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慕尼克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大提琴首席楊文信,將擔綱演出大提琴與二胡雙協奏曲《霸王別姬》。
德國慕尼克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大提琴首席楊文信,將擔綱演出大提琴與二胡雙協奏曲《霸王別姬》。(許斌 攝)
即將上場 Preview

NCO樂季閉幕音樂會「霸王別姬」 中西樂團同台 重現楚漢歷史煙塵

NCO閉幕音樂會「霸王別姬」以楚漢相爭的歷史背景為主題,將演出關迺忠《十面埋伏》、賴德和《楚漢》琵琶協奏曲與劉學軒的大提琴與二胡雙協奏曲《霸王別姬》;並邀請國立臺灣交響樂團,與NCO同台演出。整場宛如史詩般壯麗的音色與聲響,將古老的傳說重現眼前,讓觀眾穿梭時空。

文字|李秋玫、許斌
第197期 / 2009年05月號

NCO閉幕音樂會「霸王別姬」以楚漢相爭的歷史背景為主題,將演出關迺忠《十面埋伏》、賴德和《楚漢》琵琶協奏曲與劉學軒的大提琴與二胡雙協奏曲《霸王別姬》;並邀請國立臺灣交響樂團,與NCO同台演出。整場宛如史詩般壯麗的音色與聲響,將古老的傳說重現眼前,讓觀眾穿梭時空。

NCO樂季閉幕音樂會─霸王別姬

6/12  1930  台北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888

「國樂和西樂只有樂器構造與音色的不同,從廣義的音樂概念來看,這兩者卻是沒有差別的!」將「霸王別姬」這場節目安排作為NCO閉幕音樂會,首席客席指揮溫以仁的用意就是希望聽眾們跳脫國樂與西樂的思考範圍,將兩者的地位拉平之後,能夠好好地欣賞他們的音樂。整場以「霸王別姬」的歷史背景貫穿,NCO特別邀請國立臺灣交響樂團協力演出,兩團同台競奏,不僅考驗著團員們的技巧與耳力,龐大的樂團更考驗著指揮的駕馭能力。整場宛如史詩般壯麗的音色與聲響,將古老的傳說重現眼前,讓觀眾穿梭時空。

關迺忠《十面埋伏》展現漢劉軍威

《十面埋伏》,是琵琶的代表作,也是將各種彈奏手法擴張到淋漓盡致的樂曲,它的難度甚高,卻也最令人欣賞。大陸作曲家暨指揮家劉文金,曾經以這首曲子的音樂主題創作了一首同名交響詩,被香港中樂團評為「二十世紀最受樂迷歡迎的中樂作品」。而這次由NCO委託大陸作曲家關迺忠所創作的同名樂曲,更以中西合併的方式,表現了漢劉方面的軍威和勝利。曲中以國樂器製造劇情中所發生的特殊音響效果,增添戲劇性的想像,再以西洋樂器烘托出樂曲磅礡的氣勢,共同將中西樂獨特的優勢表現出來。全曲分為三大部分:第一部分是作戰的準備;第二部份進入戰爭,掀起全曲的高潮;第三部分是描寫戰爭以後的場景。古戰場那種黃沙漫天、滄茫慘烈的景象對照著人物內心的淒惻,不僅音樂洋洋盈耳,情緒更溢滿於胸!

賴德和《楚漢》琵琶協奏曲中西對峙

《楚漢》琵琶協奏曲原本是由台北市立國樂團委託台灣作曲家賴德和創作,題材除了琵琶名曲《十面埋伏》外,還採用了《霸王卸甲》一曲。在創作中,作曲家盡量保留著原曲的特色,將兩首古曲重新剪輯成一首更龐大、統一的新版本。有趣的是,若以音色來看,管絃樂團的木管、銅管、絃樂、擊樂四個音色族群,加上國樂團的吹管、彈撥、拉弦,共有七個音色的組合。既是楚漢相爭,樂團也在實際的形式上呼應。將中西兩團左右分開,讓人有「楚河漢界」那種聯想,不得不佩服作曲家的巧思。而音樂在「一邊一國」的對抗及交流中,更交織出極為豐富多彩的聲響。此外,在琵琶演奏家楊惟的領奏下,聽眾們可以隨著旋律及氣氛,在〈列營〉、〈點將〉、〈小戰〉、〈大戰〉、〈楚歌〉、〈別姬〉的進行中找尋到每個段落的蹤跡,卻也能夠在整體的串聯下,自由編織心中的精采片段。

劉學軒《霸王別姬》重述千古項虞愛情

一段英雄與美人的愛情故事,讓代代後世喟嘆不已,於是兩人化身在藝術領域中,從戲曲、音樂、歌劇、小說到電影,不斷在海內外歌詠。而感動著千古傳說,讓台灣作曲家劉學軒感覺「彷若跌入歷史河流中無法掙脫,超越時空的場景與對話在心中不斷吶喊著:『我是楚霸王』!、『我是虞姬!』、『我是梅蘭芳』、『我是張愛玲!』」,故事中的角色活脫脫地碰觸他的心,讓劉學軒久久不能自己!同樣由NCO委託新創的大提琴與二胡的雙協奏曲《霸王別姬》,讓大提琴的深沉、胡琴的旖旎,對照項羽與虞姬的情感,在曲中娓娓道來。為了這首樂曲,樂團更特地遠道邀請具「台南之子」之稱,現任德國慕尼克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大提琴首席楊文信擔綱大提琴協奏,並且由NCO當家台柱王明華以胡琴與之對話。最特別的是,在奇美文化基金會的鼎力相助下,楊文信即將演奏的大提琴,將是奇美所典藏的名琴。樂曲從序曲的〈楚歌〉、〈張愛玲〉、〈楚漢〉、〈虞歌〉……直到安靜凜冽的「烏江畔」,直鋪是一段歷史,橫敘卻是多方的對話,從張愛玲的文學之筆,到作曲家的音符之筆,在不同時空下的書寫,揮灑那共同的喟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