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表演藝術
藝聞觀點 News Review

林秀偉:培養人才、扎根教育是更迫切的問題

民間戲曲保存傳承,要靠公立劇團的設置嗎?

2010.1.12~13

廖瓊枝日前表示歌仔戲發展需要國家支持,她多年前即呼籲成立國家歌仔戲團,盼透過政府支持,讓團員能全心投入表演,從事創作,待南部兩廳院衛武營成立後,希望心願能成真。

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籌備處主任林朝號表示,他反對成立任何公立表演藝術團隊,民間已經做得很好的事,政府不必再做。未來南部兩廳院可採策略聯盟,或讓現有公立、民間團隊輪流進駐方式經營。林朝號說,多數公立團隊發展不佳,例如團員敬業精神、人事問題等,都有改善空間。政府可以邀請現有公、私立團隊進駐,駐團期間提供經費補助,或比照上海歌劇院,以策略聯盟方式經營,進駐團隊可以多元化,結合在地化,諸如歌仔戲、布袋戲都可能進駐國家廳院。

民間戲曲的保存傳承,由國家設置公立劇團是否合宜?設置公立劇團真可以活絡戲曲生態及達成傳承使命嗎?

民間戲曲保存傳承,要靠公立劇團的設置嗎?

2010.1.12~13

廖瓊枝日前表示歌仔戲發展需要國家支持,她多年前即呼籲成立國家歌仔戲團,盼透過政府支持,讓團員能全心投入表演,從事創作,待南部兩廳院衛武營成立後,希望心願能成真。

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籌備處主任林朝號表示,他反對成立任何公立表演藝術團隊,民間已經做得很好的事,政府不必再做。未來南部兩廳院可採策略聯盟,或讓現有公立、民間團隊輪流進駐方式經營。林朝號說,多數公立團隊發展不佳,例如團員敬業精神、人事問題等,都有改善空間。政府可以邀請現有公、私立團隊進駐,駐團期間提供經費補助,或比照上海歌劇院,以策略聯盟方式經營,進駐團隊可以多元化,結合在地化,諸如歌仔戲、布袋戲都可能進駐國家廳院。

民間戲曲的保存傳承,由國家設置公立劇團是否合宜?設置公立劇團真可以活絡戲曲生態及達成傳承使命嗎?

國光劇團於一九九五年成立,當時李登輝裁撤三軍劇團,演員四散,在民間與媒體的呼籲之下,設立國光劇團。十五年來,國光劇團尋找自己的方向,發展得相當良好。

在戲曲界,人才斷層非常嚴重。自從職業技術學校升格之後,教育變得平庸化,而傳統戲曲學校只有一所,缺乏競爭力,後續培育堪憂。關於人才斷層,在豫劇上已經發生,學校沒有豫劇科,王海玲之後難有下一代傳承。專業表演團隊必須要有堅強充沛的教育系統來支持,人才的養成、培育、傳續才能持續運行,例如雲門舞集,根基其一在於中小學有舞蹈班,而戲曲在中小學教育並無扎根,教育部應給予更豐沛的資源在戲曲教育上。劇團可以傳承人才、保存劇目、栽培創作、教育觀眾,但若政府要多成立公立劇團,目前似無急迫性。戲曲生態整體問題,才更需要思考得更清楚。

劇種特質的不同也會影響公立化的考量。歌仔戲較草根性,提升至公立恐損及草根性,但廖瓊枝的憂心是在於人才傳承方面,有其道理;京劇較殿堂特質,唱作唸打已發展精煉,在中國,中央有國家級的京劇院,地方有地方戲曲與當地社區互動,兩者各有功能。如果政府欲成立公立劇團,須留意幾個方面:一個是預算經費,國立團隊一年須一億至兩億多元經費,同樣的演出規模,民間劇團獲得的資助往往是國家團隊的二十分之一而已。由此來看各個劇種如歌仔戲、豫劇團、雜技團,這些經費如果用在民間劇團身上,讓地方戲曲可以培養人才、保存劇目、溯源發展,相信更是花在刀口上。更好的模式是國家與民間一起合作,例如國光劇團對當代傳奇劇場幫助甚多,像是人才的流通、服飾租借等資源的流通,及兩團間文化的相互帶動刺激。國家劇團若能與民間劇團保持更好的開放性和互動性,國家劇團對民間劇團的協助甚至可列入考績加分,民間劇團較能消減資源人才被瓜分的疑慮,而較可樂見其成。另一個是發展方向,希望文化與教育單位邀集資深戲曲人深入談談,將未來十年內的階段性方向和重點想清楚。人才斷層如何解決?戲曲如何在基礎教育中生根?釋放更多資源,讓國寶級民間藝人貢獻更多才能,激勵文創產業蓬勃起來,這樣,傳統之路才能久遠。(採訪整理 周倩漪)

 

劇本書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