞台劇場於她,並非是個全然陌生的場域。這回與林奕華合作《華麗上班族之生活與生存》,張艾嘉不只擔綱女主角,也操刀執筆寫劇本,不過,雖然外人看她就像劇中的女強人,她卻說:「我其實沒有她那麼強,碰到一些不會的事,我就會說我不懂,趕快承認我不會;而且我比較愛玩,看到好玩的事可能半路就彎去別處玩耍了。」所以「我覺得演這個戲,讓我找回多年以前那種單純的快樂,我寫劇本寫得很快樂,演戲也演得很快樂……」

文字|老嘉華、許斌
第196期 / 2009年04月號

浸淫電影多年的張艾嘉,其實二十年前演過小劇場黑色喜劇《娘子,今晚菜色如何?》,也和齊秦合作過音樂劇,舞台劇場於她,並非是個全然陌生的場域。這回與林奕華合作《華麗上班族之生活與生存》,張艾嘉不只擔綱女主角,也操刀執筆寫劇本,不過,雖然外人看她就像劇中的女強人,她卻說:「我其實沒有她那麼強,碰到一些不會的事,我就會說我不懂,趕快承認我不會;而且我比較愛玩,看到好玩的事可能半路就彎去別處玩耍了。」所以「我覺得演這個戲,讓我找回多年以前那種單純的快樂,我寫劇本寫得很快樂,演戲也演得很快樂……」

《華麗上班族之生活與生存》

4/16~18  19:00 

4/19  14:00 

台北國家戲劇院

INFO  02-23934567

張艾嘉的名字總是和電影連在一起,很少有人覺得她和舞台劇會有太大的關聯;不過,這一次,她用將近一年的時間,投入舞台劇《華麗上班族之生活與生存》,不僅是演出,還執筆編寫劇本。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或是忘記了〉她也演過舞台劇。其實早在一九八八年,張艾嘉就曾在小劇場演出黑色喜劇《娘子,今晚菜色如何?》,導演是當時初次執導舞台劇的鄧安寧,舞台上簡約的佈景、道具,一人飾多角的忙碌轉場演出,把清末四大奇案之一的《楊乃武與小白菜》,徹底來了個古今對照大翻盤。此外,她還跟齊秦合作一齣音樂劇。然後,轉眼二十年,她才重回舞台。

林奕華邀約合作,一起感慨人事物變遷

怎麼會在睽違二十年後,又跟舞台接軌呢?她覺得好像是時間到了,一切就突然水到渠成:「這些年其實陸續有人找我談合作舞台劇的事,我也從來不排斥任何合作可能,只是一直在忙,真的沒有時間。林奕華幾年前就找我演舞台劇,我也看了他的戲,覺得他是很獨特的一位導演,處理舞台劇的手法和角度都與眾不同;去年,我們先開始談這個戲的方向,發現彼此對這樣的題材蠻有一些相近的想法,所以慢慢就發展出了現在這個故事。」林奕華過往舞台作品比較意念化的風格,和張艾嘉趨近寫實的走向,兩者合作究竟會出現一齣怎麼樣的舞台劇,始終很令人好奇。

一開始,只是有些感慨。生活周遭似乎有很多東西已經或是正在消失,而且消失的速度越來越快,那不僅只是城市面貌改變、熟悉的店舖關閉,存在這些有形的人、事、物迅速變化底層的,是價值觀的轉變。張艾嘉和林奕華對這樣的轉變都深有所感,「在一直快步往前走的同時,我們也失去了很多重要的東西,可是我們幾乎不太會停下來想想:究竟失去了什麼?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失去的?我跟林奕華談到這些都很感慨,可是已經不是光感慨就算了的年紀,覺得總要做點什麼吧!」一個關於上班族生活與生存問題的故事,就這麼逐漸成形了。

對於上班族的生活,編劇和導演都沒有太多實際經驗,但是朝九晚五的生活型態,辦公室的人際關係、人事鬥爭,卻比較容易引起多數人的共鳴。還有,也因為上班族的角色可以在舞台上大玩光鮮亮麗的造型。「林奕華是非常愛美的,喜歡漂亮的人,喜歡看都會上班族俐落精心的穿著打扮」,對女主角的服裝造型,他一開始就決定要讓她「絕對是美美的」;張艾嘉則建議,何不讓這個女強人試試中性裝扮。為了了解實際效果,兩人還去了一趟名牌服裝店,由張艾嘉試穿全套男裝,演員和導演都覺得很開心。

從演員變編劇,就是愛「玩耍」

開始排戲以後,大家手上的劇本初稿漸漸顯得單薄,人物的面貌也模糊,原本專心當演員的張艾嘉笑自己老毛病發作,「想說把對角色的一些詮釋、看法寫下來;我是早起的人,某一天早上起床以後就坐下來開始寫,結果一發不可收拾」,就這樣,大家看著她每天埋頭苦寫,每次排戲前拿到熱騰騰的劇本,一齣三個多小時的戲,十幾個角色的型塑,終於一步步就了定位。「林奕華是一位非常敏銳,看法很與眾不同的導演;而且,我覺得我們很有默契,編劇的過程裡,常常他說了什麼,第二天我就把這一點寫進劇本,或者我提了一件什麼事,他馬上就知道我指的是什麼,這樣合作起來真的很愉快。」

女主角是一家大公司的高層女主管,和公司的總裁也是她的前夫,保持著曖昧而親密的關係,身邊還有一個特助情人和一個年輕菜鳥職員。她非常能幹,而且為了達到目的,可以用盡一切手段。「有人說,喔,妳演的是反派。可是我並不會這樣看這個角色,我不會去認定她是個壞人。很多時候,有些人可能只是因為比別人多做了一些事,人家看妳會做、也願意做,就越來越把事情丟給妳去處理,結果就被別人叫做女強人。現實生活裡,我們身邊也會有這樣的人,很能幹、很努力,想盡辦法要達到自己的目標,只不過在過程中,可能也同時失去了很多東西。」

身兼導演、編劇、演員等多重身分,出過唱片,又演了舞台劇,工作多元又忙碌的張艾嘉難免也會被不少人稱為女強人。談到自己跟劇中女主角的差別,她說:「我其實沒有她那麼強,碰到一些不會的事,我就會說我不懂,趕快承認我不會;而且我比較愛玩,看到好玩的事可能半路就彎去別處玩耍了。除了工作,我也要結婚,要生孩子,要去旅行,還想做很多其他的事情。」在她看來,這個表面光鮮、作風強悍的女主角,內心也有不足為外人道的苦,因為她最終也不過是被自己役使、被別人利用的一個棋子。

演這齣戲,找回多年以前那種單純的快樂

《華麗上班族之生活與生存》從去年十一月開始巡迴演出,到了不同的城市,觀眾對戲的體認跟反應也明顯不同。導演和演員接收到不同訊息時,會詫異也會隨之調整,有時候擔心觀眾是不是不能理解角色的心理狀態,更擔心是不是角色不能讓觀眾認同;所以一路演下來,演員在成長,戲也在成長。這回的台北場,張艾嘉把劇本又做了一些更動,「實際演出以後,會很清楚發現有些反應、對白,跟角色性格不合,或是感覺某個角色可以刻劃得更深刻;每一場,我除了在台上演出,在後台也很專心聽,聽每個人是不是容易在某一句對白的時候卡住,因為這很可能代表這個角色不會說出這樣的話,如果有這種情形,當然就一定要修改,讓角色活起來。」

除了相隔二十年再度演出舞台劇,張艾嘉今年二月還去了衣索匹亞,距離她上一回衣索匹亞之行,時隔十六年;對於自己這麼緊密的行程,她卻說已經比過去好多了。「現在比較知道要一次只做一件事,所以在排戲、演出的空檔,導演在傷腦筋的時候,我可以跑去做別的事。以前會同時做好多事,把自己搞得好累、好辛苦。」雖然說一次只做一件事,但是她每一件事之間似乎並沒有什麼真正的休息空檔,所幸這次的舞台劇,無論是編劇或演出,她都玩得很開心:「我覺得演這個戲,讓我找回多年以前那種單純的快樂,我寫劇本寫得很快樂,演戲也演得很快樂,沒有什麼沉重的負擔和壓力,真的一直都很開心,演出好像變成了樂趣,像娛樂。我想,這種感覺會讓我在以後做其他工作的時候,也能夠重新調整自己的心情和態度。」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