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門舞集 提供)
封面故事 Cover Story 向流行音樂致敬—雲門舞集《如果沒有你》 當嫻雅舞者和狂野熟女相遇……

周章佞 × 〈我的心裡只有你沒有他〉

火紅削肩拖尾長禮服襯出她高貴而優雅的氣質,一舉手、一扭腰,裙襬即隨著跳躍的身體在台上飛揚,轉身成了風情萬種的女伶,瞬間點燃滿腔熱情,她是雲門舞集資深舞者周章佞。從令人著迷的《九歌》湘夫人、《白蛇傳》的白蛇到《行草》的「永字八法」,周章佞以身體律動表現了專注、連貫、停頓與力道,令人驚豔。這次,雲門以十八首流行歌曲入舞的《如果沒有你》,周章佞將以一曲獨舞〈我的心裡只有你沒有他〉展現熟齡內斂卻澎湃的情感。

文字|鄒欣寧、柯喬齡
第227期 / 2011年11月號

火紅削肩拖尾長禮服襯出她高貴而優雅的氣質,一舉手、一扭腰,裙襬即隨著跳躍的身體在台上飛揚,轉身成了風情萬種的女伶,瞬間點燃滿腔熱情,她是雲門舞集資深舞者周章佞。從令人著迷的《九歌》湘夫人、《白蛇傳》的白蛇到《行草》的「永字八法」,周章佞以身體律動表現了專注、連貫、停頓與力道,令人驚豔。這次,雲門以十八首流行歌曲入舞的《如果沒有你》,周章佞將以一曲獨舞〈我的心裡只有你沒有他〉展現熟齡內斂卻澎湃的情感。

周章佞進入雲門已十八春夏,從一個青春洋溢的大學生到成熟饒富韻味的母親,以往總是帶給觀眾一貫的風姿綽約,這次在雲門新作《如果沒有你》,周章佞卻大膽打破既定形象,釋放長期根深柢固於身體的舞蹈訓練,嘗試表現熱情奔放的全新姿態,並且挖掘更深層的內心情感。

《如果沒有你》中舞者與音樂的關係為「時而疏離、時而貼近」,談來簡單輕鬆,要能適當地拿捏其中的平衡,卻得反覆思考與修正。和流行音樂拉鋸的編舞過程,是周章佞前所未有的挑戰,更讓習舞近四十年的她吃足了苦頭。

從神仙世界重返凡間

雲門舞集這些年的作品融入大量太極、武術及書法元素,給人如在雲端之感;此次演出結合流行歌曲的《如果沒有你》,令周章佞難掩興奮:「之前彷彿神仙般,這次像重返凡間當人。」最初藝術總監林懷民提出這樣的瘋狂想法時,大家都不可置信,直到他向舞者徵求喜歡的歌曲,舞者才知道,這次是玩真的!

周章佞選擇了她最喜歡的〈橄欖樹〉。著迷於齊豫飄逸、夢幻、浪漫的氣質,「有波西米亞的感覺」,只可惜最後這首歌並未入選,「可能是難跳舞吧」。留下的十八首都是較富節奏、律動多變的曲子,從白光的〈如果沒有你〉到盧廣仲的〈OH YEAH!〉,跨足各時代的情歌,內容包含「形形色色的人以及不同世代處理感情的方式」。

她也提起,創作初期,林懷民請年輕舞者帶「有點年紀的」舞者一起蹦蹦跳跳、跳流行舞蹈,解放身體裡的西方舞蹈、太極導引、武術等訓練,讓排練室簡直成了吵鬧的「街舞教室」;加上兩個禮拜的即興課程也不跳平常跳的舞,嘗試「把身體變到舞裡」,從觸覺、聽覺到對周遭空間的感覺,開啟新的知覺,釋出隱藏在舞者身體裡的新元素。

當黃小琥嗓音成為強勁對手

空靈的〈橄欖樹〉未入選,周章佞被指定演繹狂野的〈我的心裡只有你沒有他〉,加上黃小琥饒富低沉渾厚又強而有力的嗓音,周章佞笑笑地形容是碰到對手了:「得思考如何與它同時存在。」畢竟舞蹈著重的仍是視覺,若被音樂強過,則大失光采。

聽到〈我的心裡只有你沒有他〉,「佛朗明哥」立刻浮現在她腦中,她即以此元素為基礎發展動作,然而,林懷民認為動作與歌曲過於緊密連結,若順著歌編舞,易讓人沉醉於歌曲意境而遺忘欣賞舞蹈。因此,做到「與音樂若即若離,才能和它同時存在」成了周章佞的大難題。

為了再次尋找靈感,她穿上多年前學佛朗明哥的舞裙,在即將完成編舞之際,大膽的紅色舞衣也製作完成,與以前一貫的黑白、缺乏變化的服裝不同。她興奮地著裝舞動,卻發現舞衣裙襬更長、更重,弧度也不同,當轉動、提腳時,「效果就和練習時穿的那件完全不同」。

林懷民認為這件舞衣的效果好,要周章佞重新編舞。雖然感到挫敗,但周章佞體認到,真正加分的舞衣應該是「讓舞者站著就好看」。如同讓歌曲適時幫舞蹈說話般,服裝也能適時幫舞說話。

「舞只要做到八分」的哲學

「動作要抽離一點,不能跟著歌詞走,得跟著旋律,但又不能死跟著旋律,有時跟它在一起,有時它只是個背景。」在歷經〈我的心裡只有你沒有他〉編舞的波折後,周章佞對此頗有心得。在她看來,這首歌是「熟齡的情感,強烈的情緒,但說不出來,或想說時沒有說出來,帶點懊悔」。因此,面對這首澎湃強烈的歌曲,她選擇內斂的表達方式:「有時只要做到八分,剩下的兩分讓它替你講。」

「我決定最近把這十八首歌練起來!」十年未進KTV的周章佞俏皮地說。這次演出讓她發現,每個世代的歌曲都有有趣之處,而身為雲門資深的女舞者,她依然活力十足,以不設限的態度迎接下一個新作品。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