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總編輯的話 Editorial

創作,無法定義、無所不在

演奏家?作曲家?作家?視覺藝術家?歌手?發明家?這些簡單的頭銜似乎都很難說明蘿瑞.安德森的真正身分,這位多元的藝術家始終走在時代的尖端,不斷地挑戰自己所能給觀眾的——她創作的全部。為了能更完整地介紹蘿瑞.安德森這位多面向的創作者,在我們製作這期雜誌的特別企畫時,曾向她提出想多要一些以往演出的資訊或錄影,但是得到的回答卻是「抱歉,我不喜歡回顧過去。」沒錯,只面對未來,這就是蘿瑞.安德森,一位自七○年代就邁開大步灑脫前行,即便是現齡六十歲仍不改其前衛作風的全才藝術家。這次她將帶著她的《妄想》Delusion在三月份首度訪台,讓台灣的觀眾也能親炙她如詩般的現場演出。

如果說蘿瑞.安德森是前衛的代表,那麼本期的另一專題【跟著偶戲.上天入地】,無疑地就是古老技藝傳承的延續。但是在廿世紀來劇場藝術經歷劇烈、且不斷地的演化發展、革命跨界之下,偶戲也紛紛衍生出了不同的面貌,忽地也「前衛」了起來。從燈光、投影、精密機器等等各式地高科技媒材的加入,到操偶師思考顛覆偶與自己、觀眾的三角關係,以及重新思考製偶材質的再運用與再詮釋,甚至近年來在歐洲都有「偶」喊出了不應再為「偶」的正名口號!但是無論如何,偶戲在在挑戰的,還是如何將「偶」化實為虛、以「戲」化虛為實,在物與人的真實與想像之間,跨越鴻溝,衝擊、拼貼初不屬於這個三維空間的「意外」場景。在本屆的「2012臺灣國際藝術節」中,共計有來自中外的四齣偶戲要在國家兩廳院的實驗劇場上演。如果您厭倦了真實的世界,那不妨翻開雜誌,在了解偶的神秘後,來劇場享受一段意外的旅程吧!

當然,春天也是個適合四處走逛的季節,如果您對現代都會的節奏感到乏味,想要慢下步伐、換個氛圍,享受傳統在地的人文風情,那麼在本期雜誌中也準備了【南瀛走春.府城漫舞】的特別企畫,與讀者一同探訪這個位於台灣西南沿海、漢人最早在台灣本島開枝散葉的所在,也帶大家見識一下,在古蹟與美味之外,一群堅持在家鄉創作的舞蹈工作者,努力用肢體與音符所打拚交織出來的、不一樣的府城舞台。

 

演奏家?作曲家?作家?視覺藝術家?歌手?發明家?這些簡單的頭銜似乎都很難說明蘿瑞.安德森的真正身分,這位多元的藝術家始終走在時代的尖端,不斷地挑戰自己所能給觀眾的——她創作的全部。為了能更完整地介紹蘿瑞.安德森這位多面向的創作者,在我們製作這期雜誌的特別企畫時,曾向她提出想多要一些以往演出的資訊或錄影,但是得到的回答卻是「抱歉,我不喜歡回顧過去。」沒錯,只面對未來,這就是蘿瑞.安德森,一位自七○年代就邁開大步灑脫前行,即便是現齡六十歲仍不改其前衛作風的全才藝術家。這次她將帶著她的《妄想》Delusion在三月份首度訪台,讓台灣的觀眾也能親炙她如詩般的現場演出。

如果說蘿瑞.安德森是前衛的代表,那麼本期的另一專題【跟著偶戲.上天入地】,無疑地就是古老技藝傳承的延續。但是在廿世紀來劇場藝術經歷劇烈、且不斷地的演化發展、革命跨界之下,偶戲也紛紛衍生出了不同的面貌,忽地也「前衛」了起來。從燈光、投影、精密機器等等各式地高科技媒材的加入,到操偶師思考顛覆偶與自己、觀眾的三角關係,以及重新思考製偶材質的再運用與再詮釋,甚至近年來在歐洲都有「偶」喊出了不應再為「偶」的正名口號!但是無論如何,偶戲在在挑戰的,還是如何將「偶」化實為虛、以「戲」化虛為實,在物與人的真實與想像之間,跨越鴻溝,衝擊、拼貼初不屬於這個三維空間的「意外」場景。在本屆的「2012臺灣國際藝術節」中,共計有來自中外的四齣偶戲要在國家兩廳院的實驗劇場上演。如果您厭倦了真實的世界,那不妨翻開雜誌,在了解偶的神秘後,來劇場享受一段意外的旅程吧!

當然,春天也是個適合四處走逛的季節,如果您對現代都會的節奏感到乏味,想要慢下步伐、換個氛圍,享受傳統在地的人文風情,那麼在本期雜誌中也準備了【南瀛走春.府城漫舞】的特別企畫,與讀者一同探訪這個位於台灣西南沿海、漢人最早在台灣本島開枝散葉的所在,也帶大家見識一下,在古蹟與美味之外,一群堅持在家鄉創作的舞蹈工作者,努力用肢體與音符所打拚交織出來的、不一樣的府城舞台。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