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宮廷劇院的「在地劇場」演出入口。
皇家宮廷劇院的「在地劇場」演出入口。(Helen Murray 攝 Royal Court Theatre 提供)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宮廷劇院「在地劇場」計畫 讓你隨喜付錢看好戲

以鼓勵新作為主要任務的皇家宮廷劇院,除了在位於倫敦西邊的史隆廣場的母劇場演出之外,近年更推出「在地劇場」計畫,二度在佩克漢區的巴溪大樓,演出先前在母劇場票房告捷的BelongVera Vera Vera,除了平實的票價,現場更保留卅張票券,讓現場購票觀眾隨意付款,享受一夜好戲!

以鼓勵新作為主要任務的皇家宮廷劇院,除了在位於倫敦西邊的史隆廣場的母劇場演出之外,近年更推出「在地劇場」計畫,二度在佩克漢區的巴溪大樓,演出先前在母劇場票房告捷的BelongVera Vera Vera,除了平實的票價,現場更保留卅張票券,讓現場購票觀眾隨意付款,享受一夜好戲!

“Pay-as-you-like”,看見收件匣中的信件標題,不禁讓人產生好奇,按下刪除鍵前,姑且點開瞧瞧。原來是皇家宮廷劇院(Royal Court Theatre)的「在地劇場」計畫(Theatre Local)二度到東南倫敦的佩克漢(Peckham)區演出,預售票每張十鎊;每場演出則保留至少卅張給當天現場購票的觀眾,票價隨意,想給多少就給多少。豈有這種好事?忍不住讓人想一探究竟。

演出之外  也鼓勵社區民眾參與

以鼓勵新作為主要任務的皇家宮廷劇院,曾被《紐約時報》譽為「歐洲最重要的劇院」。除了在位於倫敦西邊的史隆廣場(Sloane Square)的母劇場演出之外,也曾至紐約、雪梨、布魯塞爾、多倫多等地巡演。在地計畫始於二○一○年,宮廷劇院將作品移至東南倫敦的象堡區(Elephant and Castle),使用當地購物中心的閒置單位演出,其後兩年則到佩克漢區的巴溪大樓(Bussey Building)演出。雖然佩克漢區距離史隆廣場不過是地鐵半小時車程,兩者不管是地景、人文,都有不同的風貌。史隆廣場臨近各國使館區,名牌精品百貨公司林立;而佩克漢區則因為加勒比海黑人、非裔、亞裔人口移入,給予其特別的異國風情。儘管佩克漢區總給人治安不佳的刻板印象;近年來,許多年輕藝術家、學生紛紛在此區舉辦小型個人展覽,或裝置藝術,讓此地成為新的藝術特區。

藏身在蔬果市場、肉舖間,與宮廷劇院合作「在地計畫」的巴溪大樓,前身為製作板球球棒及槍支的工廠,在地方團體搶救下,免於被拆除的命運。大樓內除了有黑盒子劇場,還有小型酒吧、咖啡廳,現由私人基金會營運。除了滿足觀眾演出前後的休憩功能外,空間還可舉辦工作坊、講座等用途。在財經媒體彭博社的贊助下,除了演出之外,該計畫以免費藝術教育活動、邀請在地居民擔任志工及實習生等方式,鼓勵社區民眾參與。在工作坊中,參與成員學習劇本撰寫及劇場表演的基本技巧,進一步也可發展出屬於自己的劇作品。

六月份起至七月中,宮廷劇院將先前在母劇場票房告捷的BelongVera Vera Vera移至巴溪大樓演出。Belong的作者寶拉.亞巴捷(Bola Agbaje)曾是佩克漢區居民,奈及利亞裔的她,曾在宮廷劇院的青年劇作家計畫中脫穎而出,以作品Gone Too Far!於二○○七年獲得奧立佛獎。Belong則圍繞著一位意外在倫敦選戰中敗北的國會議員Kayode,不過是想返回奈及利亞看看老母親,卻捲入當地的政治派系鬥爭。Kayode的妻子Rita則是奈裔移民第三代,在兩個「國」(英國與奈及利亞)與「家」(原生家庭與自己的小家庭)間,Kayhode痛苦掙扎,卻不知如何選擇。儘管描寫離散族群的「歸屬」及「認同」主題的作品所在多有,亞巴捷將網路語言運用在文本中,讓劇本兼有新世代的特色。

隨意付錢就可看到好戲

至於傳說中可以隨意給的票錢呢?進場時,門口的工作人員大方表示想付幾鎊都可以,拿張單子留下姓名,寫上想付的數目;遞上現金,票券入手。門口不乏恰巧路過,探頭探腦好奇張望的民眾。約可容納一百廿人的小劇場,在開演前已經座無虛席。

不僅是鼓勵社區參與、藝術教育,從在地計畫還看到歷史建物保存、活化利用的範例,藝企合作則連續三年為計畫挹注財源。佩克漢,這個旅遊指南《孤獨星球》沒列入的東南倫敦藝術新熱點,或許將成為未來新秀創作能量的蓄電池。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