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動的表演者在台上一邊跳著精準的動作,一邊朗讀一連串複雜的台詞,令人讚嘆!圖中為舞者Ira Mandela Siobhan與Hannes Langolf。(Prudence Upton 攝  2012高雄春天藝術節 提供)
舞動的表演者在台上一邊跳著精準的動作,一邊朗讀一連串複雜的台詞,令人讚嘆!圖中為舞者Ira Mandela Siobhan與Hannes Langolf。(Prudence Upton 攝 2012高雄春天藝術節 提供)
演出評論 Review

落幕後,仍要talk about it……

或許創作者立場鮮明,淪為說教。而從另一種角度來看,歐美向來以蠻橫的方式入侵中東與西亞等國時,我們又如何看待?或回顧周遭值得我們勇於力挺的人事物,又是否被關注?這些議題,正是值得我們在演出之後,仍需繼續talk about it……

 

或許創作者立場鮮明,淪為說教。而從另一種角度來看,歐美向來以蠻橫的方式入侵中東與西亞等國時,我們又如何看待?或回顧周遭值得我們勇於力挺的人事物,又是否被關注?這些議題,正是值得我們在演出之後,仍需繼續talk about it……

 

DV8肢體劇場Can We Talk About This?

4/14  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DV8肢體劇場向來就以正面迎接敏感的社會議題著稱,從早期的同性戀議題,到探討人們對殘障者等弱勢的歧視(《生存的代價》The Cost of Living),藝術總監洛伊.紐森(Lloyd Newson)都勇於冒險,揭開人性的黑暗面。他曾在訪談中表示:「渴望將窗外的世界,雜誌報導的事情,帶入排練場,編入舞作。」這次新作,更批判大英帝國近廿年來,因過去殖民身分而矯枉過正的多元文化政策,和相關的言論自由與人權關懷。

當天在座的高雄市長陳菊,就在節目單序文〈Kaohsiung!! We can talk about this〉裡寫道:「作為一位人權工作者,努力促進台灣人權發展,更持續推動高雄成為人權城市。DV8這部如此關懷人權,卻又挑戰禁忌的作品,真的可以談嗎?……我相信高雄絕對可以……」這齣作為由高市文化局主辦的「高雄春天藝術節」本屆的重頭戲,也確實相當吸睛(金)。

舞動同時朗讀  節奏與台詞精采呼應

如此敏感的議題,如何於鏡框式舞台呈現?紐森選用的肢體語彙和舞台服裝等設計都相當低調,舞台佈置成一般的教室場景,有木紋地板、穿堂、零星的桌椅,及供舞者塗鴉的背板。演出進行之後就會了解,許多段落,和一個擁有許多巴基斯坦移民的英國小鎮Bradford的學校事件有關。這種消息,台灣的新聞不會報導,但轟動全球的《撒旦詩篇》作者魯西迪(Salman Rushdie)事件,或更近期的電影人提奧.凡高(Theo Van Gogh)暗殺案,也都是紐森希望透過舞作,與團員和觀眾一起探討的。

歷經數年蒐集的四十幾則訪談錄音是這次演出的重點,其中大部分言語藉由舞動的表演者,在台上一邊跳著精準的動作,一邊朗讀一連串複雜的台詞,令人讚嘆!相信節目單上列的幾位發聲指導老師也功不可沒。坦白說,由於此劇文字量相當重,再加上有時還搭配螢幕上所播放的脫口秀或抗爭的聲音為背景,觀眾必須聚精會神,眼耳並用。當台上演員問台下觀眾:「有誰自認在道德上比塔利班優越?請舉手!」時,台下沒任何動靜。雖然有提供中文字幕,但效果不彰。頓時感受當下氣氛尷尬,卻也不失為一種抓近觀眾距離的手法。(據說,此作之前在澳洲與英國演出時,還有人從觀眾席憤而離場,引起一些騷動。但有評論者判斷,此人可能是舞團安排的,以加強演出效果。)

六男四女的跨族裔與不同年齡層的組合,其中包含兩位穆斯林舞者,適切地反映舞作的多元精神。每人背景不同,但身懷絕技。男舞者有時兩兩以左右擺盪的卡漫似行走,滑稽地穿越舞台。另一段環繞著AyaanHirsi Ali這位和提奧.凡高共同撰寫電影《服從》Submission的前荷蘭穆斯林女性的訪談內容,由亞裔英國舞者Seeta Patel一面逐字(verbatim)述說著她因為批判伊斯蘭規訓對女性不公的而招徠的恐嚇,一面又若無其事地揮舞著如印度舞的手姿,形成強烈的對比。動作的節奏與述說的台詞相呼應,正是這次舞作將語言與動作結合的重要邏輯之一。

雙人舞深刻精采  觀後令人深思

演出中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雙人舞,由年過六十的資深舞者Joy Constantinides飾演一位英國議會的女議員Ann Cryer,一邊優雅地端著英式茶杯,述說著政客們因害怕失去選票而不敢像她一樣公開反對伊斯蘭教的強迫婚姻,一邊不停地與扮演她「座椅」的年輕高大男舞伴Kim-Jomi Fischer一直轉換姿勢與重心。整段舞句流暢精準,不得不佩服DV8長久以來,將接觸即興藉由結合肢體劇場(physical theatre)的方式推向巔峰。

八十分鐘的演出結束時,不得不喘一口氣,因為整場看完,壓迫性頗大。但當天動用的額外警衛與主辦單位,想必更是鬆了一口氣,因為演出順利,安全落幕。或許創作者立場鮮明,淪為說教。而從另一種角度來看,歐美向來以蠻橫的方式入侵中東與西亞等國時,我們又如何看待?或回顧周遭值得我們勇於力挺的人事物,又是否被關注?這些議題,正是值得我們在演出之後,仍需繼續talk about it……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