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門舞集 提供)
封面故事 Cover Story 向流行音樂致敬—雲門舞集《如果沒有你》 一反輕盈跳躍 舞出沉重晦暗

邱怡文 × 〈不再想念〉

過去在雲門主要詮釋如「青蛇」這般輕盈、愉快、多跳躍動作的角色,自比為「當家ㄚ鬟」的邱怡文,這次一反常態,要以全身黑衣、舞出晦暗沉重的情緒,和最拿手的路數呈現極端。邱怡文的獨舞一路便改了三個版本,「中間老是有撞牆的感覺,為什麼跳一跳又跟音樂在一起。但每次只要一撞牆,就有新的東西出現。」

過去在雲門主要詮釋如「青蛇」這般輕盈、愉快、多跳躍動作的角色,自比為「當家ㄚ鬟」的邱怡文,這次一反常態,要以全身黑衣、舞出晦暗沉重的情緒,和最拿手的路數呈現極端。邱怡文的獨舞一路便改了三個版本,「中間老是有撞牆的感覺,為什麼跳一跳又跟音樂在一起。但每次只要一撞牆,就有新的東西出現。」

初秋,位於八里著名的鐵皮倉庫裡,明天就要起飛巡迴紐約的舞者正賣力排練。算一算,他們同時要排好幾齣舞作,有新有舊,即使晚上就該打包行李,依舊不敢懈怠,排舞到最後一刻。和舞者的訪談,就是在這樣緊湊的行程表中擠出來。剛排練完告一段落,邱怡文沒有倦容、滿臉微笑,儘管稍後還要繼續排練,她一樣溫和輕鬆地接受訪談。

不疾不徐,也許就是經年累月不間斷的訓練,造就雲門舞者的特色;在吸納吐氣間,自有一番身體與思想交融的怡然涵養。提及新作《如果沒有你》,邱怡文第一個反應是:「原來有這麼多陌生的流行歌啊!」可以藉機感受身體訓練上的新刺激,讓年齡和世代的變化進入創作。

最大的功課  是打破流行音樂原有的感覺

突破過去的雲門印象,《如果沒有你》大量剪裁流行歌曲,橫跨幾十年的老歌串新歌,形成記憶和情感上有趣的拼貼和對比。由於舞者間的年齡差異,從廿出頭直到四十多歲,加上流行音樂這樣一個生活化的元素,邱怡文這次特別盡興地,在排練場上觀察各世代舞者,如何以身體直接反應對音樂的感覺。其中,復古的韻味是最困難的,年輕人無法體會老上海時代的情感模式,需要做特別多的功課。尤其是白光那種慵懶、妖嬈略帶睥睨的獨特風情,讓年輕舞者頻頻叫苦。相對地,年紀較大的舞者則得努力體會嘻哈的趣味。「我們排練初期都會輪流教舞,年輕的舞者要學恰恰,我們要學的是街舞。」快節奏的街舞在邱怡文的眼裡看來十分炫技:「街舞的動作很俐落、漂亮,舞蹈本身的設計就已經在分析動作。這點我很喜歡。」

過去雲門作品使用的音樂多是只有旋律,對邱怡文來說反而比較容易融入;熟悉的流行歌曲,加上歌詞有強烈的詮釋主導,身體反而受到制約。使用流行歌曲,可能對一般人來說是親切感,但對雲門舞者來說卻是一大挑戰,必須思考如何擺脫歌詞情境或伴舞的危險,好重新長出生命。尤其是當邱怡文得為自己的獨舞片段編舞,儘管原就是優秀舞者,壓力仍無形劇增,「林老師一開始對我只有講一句話:『妳不能跟著這首歌走』。」

林懷民為邱怡文選的歌曲是順子的〈不再想念〉,邱怡文非常高興,這恰巧是她大學時期愛聽的情歌,旋律一起,那股關於年輕、愛情的記憶,就像老朋友的熟悉感都回來了。但在編舞的過程裡,卻不斷受挫。因為是自己先編過再給林老師看,兩人光是對歌曲的看法就有很多衝突,更別說身體容易被歌詞所牽引而「吃掉了編舞」。過去在雲門主要詮釋如「青蛇」這般輕盈、愉快、多跳躍動作的角色,自比為「當家ㄚ鬟」的邱怡文,這次一反常態,要以全身黑衣、舞出晦暗沉重的情緒,和最拿手的路數呈現極端。邱怡文的獨舞一路便改了三個版本,「中間老是有撞牆的感覺,為什麼跳一跳又跟音樂在一起。但每次只要一撞牆,就有新的東西出現。」打破流行音樂原有的感覺,是這次最大的功課,情歌只是出發,最後還是得放入自己的創作在身體裡。

讓自己擺盪在天秤兩端  平衡身體和氣韻

「我覺得老師他一直在給我功課。」邱怡文自承這次獨舞的撞牆經驗十分珍貴:「我從身體的原理出發,尋找呼吸和氣的運作、血液的流動,再運用到身體的節奏裡。要將身體裡的故事表現出來,因為身體就是歌聲。」

在邱怡文眼中,林懷民老師其實更像一名會創作的社會觀察家:「在《我的鄉愁我的歌》,老師就使用過民歌,表現那個時代如何透過音樂,作社會批判和生命吶喊。」雖然《如果沒有你》表面上好像使用小情小愛的情歌,「但老師其實是透過這些音樂的選取,呈現他對這個社會的想法、現代人的情感觀。說到底,情歌講的也還是人生。」

同時排《如果沒有你》和《家族合唱》感覺很特別,前者是外放的作品,後者的情感卻始終是向內綁住的;邱怡文必須讓自己擺盪在天秤兩端、平衡身體和氣韻。「《家族合唱》透過生活感、中性的肢體,卻讓人感受壓抑和傷痛。《如果沒有你》則是外顯、奔放,從雲門的身體訓練出發,又轉化了新一層的詮釋、分享舞者的生活感受,情感因此自由連結。」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