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極》呼應太極八卦的陰陽,服裝造型也以黑白二色呈現,圖為白色造型。
《無極》呼應太極八卦的陰陽,服裝造型也以黑白二色呈現,圖為白色造型。(采風樂坊 提供)
音樂

樂說道家哲思 韻轉人生四季

采風樂坊《無極:一個英雄俠客的春夏秋冬》

采風樂坊的「東方器樂劇場」系列結合傳統音樂、舞蹈肢體及戲劇的跨界元素,也演繹東方哲思,一路從「儒家」、「佛家」,到即將推出的新製作《無極:一個英雄俠客的春夏秋冬》的「道家」。團長黃正銘表示,「無極」主宰著宇宙自然的一切事物,而「自然落在人的生活裡,就是春、夏、秋、冬。」於是根據廿四節氣創作新曲,鋪陳人生風景。

文字|李秋玫、采風樂坊
第224期 / 2011年08月號

采風樂坊的「東方器樂劇場」系列結合傳統音樂、舞蹈肢體及戲劇的跨界元素,也演繹東方哲思,一路從「儒家」、「佛家」,到即將推出的新製作《無極:一個英雄俠客的春夏秋冬》的「道家」。團長黃正銘表示,「無極」主宰著宇宙自然的一切事物,而「自然落在人的生活裡,就是春、夏、秋、冬。」於是根據廿四節氣創作新曲,鋪陳人生風景。

東方器樂劇場Ⅲ《無極:一個英雄俠客的春夏秋冬》

9/2~3  19:30   

9/4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9/7  19:30 新竹市文化局演藝廳

INFO  02-25024960

 

從二○○五年采風樂坊推出的《十面埋伏》開始,「東方器樂劇場」不僅作為首創的演出形式,也成為此系列的開創之作。結合傳統音樂、舞蹈肢體及戲劇的跨界元素,第一場演出描述了「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儒家倫常;接下來的《西遊記》,演繹了「釋」,也就是佛家的空無世界。那麼下一步呢?不必猜,就知道即將上演的主題,必定是「道」的哲思了。

無極哲思  化為人生四季

「無極即太極」,這是宋代理學家周敦頤所持的思想。無,是無邊無際;極是指極限。這種至高無上的境界,主宰著宇宙自然的一切事物,抽象、虛幻,並且無法捉摸。因此「《無極:一個英雄俠客的春夏秋冬》企圖要敘述一個『道』的法制,」采風樂坊團長黃正銘認為:「自然落在人的生活裡,就是春、夏、秋、冬。」但為什麼是「俠客」?他則解釋:每一個人都是不可取代的個體,並且各具特色,生活在同一個社會中,互相幫忙、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這是無論任何一個時代都會做的事情,因此不管是誰,都是一個不同形式的俠客。

但為什麼將人生比喻為四季?事實上是受了韓國電影《春去春又回》而感動。劇中小和尚從小跟著老和尚生活,歷經四個季節,他也經過了成長、戀愛、悔恨到最後老和尚過世。當寺廟又出現另一名嬰孩時,春天似乎又再度悄悄來臨。於是春天的勃發、夏天的繁茂、秋天的豐收、冬天的蕭颯,都在生老病死、喜怒哀樂當中。這些看似平凡的生活,卻都有不平凡的故事。看完了這部電影感觸良多,也影響了黃正銘在這次演出的呈現。

一年當中,廿四個節氣對應著季節的更替、氣候變化還有農作物生長等情形,立春、雨水、驚蟄、春分……每一個節氣都有他獨特的風味,因此黃正銘也特別根據這些特色,以每一個節氣作為曲名來譜曲。「例如『清明』,代表的是人生的離別,它是一種『苦』,因此,我用這首曲子來『問天』。」而清明也讓他聯想到蘇東坡的《江城子》:「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這樣惆悵的意象,就由胡琴跟琵琶來對話。而為了讓音樂有別於前兩齣的器樂劇場,采風這次更找來流行音樂編曲人詹勳偉跨刀幫忙。曾幫過藝人楊丞琳、柯有綸等數十位藝人的專輯編曲,詹勳偉從《東方傳奇.搖滾國樂》就曾參與采風的創作,這次加上他的風格,將會讓傳統音樂呈現帶有激情及黑色搖滾的風味。

舞台構思  呼應八卦陰陽

《無極》中,黃正銘也將親自披掛上陣,但這次他上台卻不演奏,而是扮演一位深沉而孤獨的男子,跳脫時空輪迴,搭配水墨畫在雨中、在黃昏,在不同的角落看盡人世,為紅塵俗世感嘆。特別的是,為了營造近似詩的劇情,這個角色並不開口,只為抽象的音樂作適當的劇情提示,有時出現在舞台上,有時則以投影的方式在劇場中穿梭。而舞台的構思也非常特別,為了呼應太極八卦的陰陽,根據老子「知其白,守其黑,為天下式。為天下式,常德不忒,復歸於無極」的境界,特別以白與黑區隔造成強烈對比。因此上半場是黑地板、白色造型;而下半場則完全相反,轉而成為白地板搭配黑色服裝。當然燈光肢體也是器樂劇場的重點之一,譬如〈驚蟄〉一段,除了音樂的表現之外,也會用燈光來凸顯雷聲四起的燦爛,以及萬物竄動的景象。到了「夏」的時期,還有「棍」的表現,配上帽子的裝扮後,每位演員就像俠客。

古人有四季、現代人有四季,生命有四季、包括人世間的情愛都有四季中的陰晴圓缺,俠客的心境也在這抽象的劇情中與所有人的生命經驗互通、共感。而歷經春夏秋冬,這場戲要怎麼結局呢?我猜「春去春又回」,將是它的答案。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從「無極」到「太極」  道家思想化為舞台之美

「無極」,一般指的 是陰陽未分的混沌時期,而「太極」,則是宇宙最原始的秩序狀態,接續前者,形成宇宙萬物根本。它應用的層面非常廣,學說思想乃至武術都有相當程度的發展, 也各有延伸出的支脈出現。將太極拳法作為演出前的預備訓練,是表演藝術界中常見的方法之一,但真正將它成功推向舞台的,就是雲門舞集了。

從 一九九五年開始,雲門延請太極導引大師熊衛加入舞者的身體訓練,以由內而外的「放鬆」,配合連綿不斷、呼吸有致的導引動作,打破原有的框架,讓身體更為自 由。在長期以太極導引、靜坐的沉潛中,雲門從精神及身體的溯源,找到定靜的力量。而在作品中,一九九八年由此原則發展出來的《水月》,堪稱是雲門二十世紀 末的里程碑。舞者穿上白衣在水面與鏡面下,以水流一般柔軟的肢體在台上舞動,搭配巴赫《無伴奏大提琴組曲》,呈現一種單純、無為的美感,驚豔世人。(李秋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