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聲樂家朱苔麗(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音樂

朱苔麗領唱《歡樂頌》 開展新年新氣象

NSO這場跨/新年音樂會將演出貝多芬的兩部經典作:《第九號交響曲》與《合唱幻想曲》。前者第四樂章的〈歡樂頌〉,首度將人聲當成樂器加入交響樂曲,展現「禍福與共」、「四海之內皆兄弟」精神,被歐盟訂為「歐盟之歌」。這次將由素有「東方卡拉絲」之稱的朱苔麗領軍《第九號交響曲》歌唱,盧易之擔任《合唱幻想曲》鋼琴演奏。

NSO這場跨/新年音樂會將演出貝多芬的兩部經典作:《第九號交響曲》與《合唱幻想曲》。前者第四樂章的〈歡樂頌〉,首度將人聲當成樂器加入交響樂曲,展現「禍福與共」、「四海之內皆兄弟」精神,被歐盟訂為「歐盟之歌」。這次將由素有「東方卡拉絲」之稱的朱苔麗領軍《第九號交響曲》歌唱,盧易之擔任《合唱幻想曲》鋼琴演奏。

NSO跨/新年音樂會—歡樂頌

09/12/31  22:00 

10/1/1  19:30 

台北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888

音樂會的最後一首曲子了!台上,指揮身旁多了位背對著觀眾的先生,抿著嘴皺著眉,帶著一貫堅毅的眼神,專注地讀著樂譜。外界演奏的聲響,似乎都無法干擾他內心的聲音。當合唱團在全體管絃樂團伴奏下高聲齊唱,聖詠那星空外神聖的樂土時,他的靈魂也神遊到了愛的故鄉。但音符終止、演奏家一一謝幕,卻不見他有任何動靜。直到一位女歌手走近,輕拉他的衣袖,他才從沈浸的夢幻中抬頭,發現台下如雷的掌聲!

痛苦之後的甜美  展現「四海之內皆兄弟」精神

這位先生就是貝多芬,這場最後一首交響曲的首演,也是他最後一次公開露面的音樂會。彩排時他堅持親自指揮,然而無法克服耳疾的困擾,他的指揮讓團員們無所適從,不得以只好交出指揮棒。但是為了鍾愛的作品,他還是決定在演出時待在指揮旁邊,就近監督他的表演。

寫作《第九號交響曲》時,貝多芬已經完全耳聾,但身體所受的折磨一點也不減損他藏在作品的熱情。第一樂章,以強烈緊張的音符作開場,回顧著一生的奮鬥與折磨,歷經第二樂章的甚快板與第三樂章如歌的慢版,像是從陰暗、痛苦中走來。在虛無與神秘中,眼前浮現了人們最終追求的目標——歡樂!而第四樂章的主要部分,則是根據德國詩人席勒所寫的詩歌,包含四個獨立聲部、合唱、樂團。有趣的是,作曲家還巧妙地利用飄移與強勁的音樂交錯,製造對「真正快樂」的問與答,之後才由人聲唱出明確的方向:「啊!朋友,不要這些調調。還是讓我們的歌聲匯合成歡樂的合唱吧!」飽受痛苦之後的結果不是苦澀而是甜美,貝多芬這種「禍福與共」、「四海之內皆兄弟」精神,使得二○○三年的歐盟新憲法草案,提定將這個作品訂為「歐盟之歌」(不包含文字),成為了現今歐洲聯盟的盟歌。而首度將人聲當成樂器加入交響樂曲的作法,也在音樂史中劃下了新頁。

朱苔麗領軍,高唱第九號交響曲

除了《第九號交響曲》之外,NSO這場跨/新年音樂會,還安排了貝多芬的《合唱幻想曲》,仔細一聽,就會瞭解這首樂曲的特別之處。首演當天因為來不及寫好,貝多芬親自上場即興演奏的曲子,以鋼琴獨奏開始,充滿幻想與沈思的感覺。隨著樂曲的進行,更可以在其中嗅到《第九號交響曲》終樂章的影子。歌頌音樂魅力的詩句,一部作品中即包括了鋼琴、合唱與管絃樂的元素。而由素有「東方卡拉絲」之稱的朱苔麗領軍《第九號交響曲》歌唱,盧易之擔任《合唱幻想曲》鋼琴演奏,這兩場NSO的跨/新年音樂會,將會是歲末年初交界間,最好的結束與開始!

劇本書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