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沛的創作量,讓冉天豪穩坐台灣合唱與音樂劇創作的第一把交椅。
豐沛的創作量,讓冉天豪穩坐台灣合唱與音樂劇創作的第一把交椅。(許斌 攝)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作曲家

冉天豪 笑言「被動」創作 學習音樂謎題

從小學琴但非音樂科班,大學念的是英文系也從沒想過要走音樂這條路,但卻成為台灣合唱與音樂劇創作的第一把交椅——這就是冉天豪,創作了《四月望雨》、《隔壁親家》、《渭水春風》等重演多次的音樂劇,卻還不到四十歲。笑稱自己只「被動」受邀創作,但他靠的都是實戰經驗,邊做邊學,在獲獎、原聲帶銷售名列前茅、邀約不斷的現在,他卻謙虛地說他是「每做完一項就等於多學會了一項才能。」

 

文字|李秋玫
攝影|許斌
第219期 / 2011年03月號

從小學琴但非音樂科班,大學念的是英文系也從沒想過要走音樂這條路,但卻成為台灣合唱與音樂劇創作的第一把交椅——這就是冉天豪,創作了《四月望雨》、《隔壁親家》、《渭水春風》等重演多次的音樂劇,卻還不到四十歲。笑稱自己只「被動」受邀創作,但他靠的都是實戰經驗,邊做邊學,在獲獎、原聲帶銷售名列前茅、邀約不斷的現在,他卻謙虛地說他是「每做完一項就等於多學會了一項才能。」

 

太平盛世劇社.創團巨獻《音樂劇-左拉的獨奏會》

3/11~12  19:30   3/12~13  14:30

台北市親子劇場

INFO  02-33939888

音樂、歌曲、文學、劇本……這許多領域看起來並不相關,綜合起來卻能夠成為一部膾炙人口的音樂劇。而整理作曲家冉天豪的歷程,峰迴路轉後卻發現,一路以來的累積,就正在音樂、歌曲、文學、劇本之中。

不到四十歲的他,卻已從事創作十七、八年。近年來深獲喜愛的《四月望雨》、《隔壁親家》、《渭水春風》、《雙城記─台北時晴.上海多雲》等大型作品皆出自他的筆下;為合唱團編曲、為戲劇配樂、為管弦樂創作、譜寫音樂劇,六十首歌曲、七部原創作品加上三部改編的驚人數量,讓冉天豪這個名字,穩坐台灣合唱與音樂劇創作的第一把交椅。

一個玩笑  開啟作曲生涯

好的作品不會只有上演一次,也不會因為時間而被遺忘。有別於現今許多創作「首演即成絕響」的情形,冉天豪的作品重演率相當高,連早期開始編的合唱曲到現在都還是團隊常常演唱的曲目。這也許是因為他從小時候學校合唱團,到愛樂、北市交附設合唱團都待過的緣故。期間,他不僅是福爾摩沙合唱團的創始團員之一,成為作曲家的機緣還是從這裡開始。「當時沒有合唱團在唱台灣民謠的,」冉天豪回想:「指揮蘇慶俊老師想要讓合唱團唱這些歌曲,但問題是,這些民謠卻沒有編曲。」聽說冉天豪對這方面有興趣,蘇慶俊就半開玩笑地拿了蕭泰然《嘸通嫌台灣》的簡譜給他,要他來編編看。接過樂譜的冉天豪於是做起了夢,幻想交響樂團的感覺寫下混聲四部合唱配上鋼琴伴奏。沒想到蘇慶俊看了之後是又驚訝又讚賞,就這樣,合唱編曲開啟了他的作曲生涯,而這個玩笑竟也成了他的首度邀約。

但他的作曲能力也不是憑空得來的!就像一般小孩子一樣,冉天豪也是從小就學琴。不同的是他學的是那種上下數層的電子琴。一般孩子也許練得辛苦,但在冉天豪的眼中,它可以隨時便換音色、調節奏、腳也可以踩,整台電子琴就像是他的大玩具一般。認真「玩玩具」的同時,他的檢定考試也一個個過關斬將地彈到了教師資格的程度,連老師都試圖要說服父母要讓他進音樂班。後來學鋼琴的姊姊不彈了,還換成他占據了這個位子,但當他開始對鋼琴有興趣的時候,升學的時刻的來臨,卻也宣告著他音樂課程的結束。「當時的爸媽覺得,音樂只要當興趣就可以了。」因為從小成績就很好,父母親順理成章地希望他受一般人認為的「正規」教育,未來的路,也該往醫師、律師、從商做生意的方向走。因此他從建中到政大,選擇了英文系,壓根沒有想過將音樂當成自己的職業。

無心插柳  柳卻濃密成蔭

可是路偏偏不往那邊走,喜歡音樂的他從冒名頂替寫CD評論到成為雜誌的主筆,只要有聲樂、歌劇、音樂劇的錄音一發行,他都可以先聽、先看,這樣一寫就是八年的時間。退伍後他突然發現之前寫的合唱曲都紅了!「既然自己可以寫,那就繼續寫吧!」就在這麼告訴自己的時候,竟收到來自台北愛樂的邀約。「當時我跑到紐約、波士頓去看戲,e-mail上面寫著希望我編兩首歌,我只好借著朋友的家創作、寄回去。」回首自己的足跡,他笑著說,自己像是作著老天爺安排的習題一樣,派到了什麼功課就交什麼作業。

但這題目是似乎是愈出愈難!當接到編寫音樂劇的任務時,他簡直不敢相信:「這個願望我是有想過,但我以為那是四十歲以後的事情,而且我只做過合唱編曲,怎麼可能?我根本不懂交響樂團、不懂樂器!」就這樣他憑著一股熱忱找樂譜研讀、修改、看書,完成一件又一件的挑戰。

從小時候的練琴、接觸合唱團、聆聽唱片,許多不經意的過程,在無形中都成為現在的養分。就連後來在英文系讀的劇本、詩詞、小說、散文、分析和批評等訓練,都成了他日後講究歌詞跟旋律搭配的思考重點,甚至在面對台語、客語、原住民等語韻也都能拿捏得宜。即使笑稱自己只「被動」地受邀創作,但他靠的都是實戰經驗,邊做邊學,在獲獎、原聲帶銷售名列前茅、邀約不斷的現在,他卻謙虛地說他是「每做完一項就等於多學會了一項才能。」

用我們的語言  配上音樂說我們的故事

然而即使現在已小有成就,演出有許多重要人士的蒞臨,連總統都曾召見,父親卻仍舊不認為他的工作是條正途。他回想十年前,有場音樂會整個下半場都是冉天豪的創作,他很高興地帶著爸媽去。音樂會結束時掌聲四起,指揮還特地跟觀眾介紹他。在帶爸媽回家的路上,他雀躍地詢問他們的想法,但爸爸卻直接告訴他,國語老歌「還是原來的比較好聽啊!」讓他覺得受打擊。然而現在的他卻完全釋懷,因為他肩負著重要的使命——那就是用我們的語言、配上音樂講自己的故事。

手上正在進行音樂劇《左拉的獨奏會》譜曲,冉天豪雖然趕著進度,卻很高興有機會回來做這樣純粹、素淨的都會小品。經歷過西洋音樂劇的形式,也玩過用管絃樂團配樂的手法之後,他最希望做的就是用他的創作打動人心,並且讓感動在觀眾心中沈澱。無論是否擁有科班背景,無論他的作品是嚴肅還是娛樂、是澎湃或是簡約,從大量的吸收、消化,再創作出屬於大眾的音樂,冉天豪就是如此按部就班。一點一滴地,解著老天出給他的謎題。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1973年生,畢業於國立政治大學英語系。
  • 擅長合唱編曲、音樂劇作曲與監製。
  • 2002年獲台灣重唱大賽最佳編曲獎。
  • 2006年底與劇場同好成立「天作之合」,首創華人世界中文音樂劇沙龍。
  • 曾任《古典音樂雜誌》歌劇暨聲樂主筆、華納唱片古典部企畫、並任教於華岡藝校表演藝術科。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