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後一支舞,創作者以充滿宗教渴想的視覺模式,拆解吾人常見的佛者體相。(肢體音符舞團 提供)
演出評論 Review

一場觀他者與自觀交錯的反思之旅

以三段舞作組合而成的演出,揉和了個人式的反思和社會評論。創作者以一個深具巧思的設計出發:藉由看與被看之間的角色轉換所帶來的不安,而帶出如何自在的思考。

以三段舞作組合而成的演出,揉和了個人式的反思和社會評論。創作者以一個深具巧思的設計出發:藉由看與被看之間的角色轉換所帶來的不安,而帶出如何自在的思考。

肢體音符舞團「觀。自在」

3/13~14  台北新舞臺

觀看,是大多數人與世界互動的最基本形式,甚至決定了我們對自身的理解。選擇了如此一個頗具深意的主題,肢體音符劇團二○○九年年度公演「觀。自 在」,既是編舞者華碧玉集結了二十年創作思維的力作,也凸顯了一個不以技巧取勝的新興舞團在台灣劇場生態中的生存策略:扣緊當代人探索自我心靈圖像的語 言,以吸引出入於劇場的真知渴想者一種答案的可能。

看/被看的不自在

以三段舞作 組合而成的演出,揉和了個人式的反思和社會評論。創作者以一個深具巧思的設計出發:藉由看與被看之間的角色轉換所帶來的不安,而帶出如何自在的思考。在第 一段舞作之初,舞者穿梭於觀眾席間,以近距離的方式凝視著原本以為自己很安全的觀眾,這時我們才意識到,原來凝視,可以讓人如此不自在。原本這樣的安排可 以讓身為觀眾者在劇場中實際體會到文化理論中「凝視」的政治,可惜的是,這個藉由打破一般劇場遊戲規則(例如保持安全距離,以避免直接的視線交流甚至捕 攫)而挑戰觀眾的互動,雖然起了個巧妙的開頭,但卻未在後續的舞作中繼續發酵。

整體而言,演出中的舞台裝置與造型設計相當搶眼,為 演出加分不少。例如在第一支舞作中包裹獨舞者的大透明汽球,視覺上馬上令人聯想起我們的眼珠,當看到舞台上獨舞者在大汽球中奮力移動、努力掙脫,無法不感 嘆身為被看者(the seen),現代人的一個困境或許就在於受到他人觀點的圈限與挾制,就像獨舞者徒勞掙扎卻走不出去;當被凝視/被看等同於存在,真正願意戳破這種從視覺互 動建立起來的人際支配而破繭而出的人,終究是有限的。

不完全的看,看不完全

或許標榜著與 音效設計的合作,第二支舞作部分重點在於勾連肢體與聲響,不論是女舞者的高跟鞋、或是從天垂下的竹簾,都成了創作者用來攪擾觀眾的工具。攪擾,或許因為生 命本來就不是那麼安寧的。舞台設計展現一個部分顯現的視覺巧思,將大幕升起約略到女舞者大腿的高度,觀眾只能看到不停走動穿梭的雙腿,卻無法停止想像這些 女體的主人身分:不論是叱咤一時、或是飽嘗風霜,這些不完全的、卻讓人無法不去聯想的身體和動作,隱微地帶出許多有關女體的故事,特別是不自由的女體。

只 見舞台上的女舞者們,開始重複一連串快速衝出、躺下、再起身的動作序列,令人無法不去想像那個舞台上不在場的另外一個身體,一個個在上位的男體,讓她們不 得不一直重複這些動作:衝出、躺下、起身、逃跑。在此同時,舞台後方一名蜷縮著身體的女性裸體(至少視覺上的效果如此),緩慢地由舞台的左後方蠕動前行, 無視於其他一具具衝出又衝入的女體,緩慢地蠕動,看似說明女性的身體經驗,在流動的歷史過程中,緩慢地前進。

光,無法分割

最 後一支舞,創作者一改其意圖,以充滿宗教渴想的視覺模式,拆解吾人常見的佛者體相。端出整場演出主要號召的琉璃裝置,舞台上的光芒雖有其風華,映照著舞群 們透過時間差的動作序列試圖捕捉的肢體流動,動作本身在視覺上卻未能使觀眾達到神聖的想像,反而凸顯了人類感知的超越性:凝視神聖之身,如同對光的感知, 是不能以動作分割的,不論多麼細微的動作。

因此最後問題仍在:舞台上的身體展演,用以觀之現代人對超然的渴想,不管是透過信仰投射於他者、或是反求於自身存在的思索,究竟是一條捷徑?抑或是一條終究無法到達彼岸的迂迴之路?

專欄廣告圖片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
專欄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